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黄易 > 寻秦记

第七卷 第四章 爱恨情仇

项少龙以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坚强意志,勉强爬起床来,到客厅去见赵穆。
  赵穆神态亲切,道,“来!我们好好谈谈。“
  项少龙故作愕然道:“不是立即要到纪才女处吗?“
  赵穆苦笑道:“今早这人儿派人来通知我,说身子有点不适,所以看马的事要另改时日。唉!女人的心最难测的了,尤其是这种心高气傲的绝世美女。“
  项少龙心中暗笑,有什么难测的?纪嫣然只是依他吩咐,取消了这约会,免得见着尴尬。不过却想不到赵穆会亲自前来通知。
  挥退左右后,项少龙在他身旁坐了下来,道:“侯爷昨晚睡得好吗?“
  赵穆叹道:“差点没□过眼,宴会上太多事发生了,叫自己不要去想,脑袋偏不听话。“再压低声音道:“李园今趟原来带了大批从人来,称得上高手的就三十多人,都是新近被他收作家将的楚国著名剑手,平日他在楚国非常低调,以免招爹的疑心,一到这里就露出本来面目了。“
  项少龙道:“侯爷放心,我有把握教他不能活着回我们大楚去。“
  赵穆感动地瞧着他道:“爹真没有拣错人来,你的真正身分究竟是谁?为何我从未听人提过你。“
  项少龙早有腹稿,从容道:“鄙人的真名叫王卓,是休图族的猎户,君上有趟来我附近处打猎,遇上狼群,被鄙人救了。自此君上就刻意栽培我,又使鄙人的家族享尽富贵,对鄙人恩重如山,君上要我完成把你扶助为赵王的计划,所以一直不把我带回府去,今次前来邯郸,是与侯爷互相呼应,相机行事,这天下还不是你们黄家的吗?小人的从人全是休图族人,绝对可靠,侯爷尽可安心。“
  赵穆听得心花怒放,心想爹真懂用人,这王卓智计既高,又有胆色,剑术更是高明,有这人襄助,加上乐乘策应,赵君之位还不是我囊中之物?最大的障碍就只有廉颇和李牧这两个家伙吧了。
  赵穆道:“我昨夜想了整晚,终想到一个可行之计,不过现在时机仍未成熟,迟些再和你商量。由于孝成王那昏君对你期望甚殷,你最紧要尽早有点表现。“
  项少龙暗笑最紧要还是有你最后这句话。站起来道:“多谢侯爷提醒。鄙人现在立即领手下到城郊农场的新址研究一下如何开拓布置。“
  赵穆本是来寻他去敷衍对他项少龙有意的龙阳君,免致惹得这魏国的权要人物不满。闻言无奈陪他站起来道:“记得今晚郭纵的宴会了,黄昏前务要赶回来。“
  项少龙答应一声,把他送出府门,才与乌卓等全体出动,往城郊去了。
  乌卓、荆俊和大部份人都留于新牧场所在的藏军谷,设立营帐,砍伐树木,,铺桥修路,装模作样地准备一切,其实只是设立据点,免得有起事来一网成擒,亦怕荆俊耐不住私自去找赵致。
  黄昏前,项少龙、滕翼和三十多名精兵团里的精锐好手,马不停蹄的赶返邯郸。
  才抵城门,守城官向他道:“大王有谕,命董先生立即进宫参见。“
  项少龙与滕翼交换了个眼色,均感不妙,赵王绝不会无端召见他的。
  两人交换了几句话后,项少龙在赵兵拱□下,入宫见孝成王。
  成胥亲自把他带到孝成王日常起居办公的文英殿,陪待着他的竟不是赵穆而是郭开。
  项少龙见孝成神色如常,放下心来,拜礼后遵旨坐在左下首,面对着郭开。
