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帝疆争雄记

第十七章 长胜将军雄风依旧在(4)

无名氏目射奇光,心中泛起三年前他在黄山一处石洞内回醒之时,所见的老人正是这般模样。他记得凌玉姬曾秘密向他说过她的父亲名叫凌波父,但连她自己也不晓得他是不是帝疆四绝之一。无名氏以前也曾想过此事,不过由凌玉姬口中所形容的凌波父在家时是个面貌俊美的人,出外时改名为皮水灵,面上有一颗比指头还大的朱砂,所以联想不到一块儿。刚才他听到凌波父三字,赶紧问颜峰一声,用意不过是想证实那凌波父是否就是凌玉姬的父亲,从而可知凌玉姬是不是帝疆四绝之女。

哪知目下不但证实了三年前救了自己一命,又援以内功心法的老人正是凌波父,更知道了此中的关系渊源。严格说起来,自己就等如是帝疆四绝之一凌波父的门下弟子,也是他的挂名女婿。

此事使他心情波荡甚剧,幸而上下围攻他的七个人都分心疏神去听那颜峰的话,是以尚无大碍。

颜峰其时已接着道:“蓝大先生蓝渊我也见过,他身量瘦长,面容清秀严肃,举止十分斯文。这两人的形貌有没有说错?”

无名氏和蓝岳都微微颔首,忽听瑛姑厉声道:“你们私人之间的怨仇等会儿再说,目下先同心合力,把无名氏擒住再说!”

蓝岳哼了一声,向颜峰道:“现在且便宜了你!”

颜峰应道:“便宜不便宜日后自知,眼下且看哪一个先击倒无名氏?”

他们再度加入围攻,俱都用尽一身绝学。但见这九个高手此进彼退,声势浩大猛烈,眨眼之间,把个无名氏打得招架不迭。

那边的长胜军吕飞和罗门居士仍然相持甚烈,罗门居士身列侯爵之位,武功的高强自不用说,可是比起长胜将军吕飞似乎还差一点。可是由于长胜将军吕飞力战混元手欧充之后,耗去真元不少,拳掌内力不及初时威猛沉雄,因此两人恰好打个平手。

四周群豪真不知看哪一边的好,忽而左望,忽而右顾。玻姑握紧两拳,神色紧张。夏雪则面色苍白,牢牢瞪住无名氏的情势。

那颜峰果然不愧是武林第一世家出来的人,不但功力深厚,手法之迅快奇奥,更是高人一等。

无名氏原本就难以力敌蓝岳,楚南宫等八位一代高手,这刻加上了一个颜峰,宛如百上加斤,更加无法可施。

转眼问他已陷身重围,危机百出。

夏雪越看越不对路,急将起来,不顾一切,飞身向战圈中扑去。

那些围攻无名氏的高手,瞥见红影飞扑人来,起初都没有想到她会帮助无名氏,故此大家略略撤开了一点,让她插入。

夏雪冲到无名氏身边,突然发掌袭击鄂都秀士莫庸,接着攻向灵隐山人。

她这一出手,使得无名氏的危急局势顿时弛缓许多,蓝岳厉声道:“夏雪,你可是疯了?”

夏雪也大声道:“无名氏快走……”

无名氏精神一振,朗声笑道:“我不怕他们,你快退开才是正理……”

他口气之中,流露出深切关怀之意。夏雪心中一阵欢畅,使出独门奇诡手法,左劈右扫,又替无名氏接了两招。

她在不知不觉中已忘掉落败身亡的恐惧,一边出手,一边道:“那一天在天龙古寺我跟他们大伙儿走掉的事,你还恨不恨我?”

无名氏心中根本已忘怀此事,在这世界上,能够令他感到心波荡样,或悲或苦的女孩子只有凌玉姬一个人。因此他毫不迟疑地应道:“我一点也不恨你!”

夏雪更加欣喜,一双玉手施展出来的招数,又毒又快,四周围攻的高手反而吃他们两人迫得放大圈子。

夏雪接着道:“那么你快走吧,日后碰上这些人走单了,你便可向他们一雪今日之恨!”

