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帝疆争雄记

第十三章 千里神眼洛阳起风云(2)

过了一阵,无名氏懊丧地叹口气,道:“看你这种情形,元疑是当我走开之际,遭那沈扬暗算了!这可惨啦,我怕一辈也弄不明白他用的什么手段殷三姑想是怕他不知底蕴,出手拉扯她,所以面上透出十分紧张的神色,此刻顿时松弛不少。

无名氏心念一转,轻轻道“我试试着能不能追上沈扬,除此之外,恐怕别无他法了……”

他已来不及试探殷三姑是否同意此策,为了争取时间,转身就出了屋子。

此庄房屋虽不算多,但如要一一搜寻,仍须花费很多时间。无名氏猜测沈扬下了毒手之后,没有理由还逗留在此地。因此放异搜索此庄之念,径自驰奔出庄外,首先向通往洛阳那一面追去。

他放尽脚程,快若飘风闪电,转瞬间已奔出七八里之远,忽见前面人影一闪即隐,他暗中一笑,加急赶了上去。

大约走了十多丈,他突然在一处三岔路口停住脚步,双眼望着路边树丛,朗朗道:“我听说积恨山离魂阁二恶威镇豫晋一带,虽是积孽如山,但武功高强,不比等闲,哪知道不过是浪得虚名之辈……”

树丛后有人沉声一嘿,接着走了出来,正是那黑眉墨手沈扬。

无名氏道:“你今日无法逃出我掌握,如果识相的好,最好乖乖跟我回去,将功赎罪,尚可饶你一死……”

黑眉默手沈扬浓眉一掀,沉声道:“好大的口气,我沈扬还是头一次听到,姑勿论你是否吹牛,但我沈扬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无名氏听了这话,心中微慎,但表面上并不流露出来,微笑道:“闲话少说,店子里几十条性命正等你回去施救,你如果逃得我的掌握,自无话说。如若不然,那就跟我回去。”

沈扬迫近几步,道:“你先拿点真实本领出来,再放狗屁不迟。”

无名氏等闲不会生气,这刻也不过微晒一下,便凝集功力,蓄势待敌。

沈扬嘿的一声,踏步扬掌,“呼”的一声迎面劈去。

无名氏朗朗道:“你最好用上全力……”话声中随手一招“推窗望月”,招式虽是平凡不过,却把沈扬攻势挡住,甚且还迫得他变式换位。

他接着道:“不然的话,你输了决不心服……”

沈扬想不通过对方这一记普通手法,怎能发挥如此巨大骇人的威力。闷声不响,呼呼呼连发数掌。

无名氏继续使出最普通的架式,一一封拆。只听沈扬厉声一喝,双掌变得漆黑如墨,连环推击。

无名氏武功虽强,阅历却有限,丝毫不知道沈扬这对黑掌乃是武林中有数几种歹毒外门奇功之一,不管是身体四肢哪处部位吃他双掌印上,顿时剧毒侵骨,很快就蔓延开去,全身骨节酸疼元力,那时节只好任得沈扬宰割。

他连拆两招之后,第三招使出“如封似闭”之式,“劈啪”一响,沈扬双掌先后拍在他手臂之上。

无名氏朗声笑道:“你如果只有这么几手,恕我不再等你施展啦!”

沈扬纵开寻丈,冷笑道:“从现在起,你抵御得住我十招,我就甘拜下风,跟你回去救活那些人。”

无名氏道:“你自信心强得惊人,很好,就依你的话便了……”

双方由分而合,再度交手。无名氏仍然只守不攻……任得沈扬凌厉进扑。不久工夫,已激战了九招。无名氏朗叱一声,施展出凌玉姬所传的“十二散手”中第四式“西风残照”,左手摹地化虚为实,五指勾处,轻轻沾在对方掌上,接着向外一甩。

黑眉墨手沈扬加念头也来不及转,已经掼出七八尺以外。急急翻身爬起来,只见无名氏负手站在面前,神态悠闲之极。

沈扬口中咒骂一声,道:“这算是什么武功家数?我沈扬一生会过无数高人,却从来未曾见过这么奇怪的招数……”

无名氏道:“我如果只守不攻,你输了也不会服气,现在你觉得怎样?要不要再击倒你才算数。”

沈扬骇异地望着他,过了一阵,见他仍然没有一点中毒的样子,不由得又咒骂一声。

无名氏面色一沉,道:“我虽不容易生气,但你最好别胡乱骂人。”

沈扬也不分辨,道:“你再摔我一个筋斗,我就服气啦广话声甫歇,突然一掌拍去。无名氏连让他三掌,才再次使出十二散手中的“西风残照”之式,左手一勾一甩,沈扬二度掼出七八尺之远。

这一回这个名震一方的魔头也不由得不心服口服,爬起身皱眉道:“你的开瞄是我平生仅见的第一位高手,我跟你回去………

无名氏淡淡一笑,和他一同转身向庄子走去。刚刚走了数丈,前面路上突然转出一伙人。双方凝神一看,都停住脚步。对面那伙人当下有一大半迅速掣出兵器。

无名氏只认出其中一个年轻小伙子正是那天晚上碰见的李佳。其余四五个人都未见过,但是另有一个汉子,帽子压到眉际,遮住大半面孔,因此瞧不清他的面貌。然而此人身材衣着却甚为眼熟,只是一时却想不出什么人。

他觉得这一伙人敌意之强有点可怪,当下淡然一笑,道:“李佳,还认得我么?”

