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帝疆争雄记

第十六章 修罗七诀轻松败神指(4)

片刻间步声纷沓,十余人蜂拥而至,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无名氏几乎低哼出声,敢情这十余人正是罗门居士,混元手欧充,十二金钱叶存、瑛姑、蓝岳等人。他们簇拥着一、位须发如银的老人,却是无名氏见过一面的那位老人家。看这一干人的阵仗,那个老人无疑就是名满天下的长胜将军吕飞。

他们转出这条窄街,无名氏和丁岚随后跟着,远远吊住。

丁岚道:“那个老人步履龙钟,神态间毫无火气,难道真的就是以好勇狠斗,武功高强,震动天下的长胜将军吕飞么?”

无名氏道:“不错,他就是吕老前辈。你可想得出这些人怎生对付他么?”

丁岚笑一笑,道:“按照江湖规矩,他们人数众多,个个都是有身份的名家高手,大概要在什么地方设下筵席,公开比武……”

无名氏道:“我们混得进去么?”

丁岚道:“只要你肯把玉猎借来,我们一道去揭开千古之谜,你想怎样我都替你办到!”

无名氏沉吟一下,道:“这事以后再说!”

丁岚感觉出已经有机可剩,便不亟亟迫他,道:“我们改变一下样子,就可以混人去!”

那罗门居士等十余人簇拥住长胜将军吕飞,走人一间缥局。这间缥局大门敞开,门内门外已经有许多武林人打扮的劲装大汉。罗门居士等十多人毫不停步,一直走人镖局后面的一片旷场中。

这时旷场内也有不少人,个个都是劲装打扮,兵器随身之辈。

他们涌人旷场之后,内内外外的武林人物都跟了过去,片刻间已把这一干人围在当中。

混元手欧充环视四周一眼,突然仰天豪放地大笑数声,道:“目下此地的武林朋友已有百余之多,我欧充今日若然能够在诸位面前,击败这位长胜将军吕飞,多年耻辱雪于一旦,也不在我多年来理头苦修了……”

他不但声音激烈,而且神态豪壮,因此围观的上百武林人物都轰然叫好。

那位白发飘萧的老头子龙钟如故,一派衰颓老迈之象。

围观的人墙中顿时传出窃窃私语之声,怀疑这个老头子到底是不是那位曾经威震天下,以好勇狠斗著称一代的长胜将军吕飞。

罗门居士缓缓道:“欧兄难道忘了这位老朋友还不肯自认是长胜将军吕飞之事么?”

混元手欧充道:“他是与不是,我欧充一眼就认得出来,别说他还活在世上,就是化为飞灰,我欧充也断然不会认错……”

他的话声陡歇,转头望着那位白发老人,举步走到他面前。

瑛姑等人不知不觉退开一点,只剩下那位罗门居士还留在那儿。

于是旷场中的形势变成那位白发老人及混元手欧充,罗门居士等三人站在一起。外面一个小圈子,却是瑛姑,楚南宫,蓝岳,夏雪、颜峰等十多人。再外面便是闻风而来,想瞧一瞧百年罕见的剧战的武林人物。

混元手欧充转到白发老人面前,洪声道:“吕飞,你何以不敢自认?”

那白发老人干咳一声,缓缓垂头。

混元手欧充又道:“你如果不是长胜将军吕飞,那就当众说出你的身世姓名!”

全场百余人寂然无声,都凝神定虑地聆听这位老人回答。

白发老人道:“老朽实在弄不懂你们在于什么……”他的声音苍老异常,并且显得年衰气弱,有点接不上来之概。

罗门居士突然咳嗽一声,虽不高亢,却沉劲震耳,使得四周围观之人都微微骚动。

他接着道:“吕飞啊吕飞,想你昔年英雄一世,脾阴天下,何等威武雄壮,想不到今日相见,竟自苦口抵赖,见笑天下之人……”

这罗门居士的名声在武林中甚是崇高,是以他这么一开口,四周的人都不能不信。

那个白发老人仍然不做声,颤巍巍地站在当地,宛如年老力衰,不耐久立光景。

一团红影突然飞坠在白发老人身畔,现身时却是个盈盈佳丽。

这个身披大红斗蓬的女子正是夏雪,她冷笑一声,道:“老头子你如果真的不是长胜将军吕飞,那就向我下跪,叩三个头,待我替你向这两位说说情……”

她的话尖锐胜剑,锋快赛刀。四周围观的人听了都不禁面面相觑。

要知尊老敬贤乃是天下公认应该格遵的道理,目下这位白发老人岁数已逾八十,而夏雪却不过是个青春少女,似这等情况,纵然吕飞千不该万不该抵赖不认,可是要他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向她下跪叩头,未免太过刻薄。