无名氏环顾目下形势,虽然有法子脱身,但自己已撒手一走,夏雪却非死在当场不可。

这时蓝岳及颜峰两人都目射奇异寒光,杀机外露,尤其是颜峰更是妒恨。直到此刻,他才晓得真正的情敌竟是无名氏而非蓝岳。

无名氏道:“不行,我若是走了,你怎么办?”

只听夏雪连忙道:“我自有法子,你即管杀出重围……”

就这几句话工夫,那九名高手业已逐渐加强压力,圈子又开始收缩。

无名氏道:“你的话教我难以相信……”

夏雪眼看对方人多势众,威力一直增强,再缓片刻,他就算想走,也没有法子。不禁急得双眉紧锁,迅快地道:“你快走,他们若果真对我下煞手,蓝岳决不能袖手不管……”

无名氏一听真有道理,蓝岳与她乃是表亲关系,如若众人向她下手,蓝岳纵然对她气愤万分,却也不能不反过来袒护她。

却听瑛姑的阴冷话声道:“蓝公子可用全力对付无名氏,颜先生你在三招之内,可能取那贱丫头的性命?”

颜峰冷笑应道:“我如果真心要取她性命,两招之内担保她尸横就地,不然的话,我颜峰从今而后,永不踏人江湖一步……”

无名氏在诸人之中,最忌惮的就是这个颜峰,此时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暗暗大凛,不敢不信。

他一误再误,良机已逝。只见那九位高手宛如狂风骤雨般四方八面凶猛进攻。使得无名氏及夏雪二人根本元暇说话,更别要冲出重围。

正在危急之际,猛听长胜将军吕飞长啸一声,响彻云霄。

长啸声中,这长胜将军吕飞拳掌更是威猛迅快,连环疾劈,一连五招,把罗门居士迫退七八步。接着“膨”地一响,一股拳力已击中罗门居士肩头,罗门居士脚下连退四步,终于跌坐地上。

长胜将军吕飞举目环顾,眸子中豪情飞扬,衬起满头竖起的白发,当真有气壮山河的威势。

四下群豪都齐齐喝彩,声如雷动。长胜将军吕飞目光一落在危急中的无名氏,夏雪二人身上,立刻大踏步冲过去,洪声喝道:“鼠辈们以多为胜,简直不识羞耻为何物,看打!”

他大喝之时,拳掌齐发,势猛力雄,加上声如霹雳,威势无伦。把迎面的灵隐山人。辛龙孙二人骇得心胆皆寒,不战而退。

长胜将军吕飞已激起当年的豪情雄风以及以生死相搏为乐的勇狠天性,这时哪肯罢手,左掌猛劈,右拳力击,继续施展绝学。

晃眼之间,那九名高手合围之势已自冰消瓦解。

那九名高手没有一个是愚鲁之辈,一见长胜将军吕飞出手帮助无名氏,便晓得今日已无法杀死无名氏。个个不约而同撤出圈子,谁也不跟椎打个招呼,先后迅快地纵出群豪人墙之外,瞬息间走个干干净净。玻姑可比谁都走得快,最先隐没不见。

四周群豪见到长胜将军吕飞这等威风凛凛,武功高强,都鼓掌喝彩,潮涌过来。

那边罗门居上勉强起身,自有银鱼精舍弟子把他扶走。混元手欧充也有门人在场,此时也把负伤的师父抬走。

许多武林人都过来拜见长胜将军吕飞,扰攘了好久,吕飞才和无名氏。夏雪三人挤出人堆,走出这座缥局。神指丁岚跟了上来,四个人一块儿走到街上,这时天色已暮,他们转入一条僻静横街之内,无名氏停步道:“多蒙吕老前辈仗义出手,此恩此德,永铭于心。在下有事在身,这就拜辞……”

夏雪讶道:“你有什么事?”

