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帝疆争雄记

第十三章 千里神眼洛阳起风云(6)

大汉哦了一声,道:“原来是昔年在这豫晋一带享名甚盛的锦衣郎玉晋,怪不得虽是一肚子不高兴,却不似时下一些武林好手般动辄就开口要取人性命广这话不啻说王晋乃是正派之士,王晋心中大为受用,抱拳道:“尊驾武功之高,在下深感佩服,请问尊姓大名,到此何事?”

那大汉朗爽地道:“我姓楚,名南宫,已经有一段时间不曾在江湖上走动,王兄恐怕不会晓得!”

王晋瞠目道:“你老就是名列爵榜的楚南宫老前辈么?无怪武功深不可测。以在下看来,比起恶名满天下的神指丁岚还要高出一筹!”

楚南宫点点头,道:“哦,敢情你今日气忿之事,就有那丁岚在内?不过王兄过奖之词,楚某却愧不敢当,论起丁岚的武功,比楚某兄高不低王晋道:“楚老前辈磊落光明,单是这等风度就比他强胜百倍。至于刚才之事,虽然与丁岚有点关涉,但主要还是那个卫公子及贱内……”

楚南宫道:“如果是王兄家事,那就不必宜扬啦!’王晋道:“这事也算不得在下家事,若果不是丁岚出手,在下早就和贱内同归于尽,一了百了……”

楚南宫大感兴趣,道:“可是刚才王兄提到一位卫公子,他是什么人?丁岚既然出手不使你们伉俪同归于尽,这有什么过错?”

王晋道:“说起那个卫公子,楚老前辈必有个耳闻,他就是新近名扬武林的无名氏!”

楚南宫不由得哦了一声,道:“原来是他,目下他在哪里?”

王晋道:“老前辈要找他么?”

楚南宫道:“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

王晋忽然停口,愣愣地向门口望去,只见一个妙龄姑娘袅娜地走进来,香风四溢。

楚南官微微一笑,道:“王兄请继续说吧,这一位是凌玉姬姑娘!”

王晋接着道:“无名氏刚刚与贱内一同从这后窗跑掉,这对好夫淫妇若然落在王某手中,哼,哼,我定要亲手剥他们的皮,食他们的肉……”他的牙齿咬得吱吱作响,可见他心中何等仇恨。

凌玉姬那双澄明秋水掠过一阵黑云,但她静静地站在一边,并不说话。

楚南宫心知凌玉姬一定想知道关于无名氏的事,故此开口请王晋把事情说出来。

王晋道:“贱内自从三年前失踪之后,在下到处寻访,数度冒险潜入积恨山离魂阁去,都没有找到她的下落。直到最近,才得到运通嫖局局主胡冠章的密告,得知贱内确被她的师兄黑眉墨手沈扬掳去,秘密囚禁于离此不远的一个庄子内。

“在下早先潜入庄内,恰好见到黑眉墨手沈阳正以贱内一命威胁无名氏,话中并指出无名氏与贱内有染,无名氏未曾反驳,而且答应沈扬的条件放她逃走。在下愤怒之下,冲了人屋,要贱内身受沈扬秘传手法禁制之时,取她性命。但丁岚这时现身拦阻,在下实在敌他不过,只好退走。

“刚才无名氏经过此店,食面充饥,在下暗施手脚,却被那淫妇撞破,两人一搭一挡,胡扯一通,差点骗得我相信了!后来无名氏借个藉口,说是要贱内先去找到沈扬拼命,然后才找我解释,甚且在我面前自刎明志。之后,两人就打后窗跑了……”

楚南宫吁口气,道:“楚某自是相信王兄之言,但还有一点不明白,就是无名氏他几时与尊夫人相识?”

凌玉姬在那边接口道:“我可不大相信他的话……”

锦衣郎王晋含怒转眸视她,凌玉姬见到这个相貌堂堂的男人双目中充满仇恨怨毒的光芒,不由得芳心大震,脱口道:“现在我相信啦!”

楚南宫微笑道:“王兄不须介意,凌姑娘并非江湖中人,对于世事桅橘多变尚未完全了然,更未诸察言鉴色之道,是以直到面对面瞧见王兄眼中神色时,方始感觉到王兄之言并无虚假!”

