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黄易 > 星际浪子

第十卷 第五章移花接木

叁艘元帅级晶石太空战舰,经过了片刻的间层飞行後,返到正空间去。
  星空中布满了黑狱人的晶石飞船,止展开对一个拥有十五颗行星的星系的封锁和探索。
  最惹人注目的当然是重新落人黑狱人手上,长达八万米的超级晶石太空舰大叁角号了。
  它除了在天美与方舟等剧战时损毁了一些结构,大部份的设备和系统均完好无恙。经黑猎人以普通合成金属修补後,配上一方後备的巨型主控晶石,虽稍不及原先的降神器,但已回复了战斗和飞行的能力,再次成为黑狱军团的帅船。
  刚回来的二十四艘元帅级晶石飞船全投进这趟搜索敌人的任务,对这星系的每个行星展开钜细无遗的搜索。
  在大叁角号的主控大堂中,一个直径达二十米超巨型晶球,正缓缓在堂心转动现在没有人能提取反空间的压缩能量加以应用,但这晶球本身蕴藏的能量,已足够应付一般的在务了。
  反空间的风暴,受损害最大的自然是凭反空间起家的黑狱人了。
  他们退守大叁角河系,实是明智之举。
  犹幸黑狱人储有大批压缩能量导弹,否则连战斗力都要失去。
  美雅女等那趟被方舟夺去大叁角号,舍下巨魔族仓皇逃遁,实是迫不得已之举。
  美雅女等当然不会因出卖战友而後悔,再没有生物比黑狱人更自私和仇视外人。
  情报雪片般的送到大叁角号上的资料库内,舰上二百多名黑狱战士忙碌地工作着。撒拿旦和天美以下的叁大巨头,坐在他们的主控椅内,讨论和分析手上的资料。
  由於以为方舟死了,叁人都轻松起来。
  北保司道:“我们已搜索过近百个星系,看来眼前的『仙人星系』藏敌的可能性最大,尚未到这时,我已有这种感觉。”
  美雅女道:“完成了这趟在务後,我们该可安心等候圣婴神圣的诞生。先不说宇宙没有敢挑战我们的力量,根本上能怍间层旅行的便没有多少种族可以办到。”
  封砷道:“方舟这死鬼确把宇宙闹个天翻地覆,改变了一切。幸好帝后亲自出手,去了我们的心腹大患。现在巴斯基等已成网中之鱼,只有待宰的份儿。”
  美雅女忽地沉吟不语。
  北保司怪笑道:“美雅女不是在怀念方舟吧!”
  美雅女王脸一寒道:“不要胡言乱语,只是我刚才生出奇异感觉,似乎有人刚潜入我们的船上。”
  封神和北保司立时色变。
  美雅女下令道:“立即彻查,想不到巴斯基他们会变得像方舟般那麽厉害。”
  此时方舟藏身在晶石之内,正听得高兴时,竟给灵锐的美雅女发现了踪影。
  但他却一点不担心会给敌人发觉。
  当美雅女等的目光扫描晶石时,他已先一步躲进了间层去。
  他正极子的存在,是黑狱人的精神思感所探测不到的,除非是正面遇上,否则他便可无形无迹,来去自如。
  他复制了刚才那艘晶石舰的所有资料,现在对这星区甚至中子战星本身的情况均了若指掌,可是对河核的了解,却只限於一条进入的能量通道。
  至於通道本身的确实情况和通道另一端的情景,却仍是一无所知。
  富然;比起以前,已是不可同日而语。
  他很想探索巴斯基等是否藏在这星系内,但却怕给美雅女等发现。
  刚才他就是试图以思感能搜索星系时,便引起美雅女生出感应,发现到他的入侵。
  若能解决美雅女就最理想了,只不过叁人中却数她最厉害,正面交锋,要收拾她仍很困难。若有北保司和封绅和她联手,自己还是败亡居多。最糟是若天美知他末死,他便有难了。
  胡思乱想间,封神离开主控大堂,显是要亲自去指挥搜索飞船的在务。
  当思感侦测不到敌踪时,唯一的方法就是逐分逐寸的去查察。
  美雅女奇道:“除了方舟外,谁可以这样潜进舰上,又能躲过我们的感应呢?”