那位白发老人果然怔了一怔,抬起那双昏花老眼,望着夏雪。

一片寂静之中,忽又有一个青衣女子纵落在夏雪身边,扬声道:“这位夏雪姑娘的话甚有道理,老头你如果下跪叩头,托她求精,也算上我一份这女子居然助长夏雪气焰,更令人感到大违常理,顿时从四方八面传来嘘嘘之声。

这个青衣女子正是美艳夫人座下饯婢玻姑,她自幼生长在夫人府中,耳懦目染,尽是些不三不四之事,从来没有所谓人伦道德的观念灌植心中,是以她这一回挺身而出,并无一点矫情,反而乃是出自真心。

她那双凤眼中倏出煞气威光,四面瞥视。但四面仍然传来不屑的嘘声。

瑛姑心中大怒,反身一纵,宛如掣电般纵到人墙之前,举手指着三个一式装束的大汉,冷冷道:“你们嘘什么?有种的讲出来!’

那三名劲装大汉全是一式衣服,背斜插长剑,气字不凡。

当中一个紫面大汉洪声道:“姑娘既然下问,在下只好掬诚奉告,那就是大家都认为姑娘的话,有欠考虑。那位老人家年逾………

他下面的话尚未说完,瑛姑已冷笑一声,道:“本姑娘也奉劝你们一句,如果想保存性命,最好闭住狗嘴,不然的话,哼……”

那三名劲装大汉哪里吞得落这种话,齐齐向前跨出两步。

瑛姑抢先道:“怎么啦?你们居然不服气姑娘的美言么?”

那个紫面大汉哼了一声,道:“姑娘虽然不是等闲之辈,但我们崔家三虎也不是好欺之人!”

瑛姑仰天冷笑一声,反而退开几步,接着冷冷道:“你们三人一齐上来只要能够在我手下走上三招,我就当场自杀!”

她口气的骄狂自大,不但四周的人听了,耸然动容,连楚南宫、灵隐山人等都面上变色。

罗门居士沉声道:“姑娘武功虽是高强,但崔家三虎也是武林知名之士,家传武功。不比凡俗之流……”这位高踞侯爵宝座的高手尚且这等说法,可知连他也自认无法在三五招之内取胜崔家三虎。

要知这崔家三虎的一身武功,均是家传绝学,他们的父亲崔真曾以三盘剑法享誉江湖。

而这套剑法最适合于防身御敌,尤其是三人同使,更加别具威力。以崔家三虎目下的功力,三剑联手施展,连罗门居上也不敢夸口能在一二百招之内取胜。

崔大虎盘算之后,立即大声道:“这位姑娘言重了,若在三招之内,胜不得在下兄弟,双方就此罢手如何?”

楚南宫洪声道:“如此甚好!”

瑛姑却冷笑一声,道:“不行,我素来话出必行,你们兄弟三人一齐上来,如果走得上三招,我一定在天下英雄之前自杀,但如果三招之内,被我杀死,可怨怪不得我手段毒辣……’

崔大虎气得怒哼一声,二虎三虎同声大喝道:“好个不知死活的丫头,今日这场架可打定啦!”

瑛姑点点头,招手道:“都上来一齐发招吧,我劝你们小心一些为妙广崔家三虎心中尽管气愤,却真个不敢小觑于她。三人一齐上去,掣剑在手,分三面色围住瑛姑。

崔大虎低喝一声道:“姑娘接招。”喝声中一剑平刺而去,势急力猛。

二虎三虎也同时递出长剑,一攻上盘,一攻下盘,这三剑虽是三个人施展,可是混然一体,宛如一位绝代名手使出的一招,分击对方三处。

这一招的时间部位,无不显出严密奥妙,俱是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的手法。

会场百余人元不屏息静气,看那瑛姑如何收拾这个局面。

瑛姑冷笑一声,倏地扬袖拂去,袖影中掌指并发,忽扫忽拍。脚下所踏方位,神奇异常。忽然之间,对方三支长剑全数落空。

她的双袖及指掌反而迫得对方三人回剑自保,说得迟,那时快,但见蓝汪汪寒光一闪,崔三虎在吼一声,长剑撒手,身躯旋了开去,然后跌在尘埃。

她这一手神奇毒辣,世上罕见,四周的人元不惊嗑出声,连楚甫宫等武林高手也都看不出痪姑这一招如何制敌取胜,虽然他们见到痪姑乃是趁敌人们回剑自保之际,掣出袖中短剑,一发即收。她那短剑剑身上发出蓝汪汪的颜色,一望而知淬有剧毒,可以见血封喉。可是她竟能在对方攻守兼顾的情形之下,以短剑剑尖划破敌人皮肉,实在玄之又玄。是以他们这一群武林高手也都露出讶骇之容。