  成胥站到孝成王身后。
  郭开向他打了个眼色,表示正照顾着他。
  孝成王问了几句牧场的事后,叹了口气道:“牧场的事,董先生最好暂且放缓下来,尽量不露风声。“
  项少龙愕然道:“大王有命,鄙人自然遵从,只不知所为何由?“
  孝成王苦笑道:“拓展牧场是势在必行,只是忽然有了点波折,让郭大夫告诉先生吧!“
  郭开干咳一声,以他那阴阳怪气的声腔道:“都是那李园弄出来的,不知他由那里查得董先生今次是回归我国。早上见大王时,便说先生虽为赵人,但终属楚臣,若我们容许先生留在赵国,对两国邦交会有不良影响。“
  项少龙差点气炸了肺叶,这李园分明因见纪嫣然昨晚与自己同席,又亲密对话,所以妒心狂起,故意来破坏他的事。不问可知,他定还说了其他坏话。幸好孝成王实在太需要他了,否则说不定会立即将他缚了起来,送返楚国去。
  孝成王加重语气道:“寡人自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只是目前形势微妙,此人的妹子乃楚王宠妃,正权重一时,若他在楚王面前说上两句,劝他不要出兵对付秦人,我们今次的‘合从‘将功败垂成,所以现在仍不得不敷衍他。“
  郭开笑道:“待李嫣嫣生了孩儿后,李园就算在楚王前说话,亦没有作用了。“
  项少龙陪着两人笑了起来。
  他自然明白郭开指的是楚王是个天生不能令女人生儿子的人,所以李嫣嫣料亦不会例外。可是他却知道今次真正的经手人是春申君而非楚王,而且至少有一半机会生个男孩出来,郭开的推测虽未必准确。当然亦难以怪他,谁想得到其中有此奥妙呢。
  项少龙心中一动:“鄙人是否应避开一会呢?“
  孝成王道:“万万不可,那岂非寡人要看李园的面色做人,寡人当时向李园说:董先生仍未决定去留,就此把事情拖着。所以现在才请先生暂时不要大张旗鼓,待李园走后,才作布置。“
  项少龙心中暗喜,故作无奈道:“如此我要派人出去,把正在运送途中的牲口截着,不过恐怕最早上路的一批,应已进入境内了。“
  孝成王道:“来了的就来吧!我们确需补充战马,其他的就依先生的主意去办。“
  项少龙正愁没有借口派人溜回秦国报讯,连忙答应。
  孝成王沉吟片晌,有点难以启齿地道:u昨晚巨鹿侯宴后把先生留下,说了些什么话呢?“
  项少龙心中打了个突兀,暗呼精彩,想不到孝成王终对赵穆这“情夫“生出疑心,其中当然有那其奸似鬼的郭开在推波助澜了,装出惊愕之色道:“侯爷有问题吗?“
  郭开提醒他道:“先生还未答大王的问题?“
  项少龙装作惶然,请罪后道:“巨鹿侯对鄙人推心置腹,说会照顾鄙人,好让鄙人能大展拳脚,又说,嘿……“
  孝成王皱眉道:“纵是有关寡人的坏说话,董先生亦请直言无忌。“
  项少龙道:“倒不是什么坏话,侯爷只是说他若肯在大王面前为鄙人说几句好话,包保鄙人富贵荣华。唉!其实鄙人一介莽夫,只希望能安心养马,为自己深爱的国家尽点力吧了!不要说荣华富贵,就连生生死死也视作等闲。“
  孝成王听他说到赵穆笼络他的话时,泠哼一声,最后当项少龙“剖白心迹“时,他露出感动神色,连连点首,表示赞赏。
  项少龙续道:“侯爷还想把鄙人留在侯府,为我找个歌姬陪宿,不过鄙人想到正事要紧,坚决拒绝了。“