无名氏道:“去找回凌玉姬……”

夏雪面色一变,一股寒气从心底冒起来。

无名氏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探手人囊,取出那本达摩秘复,道:“这本武学宝典请吕老前辈查收,当日欧阳老前辈说过,或是交给吕老前辈,或是代为奉还给神尼伽因大师·,……

长胜将军吕飞持髯一笑,道:“老夫这就动身寻觅一处隐僻之地,永远埋名隐遁,只怕不容易代友偿还心愿……”

无名氏怔一下,道:“如果老前辈没有工夫,那就待在下去办就是!”

长胜将军吕飞道:“错非是你,老夫还不肯让这本秘复落在他人手中呢!”

无名氏道:“老前辈的一位徒孙杜国镇兄,不久以前忽遭惨死,死因起于他查出财神钱干的玉猫……”他接着把停放杜国镇尸身的地方说了出来。

只见长胜将军吕飞面上掠过一阵惨然之色,登时好像苍老了许多。

无名氏又道:“那只玉猫目下已被我找到,并且送还失主,老前辈如果要追究的话,只须对付那凶手,无须查问玉猫下落……”

他恭敬地躬身抱拳,然后独自转身走开,夏雪和神指丁岚都不敢跟他无名氏走了七八步,忽然回头道:“丁兄,我们一道走如何?”

神指丁岚受宠若惊地应一声“好”,赶快过去。

两人又走了几步,无名氏忽然道:“丁兄且等我一下……”他转身奔回长胜将军吕飞身边,夏雪喜出望外,满面泛起笑容。

可是无名氏却没有望她,一径向吕飞躬身道:“老前辈一身武功,天下无敌,为何一直含垢忍辱,难道你已改变了?”

长胜将军吕飞点点头,显得甚是苍老衰迈,缓缓道:“是的,老夫已改变了好勇狠斗的性情,不瞒你说,我一想起要和别人动手,心中就充满了恐惧……”

无名氏目瞪口呆,既惊讶又失望。

吕飞又缓缓道:“当我隐退的那一年,正是我声名最盛之时,平生大小数百战,从未败过。可是有一天……”

无名氏忍不住道:“有一天你碰到比你更高强的对手,把你老打败了,是也不是?”

他摇一摇头,道:“不,有一天我白昼人睡,忽然梦见我被人击败,从此在江湖之上,到处都碰到比我更强的对手向我寻仇……我一觉惊醒,全身都出了冷汗。无意中想到假如有一天我在天下英雄之前,败在一个敌人手下,那时我怎么办?自然非自杀不可!这一想使我又出了一身冷汗……”

无名氏面上渐渐露出同情之色,道:“你老的话有理,越是身居高位的人,就越发害怕摔下来,所以名望隆著的人,行事往往不择手段……”

长胜将军吕飞叹一口气,道:“从那时开始,我便懂得了恐惧的滋味。但这个心事却没人可诉,这些年来,我越来越变得胆小,但这个不能告诉人的心事却越来沉重……”

他长长吁口气,生似忽然轻松了许多。

无名氏了解地点点头,躬身一礼,转身大步追上神指丁岚。

他们先饱餐一顿,然后在暗僻之处打坐运功,到了半夜时分。神指丁岚被人推醒,睁眼一看,却是无名氏。

他已感到这个无名氏深沉莫测,只因自从与长胜将军吕飞及夏雪分手之后,至今都不跟他说一句话。

无名氏双眼在黑暗中身出两道寒光,凝望住神指丁岚。

神指丁岚怔了一下,忽然涌起一阵寒意,道:“你心中想杀死我,是也不是?”

无名氏冷冷道:“不错!”

丁岚道:“为什么呢?”

无名氏没有回答,生似在考虑是不是马上出手。这刻他站在丁岚身前,一坐一立,形势自是对无名氏大为有利。

丁岚感觉出额上有冷汗沁出来,但他仍然力持镇静,沉声道:“你如果改变心意,我就把幕后主持烦恼谷的人告诉你……”

他等了一下,见对方没有声响,便接着道:“那人就是颜峰………

无名氏生似被他勾起好奇之心,淡淡道:“颜峰用意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