那边的人都讶异地转眼去瞧李佳,似是惊异那无名氏怎么与他相识。

李佳呐呐道:“诸位师长,这人就是那天晚上戏弄小侄的人。”

无名氏扬长道:“可见得我对你并元恶意。”

李佳面色发紫,厉声道:“你少说损话,有本事就取我性命……”

话声中疾扑上去,迎面就是一刀。无名氏眉头一皱,退开数步,那边厢纵出两个人,无名氏暗一看,忽然忆起这两人都曾见过一面,当晚他跟随李佳以及另外两个夜行人到了一个村庄之内,见到这两人在房中说话。

左边的面色赤中带紫,洪声喝道:“李佳,回来……”

另一个面色白皙的中年汉子道:“我们是天鹤派南宗三友,我是洗辰……”他指一指那紫面大汉,道:“这是敝师弟施元古,你也许对我们三人姓名略有耳闻。”

无名氏老老实实道:“对不起,我没有听过……”他忽然觉得这话太不客气,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

刚刚说了半句,天鹤派南宗三友中的洗辰和施元古二人都气得目瞪眉竖,施元古厉声道:“不管你是什么意思,老子先教训你这狂徒。”

他大步扑上,一拳迎面劈出,拳力沉雄,功力甚是深厚。

无名氏一招“点中落脉”,掌势虚虚实实,硬把对方拳势打半途中就迫了回去。

洗辰眼力甚是高明,一看无名氏仅以极其普通的招数,就迫得师弟功力深厚的拳势撤回去,面上微微变色,大声道:“二弟且退,待为兄对付这厮。”他抢上去连环劈出两掌。无名氏使出一招“拨草灵蛇”,轻描淡写写中就化卸了他的掌势,接着上身微倾,可就骇得洗辰急急纵退寻丈。

那施元古抽出明晃晃的利刀,冲将上去翻腾刺击,一口气砍了六刀之多,刀刀都挟着锐烈风声,显出碗力极强,刀法也甚是神妙。

无名氏不悦道:“当真用刀子拼命么?”双手一分,使出“顺风扯旗”之式,暗蕴修罗七诀中“扣曲”及:‘锁拿”两大诀。举手之间,把个凶狠劈攻的施元古迫得脚下不停地直往后退。

洗辰一看这笑话已闹大啦,把心一横,也掣出长刀,迅疾驰援。

这两人手中和刀幻起一片光华,卷住无名氏。无名氏并不想在多人面前打倒这两人,免得他们在武林中元立足之地,是以好整以暇,见招拆招,乍看上去,似是陷入刀光之中。

突然间有人低咳一声,却强劲震耳。无名氏不由得诧然转眼间向那人望去,却是那个戴着帽子压到眉际的人所发。

那人接着沉声道:“黑眉墨手沈扬已经趁机开溜,两位何必还在缠着这厮……”

无名氏一听此人话声,陡然忆起此人是谁。

洗辰高声道:“今天能够除去这厮,等如去掉沈扬臂膀一般……”

那人嘿嘿一笑,道:“那也不见得,这个无名氏虽然算不得好人,却也不至于帮助沈扬为恶。”

无名氏陡然间使出一招“大鹏展翅”,双臂探伸出去,忽一分,洗辰和施元古齐齐哼了一声,腾腾腾连退四五步。

无名氏顾不得说话,高声道:“原来你是指丁岚,沈扬往哪边跑的?”

那人倏地掀起帽子,露出面目,果然是神指丁岚。他们曾经恶斗过,故此彼此都印象深刻。

丁岚沉声道:“我遮住本来面目,可不是怕你,却是恐怕骇走了沈扬无名氏道:“你是名列爵榜中的高手,怎会怕我。他到底往哪儿跑的?”

无名氏无心之言,却使得神指丁岚面上大感光彩,心中一高兴,举手指着西面,道:

“他虽是从西北方跑的,可是我担保他稍后便转向西方逃走。”

无名氏抹转头,当真向西方迅疾追去。

沈辰虽然十分诧骇,却还沉得住气。施元古可忍不住,道:“请问岚老,这厮是什么人物?”