  郭开道:“大王非常欣赏先生的任事精神,不过这几天先生最好只是四处玩玩,我们邯郸有几所著名的官妓院,待小臣明天带领先生去趁趁热闹吧!“
  再闲聊几句,孝成王叮嘱了不可把谈话内容向赵穆透露后,郭开陪着项少龙离开文英殿。
  踏着熟悉的回廊宫院,旧地重游,忆起香魂渺渺的妮夫人,项少龙不胜感慨,连郭开在耳旁絮絮不休的说话,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
  郭开见他神态恍惚,还以为他因李园一事郁郁不乐,安慰道:“董先生不要为李园这种人介怀,是了!今晚你不是要赴郭纵的晚宴吗?“
  项少龙一震醒了过来,暗责怎能在这时刻闹情绪,讶道:“大夫不是也一道去吗?“
  郭开微笑道:“我已推掉了,自东周加的姬重到了邯郸后,本人忙得气都喘不过来,只是为大王起草那分建议书,我便多天没能好好睡觉了。“
  项少龙正要答话,左方御道处一队人马护着一辆马车缓缓开过来,刚好与他们碰上。
  郭开脸上现出色迷迷的样子,低声道:u雅夫人来了!“
  项少龙早认得赵大等人,停下步来,好让车队先行。
  赵大等纷纷向郭开致敬。
  项少龙心中暗喜,故作无奈道:“如此我要派人出去,把正在运送途中的牲口截着,不过恐怕最早上路的一批,应已进入境内了。“
  孝成王道:“来了的就来吧!我们确需补充战马,其他的就依先生的主意去办。“
  项少龙正愁没有借口派人溜回秦国报讯,连忙答应。
  孝成王沉吟片晌,有点难以启齿地道:u昨晚巨鹿侯宴后把先生留下,说了些什么话呢?“
  项少龙心中打了个突兀,暗呼精彩,想不到孝成王终对赵穆这“情夫“生出疑心,其中当然有那其奸似鬼的郭开在推波助澜了,装出惊愕之色道:“侯爷有问题吗?“
  郭开提醒他道:“先生还未答大王的问题?“
  项少龙装作惶然,请罪后道:“巨鹿侯对鄙人推心置腹,说会照顾鄙人,好让鄙人能大展拳脚,又说,嘿……“
  孝成王皱眉道:“纵是有关寡人的坏说话,董先生亦请直言无忌。“
  项少龙道:“倒不是什么坏话,侯爷只是说他若肯在大王面前为鄙人说几句好话,包保鄙人富贵荣华。唉!其实鄙人一介莽夫,只希望能安心养马,为自己深爱的国家尽点力吧了!不要说荣华富贵,就连生生死死也视作等闲。“
  孝成王听他说到赵穆笼络他的话时,泠哼一声,最后当项少龙“剖白心迹“时,他露出感动神色,连连点首,表示赞赏。
  项少龙续道:“侯爷还想把鄙人留在侯府,为我找个歌姬陪宿,不过鄙人想到正事要紧,坚决拒绝了。“
  郭开道:“大王非常欣赏先生的任事精神,不过这几天先生最好只是四处玩玩,我们邯郸有几所著名的官妓院,待小臣明天带领先生去趁趁热闹吧!“
  再闲聊几句,孝成王叮嘱了不可把谈话内容向赵穆透露后,郭开陪着项少龙离开文英殿。
  踏着熟悉的回廊宫院,旧地重游,忆起香魂渺渺的妮夫人,项少龙不胜感慨,连郭开在耳旁絮絮不休的说话,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
  郭开见他神态恍惚,还以为他因李园一事郁郁不乐,安慰道:“董先生不要为李园这种人介怀,是了!今晚你不是要赴郭纵的晚宴吗?“
  项少龙一震醒了过来,暗责怎能在这时刻闹情绪,讶道:“大夫不是也一道去吗?“