崔家三虎已死其一,看这种形势,那瑛姑分明准备好一招杀一人,恰好三招就把崔家三兄弟都杀死。但崔家兄弟此刻却反而因三弟之死激起满腔仇炎恨火,忘了畏惧,齐齐大喝一声,挺剑奋攻。

此时虽是剩下二人,但剑气仍然凌厉精严,颇具大匠风度。

瑛姑身形忽进忽退,同时挥袖拒敌,袖影之中掌拍指扫,功力奇强,震得对方二人都感到有力难施,无法迫近。

崔家兄弟一招快完,疾忙退守,哪知瑛姑急旋斜掠中,蓝芒又现,这一回崔家老二惨叫一声,噗的一响栽倒地上。

崔家大虎不禁呆了一下,满腔悲痛之情泛涌起来,顿时眼都红了。

瑛姑冷笑道:“还有一招,你如果怕死的话,那就跪下求饶吧!”

崔家大虎厉吼一声,身剑合一,猛然冲去。

瑛姑口中笑声不绝,却不闪避,双袖一抖,接着并掌迎面劈去。

她的掌力发出一阵啸风之声,威势惊人。四周观战之人,这刻才晓得她功力极为高强,不由得都替那崔家大虎担心。

崔家大虎那等猛烈凌厉的剑势,被她掌力迎面劈到,倏地震得退了回去。

但瑛姑掌力犹劲,源源向他身上涌劈。

一道人影落在崔家大虎身边,一拳劈出,发出一股强劲拳风,接住瑛姑的掌力。

但听“膨”的一响,瑛姑和这人各各退了一步,竟是势均力敌。

崔家大虎已被掌力震得头昏眼花,几乎栽倒。那人伸出左手,在他后心穴道上拍了一掌,顿时把他拍醒。

这人洪声道:“哪一位肯出来帮忙把地上之人搬出去?”当下果然有两人跃出来,把地上尸身抬起。那人接着把崔大虎推出人墙以外,这才转头望着瑛姑。

瑛姑面上甚是不悦,道:“楚南宫,你可是替他们接下这场过节?”

楚南宫朗声道:“楚某岂敢与姑娘相拼,只是崔家三虎已死其二,我知道你不是怕人报复之辈,所以出手为他们崔家留下一人。”

瑛姑做然环顾全场,朗声道:“武林之中强存弱亡,乃系不易之公理。如果哪一个学艺不精而又多嘴多事,崔家三虎就是榜样……”

她这番话不啻向百余群豪挑战,但她目光流盼四顾,所至之处,当真没有一个胆敢出声。

身穿大红斗篷的夏雪尖声道:“老头子怎样啦?若果你肯当着天下武林之人,向我下跪叩头求饶,那就算你不是长胜将军吕飞!”

白发老人望望她,又转眼望望四周豪,眼珠转动,似是难以委决。

空气像凝结住一样地沉重,令人十分不安。要知这长胜将军吕飞在武林中已属英雄偶像,谁都不忍心当真见到这位以胆勇著称的英雄人物受到此等屈辱,竟然当真向一个女子跪叩求饶。

假使那位白发老人真的向夏雪下跪的话,这些人自然都会打心底拒绝相信这个老人就是那威名赫赫,宛如神话中人的长胜将军吕飞。

正在这等尴尬之时,忽然一阵朗越话声冲破了沉寂,说话之人乃是丰神俊明,英挺异常的蓝岳。

他道:“这位老人家一大把年纪,看在须发如霜的份上,表姊你最好回来……”

夏雪怔一怔,转头道:“你说什么?若果不是这样,焉能迫得他承认?”

蓝岳摇头道:“回来吧,还有你瑛姑也别多管此间事……”

瑛姑倒是听话得很,一声不哼,走回他身边。夏雪迟疑一下,当真走了回去。

百余群豪万万想不到这两个其势汹汹的女子,被那蓝岳三言两语就弄了回去,顿时都泛起钦佩之情,一则蓝岳他表出敬老尊贤的风度,二则这两女子并非好惹之人,却都听从他的话。

混元手欧允仰天大笑道:“姓吕的,你昔年的威风何在”

白发老人叹一口气,眼睛转到别处。

罗门居士元奈何地耸耸肩,道:“吕飞你虽然不肯承认,但此地不止我和欧兄两人心中明白,还有别的人认识你,只是不便也出来指出你的真面目。既然如此,我也只好再放过你这一回!”

白发老人霜眉轻轻一皱,目光四转,似是查探罗门居士口中所说认得他的人。

混元手欧充厉声大喝道:“居士且慢,我欧充苦修多年,为的就是今日的一战,挽回昔年颜面,这个老匹夫如若不认帐,我欧某今日就把他毁在当场!”

他话声音亮而坚决,白发老人面色微变,不过别人却不易看出。

罗门居士道:“欧兄如何打算,本人不便参加意见,欧兄尽管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