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帝疆争雄记

第十五章 缠夹先生竹竿吊群雄(3)

夏雪仍不做声,灵隐山人接着道:“我们这几个人被困于此,本来还猜得出一点原因,可是目下祈辛两位及夏姑娘也来了,可就使得我们都感到十分迷惑,还有那位巧手书生雍叔谋兄竟然也到了此地,一同被困,这一来此地真正在幕后主持之人是谁?他布下这罗网动机安在?在在都使人感到万分困惑……”

苦行禅师忽然大声道:“雍施主还没有说出此行内情,不知是否可以坦诚见示?”

众人都转眼望住雍叔谋,等着听他答话。

雍叔谋歇了一下,才缓缓道:“不敢相瞒,区区此行是奉了直隶颜二先生之命,来此地查看一下传言是否属实!”

众人都讶异地啊了一声,苦行禅师道:“雍施主口中的颜二先生,可就是武林第一世家的直隶颜家么?”

雍叔谋道:“正是!”

这时,只有夏雪,祈北海,辛龙孙三人没有露出惊讶这色。生似他们对于名满天下的直隶颜家毫不重视。

众人都不再询问那巧手书生雍叔谋,歇了片刻,楚南宫大声道:“夏姑娘,你可肯把刚才的情形详细示知么?”

夏雪道:“如果大家客客气气,我当然可以告诉各位……”

鄂都秀士莫庸哼了一声,道:“偏生这臭丫头有这么多说的!”

夏雪大叫道:“我不说啦!”

楚南宫大怒喝道:“姓莫的你胡搅些什么?”喝声中突然一拳隔空劈去。

他的拳力非同小可,那郎都秀士莫庸万万想不到楚南宫在这种情况之下,仍然会出手攻击。他可不敢发掌硬封,生怕两人力量相交之际,震荡太甚,以致那根竹竿在石洞中滑出来,因而跌落惨死。

当下急急舞动双掌,施展精微奥妙手法,破解对方强劲拳力。

饶是这样,那楚南宫和莫庸头上的竹竿也颤跳得甚为厉害。

莫庸用尽全身功夫,稳住头上那根竹竿,然后阴沉地道:“楚兄我要提醒你一句,你如果逞强动手的话,我们两个都别想活啦!”

楚南宫厉声道:“闭嘴,你再开腔的话,那就准备一齐葬身在峭壁之下……”说话时握拳蓄势,又要发出。

鄂都秀士莫庸深知楚南宫天性刚猛,加上对自己仇恨甚深,这话决非危言恫吓,心想如果和那楚南宫一同死在此地,实在是划不来,只好憋住一卧闷气,不声不响。

祈北海哈哈大笑,道:“喂,你这酸秀才敢情是贪生怕死之辈?我可瞧不起你啦!”

莫庸愤怒得肺都要炸开,但他可不肯逞一时之忿,招来粉身碎骨的下场,是以仍然闷声不响。

楚南宫朗声道:“夏姑娘,现在你可肯说了么?”

夏雪道:“冲着楚师父你,我只好说啦,刚才那蒙面人武功手法之奇奥,实在是我生平仅见。他先让我攻了数招,然后就出手反攻,我也说不出他的手法是什么家数,只觉得他在擒拿手法之中,蕴含有闭穴及硬攻的招数。我只抵挡了三招,就被他抓住手腕!”

灵隐山人急急问道:“姑娘可记得他手指扣住你腕上什么部位?”

夏雪寻思一下,道:“当时我没有注意到,但现在回想起来,似乎被制脉穴甚多,大概是神门穴,内关穴。太渊穴三处被制……”

众人默然寻思,歇了片刻,夏雪又道:“我细细一想,好像还有‘经渠穴’也被他指头扣住……”

灵隐山人摇头嗟叹一声,道:“此人武功这等精绝奇奥,当真是罕见罕闻之事!”

他接着精神一振,道:“奇怪啊,此人既然武功这等高明,何必利用机关埋伏对付我们?这还不说,如果他对我们不满,要杀尽我们的话,不但大可以在动手相搏之际取我性命,即或不然,他也不必把我们吊在此处……”

大家都没有言语,峭壁上那蒙面人手持利矛,露出侧耳聆听他们说话的姿势。

灵隐山人接着道:“因此山人敢说那厮把我们吊在此地,必有绝大阴谋,不过目下纵然绞尽脑汁,也无法猜出内情!”

片刻间,步声纷沓,众人仰头观看。辛龙孙道:“这一回好像不止一个人呢!”

过了一阵,上面的几个蒙面人一连吊落三人。

第一个乃是个女子,正是那机智狠毒的瑛姑。第二个身形矮横,一身锦衣,眉粗口阔,年约六旬左右。

第三个面长如马,身量高瘦,浑身皆是水渍。

巧手书生雍叔谋面色一变,道:“峰世兄几时到洛阳来的?”