  郭开微笑道:“我已推掉了,自东周加的姬重到了邯郸后,本人忙得气都喘不过来,只是为大王起草那分建议书,我便多天没能好好睡觉了。“
  项少龙正要答话,左方御道处一队人马护着一辆马车缓缓开过来,刚好与他们碰上。
  郭开脸上现出色迷迷的样子,低声道:u雅夫人来了!“
  项少龙早认得赵大等人,停下步来,好让车队先行。
  赵大等纷纷向郭开致敬。
  眼看马车转往广场,车□却抓了起来,露出赵雅因睡眠不足略带苍白倦容的俏脸,当她看到项少龙时,并没有显出惊奇之色,像早知他来了王宫,只是娇呼道:“停车!“
  马车和随员停了下来。
  赵雅那对仍是明媚动人的美目先落在郭开脸上,笑道:“郭大人你好!“
  郭开色授魂与地道:“这么久没有和夫人弹琴下棋,怎还称得上是好呢?“
  项少龙听得心头火发,恨不得赏赵雅一记耳光,她实在太不知自爱了。
  赵雅见郭开在这马痴面前尽说这种调情的话,尴尬地答道:“郭大夫说笑了。“目光转到项少龙脸上,柔声道:“董先生是否要到郭府去,若是不嫌,不若与赵雅一道去吧!“
  项少龙泠然道:“多谢夫人雅意,鄙人只想一个人独自走走,好思索一些事情。“
  郭开以为他对李园的事仍耿耿于怀,没感奇怪;赵雅则猜他因昨晚被自己不客气地拒绝了,所以现在要还以频色。暗忖这人的骨头真硬,似足了项少龙。
  心中一软,轻轻道:“如此不勉强先生了。“
  马车在前呼后拥下,朝宫门驰去。
  项少龙拒绝了郭开同坐马车的建议道:u鄙人最爱骑马,只有在马背上才感安全满足,大夫可否着□士不用跟来,让鄙人独自闲逛,趁便想些问题。“
  郭开疑惑地道:“先生初来邯郸,怎知如何到郭家去呢?“
  项少龙心中懔然,知道最易在这种无关痛痒的细节里露出破绽,随口道:“大夫放心,鄙人早问清楚路途了。“
  飞身上马,挥手去了。
  一出宫门,项少龙放马疾驰,片刻后就赶上赵雅的车队。
  雅夫人听得蹄声,见他雄姿赳赳地策马而来,美目不由闪亮起来,旋又蒙上茫然之色。
  自项少龙离赵后,她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折磨,悔疚像毒蛇般啮噬着她的心灵。为了忘记这占据了她芳心的男子,她行为比以前更放浪,但项少龙始终霸占着她深心里一个不能替代的位置。这一阵子她与韩闯搅上了,还以为可成功忘掉项少龙,但这董匡的出现,却勾起了她微妙的兴奋与回忆,使她对韩闯亦感意兴索然。
  项少龙故意不瞧她,瞬眼间将她抛在后方。
  邯郸城此时万家灯火,正是晚饭后的时刻,街道上人车不多,清泠疏落。
  项少龙想起了远在秦国的娇妻爱婢,心头温暖,恨不得立即活捉赵穆,干掉乐乘,□美回师。
  走上通往郭纵府的山路时,后方蹄声骤响,回头一看,追上来的竟是赵致。
  项少龙一见是她,想想起荆俊和滕乌二人的提议,立时大感头痛,放缓慢驰。
  赵致转眼来到他身旁,与他并骑而行,一瞬不瞬地深深注着他道:“董先生像对邯郸的大街小巷很熟悉呢!“
  这么一说,项少龙立知她跟了他有好一段路,到现在才发力追上来,心叫不妙,道:“刚才来时,有人给鄙人指点过路途,致姑娘是否也到郭府赴宴呢?“
  赵致没有答他,瞪着他道:“先生的声音怕是故意弄得这么沙哑低沉的吧!“
