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帝疆争雄记

第十五章 缠夹先生竹竿吊群雄(5)

他话声一顿,仰天长叹一声,接着道:“说来惭愧,区区实系因平日不大听从家叔之言,是以外间传说我颜家之内不甚和睦,叔侄对立,这等话说出来未免使人汗颜。正因有此传说,所以玻姑娘及罗门居士一旦听失宝在我手中,便都深信不疑!可是两位却未曾想深一层,如果失宝确在我手中,家叔怎会亲到洛阳来?我又何必赶来,同陷此间?”

他说到这里,罗门居士及瑛姑面上都流露出相信的神情。

颜峰接着道:“那双钩尹南确实伤在我手底,他与罗门居士有旧,知道我的手法,除非找到罗门居士以外,无法解救。而当时我因另有变故,无法拦阻于他,所以他能够负伤逃走!而我事后因认为他无法支持到洛阳,所以也就不再追究。哪知他终于能支持到洛阳,方始毙命!”

瑛姑插口道:“当然啦,他在中途曾经得到别人援救,虽然不能治愈伤势,却能暂时镇压住内伤,所以他才到得洛阳,而我也因得到那个帮他之人告诉我,才知道失宝在你手中!”

颜峰道:“这就是了,要不是瑛姑娘解释,我真怀疑,当时用的力量有错,以致估计不确呢!”

他转眼望着罗门居士,又道:“至于居士你听说失宝在我手中,无疑是双钩尹南濒死以前告诉你的了?”

罗门居士道:“不错,是他亲口说的!当时他伤势太重,已无法挽救!”

颜峰道:“这就是了,区区把当时情形一说,诸位就会明白为何双钩尹甫会说失宝在我手中了!”

他停了一下,似是回忆当日之事,然后缓缓道:“寒家一向蒙武林朋友推重,从无在直隶地面发生事端,想不到一年以前,家叔父二先生忽然发现寒家世代相传的千里眼失去踪迹,当下严密侦查,不久就发现线索,敢情就是年余前曾经在寒家寄住多日的双钩尹南所为。于是寒家上上下下都出动搜索那双钩尹南下落,本意以为他一定逃到偏僻之地,如南荒塞外或蒙藏边地,隐匿,但搜寻整年之后,才由我发现他竟然就藏在直隶地面之内,不但改名换姓,而且变易容貌。我找到他之后,就先用家传斩经截穴手制住他,迫他献出失宝。当时因失宝日久,害得我们全家天下奔波,受尽风尘跋涉之苦,所以火气甚猛,言语态度之间,未免失之粗暴。因此双钩尹南认为纵然献出失宝,也难以活命。可是他又深悉寒家的斩经截穴手的厉害,不敢不带我到失宝之地……”

祈北海忍不住插口道:“那厮可是哄骗于你,后来脱身之后,又用嫁祸江东之策“他说出这几句话,自己觉得十分高明,因此流露出一派得意之色。

颜峰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就被这小子坑惨啦!试想他目下已经死掉,失宝再也找不出来,我纵是把实情说出,有谁相信?”

祈北海怔了一下,闷闷地闭住嘴巴。

夏雪在鼻孔中“嗯”了一声,道:“颜峰兄的话似乎颇有道理,可是既然不是被那双钩尹南所骗,难道说以你一身武功绝技,还有人能从你手上夺去不成?”

她的话声口气之中,并不十分友善,一听而知她乃是有意维护祈北海。

颜峰中掠过一丝奇异的神色,不过他革饰得好,是以元人瞧见。

他道:“夏姑娘猜对啦,区区当时已得回失宝,但就在此时,双钧尹南带伤遁逃,而我恰恰碰上一个夺宝之人,忙于应付,以致被那双钩尹南逃掉!”

夏雪道:“那人是谁?”言词之间,隐隐流露出不大相信之意。

颜峰缓缓道:“那人就是诸位都知道的无名氏!”

这活一出,众人都不禁大为诧愕。但是却没有人出声洁驳。

颜峰接着道:“无名氏武功之强,竟是区区平生仅见。是以当时无法保存寒家世代之宝物,青之不免有愧……”

众人都不则声,要知此地之人,除了有限数人之外,莫不见识过无名氏奇高奇强的武功,故此颜峰的话,几乎人人皆信。

罗门居士沉吟一下,道:“然则以颜峰世兄的话为根据,那双钩尹南之言,竟是尽难相信了?”

颜峰叹一口气,道:“我们大家被困于此,眼看不免死亡,区区何必哄骗各位?”

这个理由极是合情合理,于是,这十多高手无不深深相信。

忽然间峭壁上传来一阵步履纷沓之声,众人转眼望去,只见上面出现了四个蒙面人,却没有缠夹先生曹廷在内。

那四个蒙面人扛着一个双目圆睁,四肢瘫软的俊美少年,此时把他放在地上。

祈北海首先怪叫一声,道:“那不是蓝岳兄么?”

夏雪沉重地嘘口气,道:“他居然也被擒住,我们可没有人来援救啦!”

颜峰听了这话,眼光又现出奇异的光芒,但此刻众人的注意皆被上面的蓝岳吸住,是以谁也不曾察觉。

只听曹廷的声音在上面透传下来,他道:“这人不必吊起,可安在弹架之上!”

众人都不晓得“弹架”是什么东西,有何作用,故此都瞪眼瞧看。

那四名蒙面人迅速地把蓝岳抬起,又走了回去,瞬即被峭壁边比挡住视线。

瑛姑突然不声不响地取出一条长长的丝带,轻轻一扬,另一端已缠卷在竹竿上。

众人转眼瞧见,都出惊讶之容,但这一千人无一不是武林高手,聪明过人。一看之下,尽皆晓得瑛姑取出丝带之意,乃是藉以稳住身形,不致因细绳忽断而坠跌峭壁之下。

进一步则可设法借力弹上峭壁之上,或者可以首先设法扳起双脚,把足裸上的金针拔掉,恢复自由。那时要跃上峭壁,更是容易。

众人都不则声,看她如何处理。

只见她用口咬住丝带的另一端,然后垂手设法扳起底下没有知觉的双腿。

但她身形微动,上面的竹竿顿时间震动起来,一望而知若果勉强扳动双足的话,那根竹竿可能因跳颤而从石洞内滑出来。

旁边的灵隐山人低低道:“不行,不行,那竹竿会滑出来!”

瑛姑放弃了扳起双足,去掉制穴金针的用意,抬头望着上面。

忽然听到上面传来曹廷的大笑之声,接着听见他朗朗道:“瑛姑你最好不要企图逃走。

如若不听警告,别怪我先行下手啦!”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