旁边的灵隐山人道:“雍兄说话的那一位可是直隶颜家的颜峰兄么-那个面长如马的人应声道:“区区正是颜峰,雍老师可否引见一下?”

雍叔谋当下替他介绍过众人,颜峰指着那个身穿锦衣的矮横汉子道:“这一位就是隐退江湖已有多年的混元手欧充欧师父!那边的姑娘就是玻姑,我们是一块儿来的!”

楚南宫等一听这敢情好,瑛姑本是这一边的人,目下表面上倒变成颜家的人啦!

他们自然不会说穿,却暗暗纳闷那颜峰既是颜家之人,又素负智谋过人的盛名,怎的还不晓得玻姑及这一批人都是帮着凌玉姬与颜家展开争宝之事。

只过了一阵,又有人被擒送到,吊下来之后,众人转睛看时,只见那人身量雄伟,颔下留着黑须,长得修眉朗目,气字不凡。

楚南宫首先朗声叫道:“那边可是南阳十二金钱叶大侠么?”

众人听了都感到十分惊讶地打量那鼎鼎大名的十二金钱叶葆。

叶葆虎目一扫,朗朗道:“正是叶某,适才下间的可是楚南宫兄?”

楚南宫也应了一声。

叶葆有点英雄气短地叹了一声,道:“想不到与楚兄阔别多年,却在这等所在重逢……”

楚南宫哈哈一笑,道:“叶兄何须感到难过,等兄弟介绍过此地诸位之后,叶兄就晓得今日中伏被擒,并非十分可耻之事……”

正在说时,步声响处,又有人被擒送到。

众人都没有瞧见被擒之人是谁,故此个个伸长脖子等候。

不一会儿工夫,一根竹竿吊起一人,送出峭壁之外。

那个被吊在竹竿未端的人,身穿蓝布长衫,足下登着布履,甚是朴素老实。相貌端正,双鬓微斑,竟是个三旬上下的中年人。

十二金钱叶葆突然失声道:“哎,怎的连罗门居士也陷入罗网之中?”

他久居南阳,是以中州人物他都见过。

众人一听这个朴素的中年人,竟然就是封爵金榜中最高一级的高手银鱼精舍罗门居士,人人都睁大双眼,不住打量。

罗门居士苦笑一下,道:“叶大侠也在此地,当真想不到。这烦恼峡我以前曾经来过,可是这一回重临是间,那些埋伏机关完全不同,虚虚实实,难以测度,显系出自名家精心设计……”

十二金钱叶葆道:“谁说不是,若不是寻常埋伏,岂能难倒我们这一千人……”

这时,峭壁上一共插着十五根竹竿,齐整地吊着十五个人,其中有男有女,远远望去,当真是百世罕见的奇观。

十二金钱叶葆向旁的颜峰道:“世兄赶到洛阳之事,令叔可曾晓得广颜峰摇摇头,道:“我一抵达洛阳,就听闻许多高手被困此峡之事,便匆匆赶来!”

那边的罗门居士接口道:“这样说来,令叔在短期间之内,不会来到此地了?”

颜峰道:“那我就不晓得啦!”

罗门居士沉吟一下,道:“此峡到底是什么人在幕后主持,若然他意在一网打尽武林高手,又何必把我们吊在这里?”

灵隐山人大声道:“实不相瞒,早先山人还以为此峡幕后之人乃是罗门居士你呢!”

罗门居士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道:“灵隐山人你这番推测之间,有何根据?”

灵隐山人道:“适才夏雪姑娘在峭壁上与一个蒙面人动手,数招之内,就落败被擒。山人想来想去,目下在洛阳的人物中,只有三个人能够办得到!”

许多人都出声询问是哪三个人,因此罗门居士根本不用开腔。

灵隐山人道:“第一个就是直隶家的首脑人物颜二先生,他目下已在洛阳城中。颜家素以武学博大精深见重武林,手法之奇奥,每每令当世高手叫不出家数名称,所以被推为武林第一世家……”

他停歇一下,接着道:“第二位就是银鱼精舍罗门居士,老实说,目下在武林之中,如论单打独斗,能够高于山人之流的高手,寥寥可数。在洛阳也就只有罗门居士一人……”

罗门居士连忙道:“灵隐山人过誉之词,实在愧不敢当。我能够与诸位打个平手,也就很心满足啦!”

灵隐山人道:“居士谦逊是一回事,实情又是另一回事。山人敢说把罗门居士列在三人之内,在场诸位大概不会反对!”

楚南宫道:“灵隐山人说得不错,但那第三人是谁?可否说出来听一听?”

众人这时都伸长耳朵,等着听听灵隐山人的推测。

灵隐山人从容道:“第三位就是隐退多年的长胜将军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