  项少龙心中叫苦,若她认定自己是项少龙,区区一块假脸皮怎骗得了她,今次想不用爱情手段都不成了,叹了一口气,施出绝技,一按马背,□空弹起,在赵致娇呼声中,落到她身后,两手探前,紧紧箍着她没有半分多余脂肪的小腹,贴上她脸蛋道:“致姑娘的话真奇怪?鄙人为何要故意把声线弄成这样子呢?“
  赵致大窘,猛力挣扎了两下,但在这情况下反足以加强两人间的接触,惊怒道:u你干什么?“
  项少龙哈哈一笑,一手上探,抓着她下颔,移转玉脸,重重吻在她娇艳欲滴的朱唇上。
  赵致“嘤咛“一声,似是迷失在他的男性魅力和情挑里,旋又清醒过来,后肘重重在他脆弱的胁下撞了一记。
  项少龙惨哼一声,由马屁股处翻跌下去,其实虽是很痛,他亦未致如此不济,只不过是好给她个下台阶的机会。
  赵致吓得花容失色,勒转马头,驰回项少龙仰卧处,跳下马来,蹲跪地上,娇呼道:“董匡!你没事吧!“
  项少龙睁开眼来,猿臂一伸,又把她搂得压在身上,然后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路旁的草丛处。
  赵致给他抱压得身体发软,但又不甘心被他占了便宜,更重要是到现在仍不敢确定他是否项少龙,若给他这样再吻着了,岂非对不起自己暗恋着的男子,热泪涌出道:“若你再轻薄我,我便死给你看!“
  项少龙想不到她如此贞烈,心生敬意,但却知道若这么便离开她,情况会更为尴尬,而在未知虚实前,又不可揭开真正的身分,惟有仍把她压个结实,柔声道:“致姑娘讨厌我吗?“
  赵致感到自己的身体一点都没有拒绝对方的意思,又恼又恨,闭上美目,任由泪水泻下,软弱地道:“还不放开我,若有人路过看到,人家什么都完了。“
  项少龙俯头下去,吻掉了她其中一颗泪珠,搂着她站了起来,道:“姑娘太动人了,请恕鄙人一时情不自禁。“
  赵致崩溃了似的眼泪如泉流涌,凄然摇头道:“你只是在玩弄我,否则为何要骗人家,我知道你就是他。“
  项少龙暗叹一口气,依然以沙哑的声音,柔声道:“今晚我到你家找你,好吗?“
  赵致惊喜地睁开乌灵灵的美目,用力点着头。
  项少龙举袖为她拭去泪渍,心生歉疚,道:“来!我们再不去就要迟了。“
  赵致挣脱出他的怀抱,垂头低声道:“赵致今晚在家等你。“
  项少龙愕然道:“你不去了吗?“
  赵致破涕为笑,微嗔道:“你弄得人家这么不成样子,还怎见得人。“
  跃上马背,驰出几步后,仍不忘回头挥手,送上嫣媚甜笑,那种少女怀春的多情样儿,害得项少龙的心儿急跳了几下。
  直至她消失在山路下,项少龙才收拾心情,往郭府赴宴去也。
  郭府今晚的宴会,宾客少多了,除了赵穆、乐乘、韩闯、赵霸外,就只有项少龙不愿见到的李园,若加上赵雅和他,就是那么七个人,郭纵的两个儿子都没有出席,可能是到别处办事去了。
  郭纵对他没有了昨晚的热情,反对李园特别招呼殷勤,似乎他才是主客。
  项少龙早惯了这种世态炎凉,知道郭纵是故意泠淡自己,好争取李园这可能成为楚国最有权势的新贵好感。
  李园对他这情敌保持着礼貌上的客气,但项少龙却清楚感到他对自己的□恨。
  这也难怪,昨晚他目睹在歌舞表演时,纪嫣然仍对他亲密说话,以他的精明和对纪嫣然的熟悉,不难看出端倪,察觉这绝世佳人对他颇有意思。
  闲话几句后,赵穆借故把他拉到一旁,低声问道:“大王为何召见你呢?“