  北保司皱眉道:“宇宙这麽大,我们又处处都是敌人,实在有太多变数和可能性了。”
  方舟此时灵机一触,穿过了封隔间层的能量网,移了两寸,再返回舰上时,已来到了正在长廊上掠动的封神背後。
  方舟神不知儿不觉的紧蹑其後,待他来到一个贯通上下各层的方井处,才电掠而前。
  若是正式交手,方舟想制服封神,没有一番恶斗,休想办到。
  凑巧此刻封神的精神完全集中在搜索敌踪上,又不能对方舟的正极子存在生出感应,故而难逃大埚。
  方舟不敢运动能量。因为只有当正极子在静态时,才能避过黑狱人的精神感应。
  任何能量的运动,例如刚才的思感侦测,又或攻击的动作,均会使高明如封神等的黑狱人惊觉过来。
  所以正极子只有在内敛的情况下,才可匿迹藏踪。
  假若方舟一拳将封神打死,虽了结了敌人,却绝瞒不过美雅女他们。
  而且由於封神有无时无刻不保护着他的能量护罩。恐怕打他十来拳仍未能置他於死地。
  不过方舟却另有他的妙法。
  当封神往方井上方升去时,方舟鬼魅般欺身而上。
  若换了黑狱人全盛时期的大叁角号,封神身旁最少会有几个黑狱战士随行。
  可是在接连的惨重伤亡下,剩下来的黑狱人全要忙於操纵舰上和各类仪器,使这艘庞大飞舰的人手少得不够分配,更为方舟制造了这难得的机会。
  方舟两手十指箕张开来,往封神的脚跺抓去。
  封神终是出类我萃的战士,因空气的变化生出感觉,骇然下望时,全身剧震,一时间竟忘了反应。
  若是来的是巴斯基、舒玉智,又或姬慧芙,甚至从末见过的生物,他也不会如此吃惊,,心神失守。
  封神虽是强横的黑狱人,但因占用了人类的身体,故也拥有了人类的情绪和天性。
  他一面深信方舟已死去了,骤然见到了不知是人还是鬼的方舟,不魂飞魄散才是奇事。
  就因这麽刹那的分神,方舟已抓住他的脚踝,也决定了他的命运封神只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就回过神来,正自不惊反喜,暗忖只要拖上一刻,便可通知其他战友来收拾你了。
  无论方舟如何疠害,自己总可抵挡他一段时间。
  念起力生。
  庞大的能量火山爆发般由被抓处往方舟送去。
  同时发出召唤的信息。
  这些可在电光石火的短暂光景完成的意念和行动,仍快不过方舟动作。
  倏忽间,封神发现自己竟来到了能量风暴正肆虐逞凶的反空间,攻击方舟的能量却全被他吸纳了。
  而方舟已消失不见。
  封神这趟才真的是魂飞魄散。
  一卷狂飙卷了过来,将封神带往反空间无尽的深处去。
  现在就算天美在场,恐都挽回不了他的小命。
  方舟回到大叁角号时,摇身一变,成了封神,还以由他身上得来的反极子能量,包裹着自己的正极子。
  最妙处是适才趁封神在反空间叁魂不存、七魄不整的一刻,扫描了他的精神烙印,再在自己的精神上复制出来,保证如假包换,可瞒过美雅女和北保司,至於撒拿旦和天美,他就不敢担保了。
  方舟装模作样的大搜一轮,乘机了解和熟悉飞船上的人员和新设备後,回到主控大堂内去。
  美雅女和北保司都瞪着他,弄得他心中暗在发毛兼打鼓。
  坐回控椅内时,他模仿封神的神态和语气冷哼道:“美碓女定是神经过敏了,甚麽都没有。”
  北保司沉声道:“刚才发生过甚麽事?我们突然和你失去了联系,虽只是眨眼功夫,仍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方舟心叫不妙,想不到叁人间竟有这种微妙的精神联系,这会是愈说愈暴露破绽的事,索性大讶道:“竟有这种情况,此事定要调查清楚才行。”
  美雅女淡淡道:“或者是因圣婴快将出世,所以河核内释放出特异的能量线,才造成这种种情况,我们不要疑神疑鬼了。方舟已完蛋了,我才不信其他人能威胁我们。只是正如天美帝后吩附,小心点总是好的。”
  就在此时,一道紧急信息由晶石送进叁人的主控椅内,再传入叁人的神经裹。
  终於找到敌人了。
  包括大叁角号在内的二十五艘飞船,据守在这拥有十五颗行星的星系所有战略要点,任何人若要由正空间甚或间层离开,势难逃过飞船的追捕。
  除非像翼女那种以躯体为作战单位的战术,又或如肉身神本身就是飞船,最厉害的战士仍远非有强大护罩的太空舰的对手。无论速度和火力上都相差太远了。
  所以假若巴斯基或姬慧芙真是藏身在这星系内,确是插翼难飞。
  大叁角号飞临最庞巨的第七颗行星上,美雅女、北保司和方舟叁人则通过壁上的显像,像透过视野舷窗般观察这外表了无生气,满布陨石坑洞,比家乡地球大上叁倍的行星。
  整个看来,这颗行星是不规则的卵圆形,地势起伏得很厉害,险峰像一把把利剑般直指天空,在没有任何人气的情况下,只见山岩间充满裂罅,峻陡峭,弥漫着凄凉荒寂的气氛。
  北保司冷然道:“我们虽然不能利用反空间的能量把这荒星毁掉,但只凭手上的压缩导弹把整个星球炸裂,那时还怕他们不钻出来吗?”