王晋苦笑一下,道:“其实凌姑娘信或不信,与在下并不相于。只不过一个人说真话而被人误会是假的时候心中难过!”

凌玉姬轻轻叹口气,道:“你碰上这等不幸的遭遇,心中一定觉得万分痛苦的了!”

王晋想不到这个传说和无名氏要好的蒙面姑娘,居然不因无名氏弄上别的女人而表示愤怒,却先同情起自己的不幸,顿时泛起深深的感激,道:“谢谢姑娘关怀,在下就此告辞。”

凌玉姬道:“你到什么地方去?”

王晋怔了一下,道:“在下目下孤身一人,没有什么地方好去,只有随意所之,到处走走,若果碰上他们,就放手一拼!”

凌玉姬道:“我现在要办一件事,你如果肯帮忙的话,那就和我们一道走?”

楚南宫心知凌玉姬乃是故意找点事给王晋做,免得他闲着无事,更加为了妻子的丑事痛苦。

是以他没有阻止,道:“凌姑娘要办的事,不必瞒着王兄,乃系赶到洛阳去,设法查探一宗物件的下落,此物原属直隶颜家,数月以前被盗,目前落在洛阳城中。”

王晋讶然道:“直隶颜家?可就是号称武林第一世家的直隶颜家么?”

楚南宫颔首道:“不错,就是这个颜家!”

王晋道:“以直隶颜家在武林中的声望,怎会发生失窃之事?谁有这个胆子动那颜家?”

楚南宫道:“颜家被盗的经过情形尚未清楚,但那样物件已落在洛阳,却是千真万确之事。据兄弟所知,直隶颜家主脑人物已赶到洛阳!”

王晋沉吟一下,道:“在下亦有自知之明,像直隶颜家与及楚老前辈这等人物牵涉在内之事,在下实在没有资格过问。不过在下在洛阳却有不少好友,或许在打听线索方面可以效劳。”

楚南宫道:“王兄何须过谦,不过王兄说到打听线索方面,即正是我们的弱点,如果王兄肯帮忙的话,那就太好了!”

他停了一下,接着道:“我们还有好些高手尚未会齐,不过艰难不在于与敌争锋取胜,难在颜家名望极重,情面极大,老实说,连我也不好意思出面与他们为难,所以此事不能不在暗中下手,必要时得耍点手段,譬喻在暗中阻碍他们行事,软禁他们的人手等……”

王晋道:“在下省得楚老之意!”

楚甫宫点头道:“王兄既然肯出手帮忙,你需知道详细内情,不过此地并非详谈之处,我等先到洛阳去,再向王兄详说一切!”

当下三人鱼贯出去,王晋赔了一点银子,便与楚南宫各自上马,凌玉姬则自坐马车,那个执鞭赶车的正是夫人府四大高手之一的华奎。

他们一行抵达洛阳时,已近黄昏。华奎赶着马车一径驶到城西。之后,他们在一条僻静街道上的一座宅门停住。

华奎下来打起帘子,一面道:“夫人以前往在洛阳时,常到此宅暂居,故此小的路径十分熟悉,那边过去的一条街道就是龙泉路……”

楚南宫已去拍门,片刻间,有两个下人来开门。敢情他们未到达前,便先布置好居处。

此宅相当宽敞,共分两进,凌玉姬住在后进,已备有两名侍婢供她使唤。

关于颜家的失物,乃是他们家传之宝,乃是一支长约五寸伪精钢小管,两头嵌着上好水晶片,称为千里眼。据说凑在眼上,寻常人目力不能达到之处,能够缩在眼前,清晰异常……”

王晋道:“果真有这等奇异之物么?”

楚南宫道:“当然是真的,王兄必定也听说过颜家武功博杂精奥,每一出手,都是举世罕见的绝招,所以颜家子弟,只要有五分功力,便可与十分功力的高手争强斗胜之事……”

王晋道:“在下虽然听过,但不十分在意,也不晓得是何原故!”

楚南宫道:“据武林中秘密传说,直隶颜家的武功就是全仗那家传之宝千里眼得来,此所以该宝一旦丢失,直隶颜家必须发动全力找回。本来以他们的声望及多年交情面子,武林中凡中是列为高手之人,都不好意思与他们为难,也只有那些高手才有资格与他们为难。既是都不好意思,颜家何须这等小题大做,由此更见得那千里眼在颜家之人心中的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