神惜丁岚道:“他就是最近名满武林的无名氏,嘿,嘿,他武功之强,说出来你们诸位未必肯信,单说我丁岚一个人,可不敢夸口赢得他……”

众人尽皆露出骇然之容,神指丁岚眼珠一转,道:“他们之间必有文章,我们快追上去看看……”

那边厢无名氏迅快急奔,顷刻间已奔出数里,耳中已隐隐听到前面有车马行人之声,心知必是到达官道,方想那黑眉墨手沈扬如果奔上官道。他可以不管别人惊讶与否,放腿疾奔,这么一来可就不易追上。只因他可以这样做,自己却似乎不好跟着办。再说上了官道之后,他往哪一方奔跑,也不易确定。

转念之际,已奔近官道,突然如有所觉,停住身形,向左侧两丈外的树丛望去。

片刻间,树丛后走出一人,正是那黑眉墨手沈扬。他耸耸肩,道:“你的耳目真灵,不过钉没有存心躲你。”

他们一齐走出官道,正往回走,一辆马车迅快驰过,无名氏无意向车厢看了一眼,摹地站住脚步,满面皆是惊诧之色。

那辆马车之内坐着的人,如果只是无名氏所认识,他决不会理会。即使是凌玉姬坐在车内,他也将置之不理。可是那车厢内的人却极似是数日前设下骗局,以他无名氏为饵,把那金老板价值连城的玉猫骗走的两个骗徒之

他近来心神不宁,陷入世间是非漩涡中,都是因这两个骗子所引起,他曾经想过此事,如果要抛撇开一切恼人的是非,唯一的办法,就是设法尽早找到这两个骗子,追回失物。等到失物交还那个金老板之后,他才可以恢复以前那种无挂元碍的流浪生涯。

那辆马车去势甚是迅疾,转瞬间已出去四五丈远。无名氏犹疑了一下,见那马车已经去远,心中一急,倏然回手向黑眉墨手沈扬胸前大穴点去。

他并非要制沈扬死命,只要点住他的穴道,省得他趁机逃走。

黑眉墨手沈扬一直好像没有防备,但是无名氏手方一动,他已经迅若飘风地跃退寻丈。

要知这黑眉墨手沈扬乃是雄踞豫晋一带的黑道顶尖人物,虽然武功无法与得到帝疆绝艺的无名氏相比,可是要论起眼力阅历和心计,无名氏却万万比不上他。

当无名氏瞥见车厢内的人而露出那种极为惊愕的表情时,黑眉墨手沈扬早就瞧见,心念一转,立即装出没注意的样子。

但沈扬其实早已暗作准备,是以无名氏方一动,他己跃退了寻丈之远。

无名氏衡度形势,情知自己如果一定要点住沈扬穴道,非追上去与他动手不可。这一打说不定要耗费不少时间。设若那辆马车内的骗徒已经瞥见自己,势必想法脱身,一误再误之下人可能弄个两头俱失。

他迅速一想,朗声道:“沈扬你最好等我片刻,如若不然,我发誓要教你尝一尝本门秘传的魔焰焚心毒刑的滋味!”

沈扬听了不觉一怔,眼见无名氏已转身向那辆马车追去,赶紧向大道侧边荒地奔去,心头充满对那殷三姑泄漏本门秘法的仇恨。

且说无名氏放步疾奔,一会儿儿工夫,就追到五丈以内。

只见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伙人,正是那神指丁岚及天鹤派南宗三友等人。

神指丁岚远远瞧见无名氏跟着那辆马车急追疾赶,立即振吭大喝道:“无名氏,你追的可是这辆马车?”

无名氏朗朗应道:“不错,就是这辆马车!”

神指丁岚纵到大道中心,对着迎面疾驰冲来的马车,嘴角泛起冷笑。

那名车夫长鞭一挥,发出刺耳的裂帛之声,万声喝道:“叱,你可是瞎了眼睛……”

喝声中马车朝前急驶,一下子就冲到神指丁岚身前。

前面的两匹马见有人拦在前面,虽然嘶叫停步,但因去势太猛,无法煞法。

神指丁岚两手齐出,正正抓住两马口上嚼环,身形随着马车冲来之势退了三四步,便制住两马。

那个车夫看得目瞪口呆,做声不得。

无名氏已赶上来,落在车厢旁边,一面朗声道:“别让那车夫跑掉……”

神指丁岚冷冷道:“他敢么?你追的是什么人?”

无名氏道:“我得瞧一瞧才晓得对不对!哼,果真不错,给我滚下来吧!”

车厢之内一个人靠着壁闭目端坐,无名氏叫过之后那人仍然动也法劝。

无名氏冷笑道:“你不是名叫李保的么,下来呀,当真是睡着不成。”

李保仍然闭目不动,神指丁岚听到只有无名氏一个人自说自话,便走过来,眼光闪过车厢内之人,皱眉道:“他敢是已经死了?”

无名氏吭了一声,伸手人去,摸摸他的面孔,触手冰凉,果真已经气绝毙命。

神指丁岚沉声道:“此人乃是中毒而死,且让我瞧瞧下毒这人是什么家数。”

无名氏退开数步,一面看他检查,一面盯住那个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