  美雅女蹙起黛眉,显然不同意北保司的方法。
  方舟忙道:“若我是他们,大可通过间层溜到另一颗行星去,那我们只是虚耗了大量的导弹。除非我们打算把所有行星都摧毁,否则……”
  美雅女打断道:“封神说得对,我们手上的压缩导弹已所馀无几,犯不着为这几个人付出这麽大的代价,谁知道还会不会再有敌人来袭。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动员足够的战士,到下面去把敌人干掉,只要我们缩小包围网,封闭间层,那敌人迟早也逃不过我们的掌心。”
  北保司微笑道:“我已感觉到敌人的存在,让我去吧;只要给我一队精锐的白盔战士,包保可完成在务。”
  方舟吓了一跳,暗忖这还得了,忙道:“北保司可不能抢夺了我这份乐趣,当年他们炸了我那太空基地的大仇,我还没有回报呢!”
  美雅女笑道:“你们一起去吧!他们均非易与之辈。至於封锁逃路,就由我负责,你们可以放心了。”
  布好天罗地网後,方舟和北保司各领着一队五十个装备完善的白盔战士,离开大叁角号,往行星飞去。
  这些白盔战士本是撒拿旦的亲兵团,是黑狱军团内最精锐的分子。
  当日方舟利用火之祖毁掉大帝号时,白盔战士死伤殆尽,现在只剩下二百多人。
  他们藏在雪白色的强化合金盔罩内,面盔上嵌了一力能提取反空间能量的小型晶石,现在由於反空间的变异,此时当然作用已消失,只能作个样儿吧。
  他们的武器份别装在左右肘上,可发射集束光和微型压缩导弹。
  这些外置武器,现在只有导弹可用。
  他们均不能像方舟又或美雅女般可在体内储存庞大的能量,又可从空间或太阳吸取新的能量,一旦晶石失去提取反空间能量的作用,实方自是大打折扣。
  现在黑狱人的飞船动力只是来自一向储存的後备能量。
  像这批战士出发前,便要先由飞船的能源中心补充能源,否则不但护罩无效,连飞行也会有问题。
  由此可见,方舟制造出这场反空间变异,实大大削弱了黑狱人的作战能力。
  方舟透过传讯器向北保司道:“我由背阳的一面开始搜索,你则由向阳的一边进行,大家保持联络。”
  北保司一声晓得,领着队员,绕往星球的另一边去了:方舟往星球俯冲下去时,大感烦恼。
  藏在星球内的不是巴斯基和舒玉智,就是姬慧芙,自己怎办才好呢?
  他好不容易才令黑狱人相信自己死了,若此刻出手救人,定要暴露身份。
  最头痛是就算加上了他,也绝敌不过二十五艘晶石飞船。
  只是大叁角号上的美雅女和二百多名黑狱战士联起来的力量,已非他们所能力敌。
  上次之所以成功,皆因取得他们的降神器,这次却没有这优势。
  最怕是再惹来天美,那就更糟糕了。
  方舟大动脑筋时,已领着五十名白盔战士到达峰峦突起、岩山嶙峋的星球地表上。
  四周是延绵无尽风化了的巨岩险峰,似若自天地初开以来,星球就是这个模样,使人生起浩渺冷漠,甚至乎有万念俱灰的感觉。
  在灿烂的星光下,在乱糟糟、一团团黑漆的坑穴、暗淡的平面和深陷的峰谷中,使人连真实的形状也分辨不出来。
  方舟忽地强烈想着姬慧芙。
  希望她已和巴斯基及舒玉智会合,那麽纵使暴露身分,也务要使她不再受到任何伤害。
  在目前的情况下,干掉一个就是一个。
  而第一个目标,当然就是北保司。
  打定了主意後,再不犹豫。
  思感延伸,同时领着身後的糊涂兔,钻往其中一个凹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