  项少龙正等待他这句话,正中下怀道:u他们追问昨晚侯爷对我说了什么话,我当然不会道出真相,只说侯爷和鄙人商量开辟新牧场的事。侯爷!不是小人多心,孝成王那昏君似乎在怀疑你,我看郭开定是暗中出卖了你!“
  赵穆眼中闪过骇人的寒光,泠哼了一声道:“迟些我就教他们知道厉害!“
  项少龙知道已迫着赵穆走上了谋反的路,此时赵霸走了过来,两人忙改说闲话。
  赵穆笑道:“馆主标致徒儿今晚不陪同出席吗?“
  赵霸道:“她应该来的,我刚派了人去找她。“
  环佩声响,赵雅翩然而来。
  郭纵向李园、乐乘和韩闯告罪一声,趋前迎迓。
  赵雅目光先落在项少龙身上,再移往韩闯和李园处,犹豫片刻后,朝项少龙走来。
  项少龙故意不望她,目光转往别处打量。
  今次设的是像纪嫣然在大梁香居的“联席“,在厅心摆了一张大圆几,共有十个位子。
  项少龙心中暗数,就算把赵致包括在内,仍空了个座位出来,只不知还有那位贵客未来。
  香风飘到,赵雅与各人招呼后,向刚把头转回来的项少龙道:“董先生的马真快,比人家还要早到了那么多。“
  项少龙潇洒一笑,算是答覆了。
  就在此时,又有人来了。
  在两名侍女扶持下,一个刻意打扮过,华服云髻的美丽少女婀娜多姿地走了进来。赵穆等均面现讶色,显然不知她是何方神圣。
  这谜底由郭纵亲手揭盅,这大商贾呵呵笑道:“秀儿!快来见过各位贵宾。“又向众人道:“这是郭某幼女郭秀儿!“
  赵穆讶道:“原来是郭公的掌上明珠,为何一直收了起来,到今天才让我们得见风采。“
  项少龙心中一动,想到了郭纵是有意把幼女嫁与李园,那将来若赵国有事,亦可避往不是首当秦国锋锐的楚国,继续做他的生意。
  像郭纵这类冶铁和铸造兵器业的大亨,没有国家不欢迎,但多了李园这种当权大臣的照应,当然更是水到渠成。
  现今天下之势,除三□外,远离强秦的乐土首选是楚国。齐国邻接三□,有唇亡齿寒之险,燕国被田单所败后,已一蹶不振。惟有僻处南方的楚国仍是国力雄厚,短期内尚有偏安之力。一天三□仍在,楚人都不用操心秦人会冒险多辟一条战线。
  乌家成功移居秦国,郭纵这精明的生意人自然要为自己打算了。
  此时郭秀儿盈盈来到众人身前,敛衽施礼。
  这年不过十六的少女曲条可人,长着一张清秀的鹅蛋脸儿,那对美眸像会说话般诱人,明净如秋水,更添娇媚。嘴角挂着一丝羞甜的笑意,容光潋艳处,差点可和乌廷芳相媲美。包括李园在内,众人无不动容。
  郭纵见状,大为得意,招手道:“秀儿快来拜见李先生。“
  郭秀儿美目看到李园,立时亮了起来,螓首却含羞垂了下去,把娇躯移了过去。
  众人登时泛起被泠落了的感觉,赵雅的神色亦不自然起来。
  赵穆瞥了李园一眼,闪过浓烈的杀机,旋即敛没,却瞒不过项少龙的锐目。
  赵雅现在感到芳心更倾向这粗柔莫测的董匡,往他靠近了点道:“先生有空可否来舍下看看蓄养的马儿,让赵雅能请教养马的心得。“
  赵穆还以为她终于肯听话去接近这“王卓“,笑道:“难得夫人邀约,就让本侯代他答应了。“
  项少龙怎也不能当众落赵穆的脸,无奈点头。
  赵雅见他答应得这么勉强,白他一眼,没有说出日子时间。
  钟声响起,入席的时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