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黄易 > 星际浪子

第九卷 第十一章巧取豪夺

姬慧芙醍了过来,感受着由窗外流进来新的晨早气息和方舟那仍继续作恶、贪得无厌的手引来的舒畅感,却不愿张开眼睛。
  在当上联邦主席前,她有过很多男友,甚至只是一夕之缘的情人,尝遍男女间的痛苦和快乐、热爱与失落,最後一切由浓转淡,曾盘据芳心的影子逐一淡出,最後甚至完全忘怀了,似乎一切都属於上一个轮回的事,与今世再无半点关系。
  但昨夜她又再尝到初恋甜蜜滋味。
  她真不信自己可以这样对一个男人把自己毫无保留地奉献出来。
  昨晚的美丽经验不但是超出了生理和心理水乳交融的结合,还深深地镌刻在她每一个细胞,至乎生命的基因内。
  她可以毫无困难地在这一刻把那经验在心灵内重组。
  每个细胞都在欢呼、热舞。她感到整个人澎湃着爱人和生命力,只希望能和这热恋了七万多年的男人缠绵至天地的终极。方舟绝不是她原本设想那样只是侧重追求肉欲之徒,那使她在以前一直下意识地去抗拒他,不想被征服。
  事实上根本不存在征服或被征服的问题。
  方舟比任何人更懂得去爱。那是全面的爱。
  由肉体的快乐至乎神的极峰,都是那麽实在。
  方舟的手停了下来。姬慧芙抗议地娇吟一声,终於张开了美目。
  方舟正瞠目结舌地看着她动人的肉体。
  姬慧芙坐了起来,用手箍着他的脖子,重重吻了他一,喜孜孜道:“昨晚算你勉强合格吧!”又“璞哧”娇笑。
  方舟瞧着她媚态横生的娇客,失声道:“勉强合格!”
  姬慧芙再吻他一,俏媚地道:“不!是部满分。”
  方舟何曾试过姬慧芙这麽主动的向他调情,神魂颠倒下,又要去抱她,岂知一把抱空,姬慧芙早溜下床去,娇笑道:“柔顺期结束。你给我好好守规矩,消灭了黑狱人後才再准你像昨晚般碰我。”
  方舟大笑道:“希望姬主席不是过分高估自己的自制力就好了!嘿!让我来为穿上战甲吧!”
  姬慧芙转过身来,让美得像神物的娇贵肉体毫无保留呈现在他眼下,含情脉脉道:“你好像忘了我穿的是随意肌,本不用劳动你那双贪心的坏手。看!”
  两指“得”的一声,体内随意肌的发放中心生出能量,没有半点瑕疵的肉体立给银白的戥甲遮盖了。
  方舟失望得唉声叹气。
  姬慧芙转了一个身,战甲变成淡黄的连身长裙,把她动人的曲线表露无遗,绰约如仙,风神诱人至极点。方舟那还忍得住,闪电扑去,搂得她的小蛮腰也差点折断了,缠绵一番後,才肯下楼。
  舒玉智和巴斯基早回来了,坐在长桌处款款深谈。
  巴斯基见两人舂风满脸的样子,欣然道:“可敬的姬主席,我这兄弟还可以吗?”
  姬慧芙俏脸飞红道:“你何时变得如方舟般话不检点昵?”
  方舟坐了下来,拍拍身旁空椅子道:“好主席!坐到我这来!哎哟!”
  舒玉智伸手过来扭着他的耳朵,娇哼笑道;“我最憎似你这种的男人,占了便宜便当自己比天还大,可以向我们发号令,呼呼喝!”
  姬慧芙在方舟另一边坐下,鼓掌道:“不要放手,哈!看他现在的样子多麽有趣。”
  舒玉智笑着松开了手,摇头叹道:“这小子!”
  巴斯基道:“昨我和小姐去侦察敌情,果然不出所料,黑狱人的二十五艘晶石飞船都恢复了活跃,显然已懂得由间层取得能源补给,其中五艘去保护外空的魔王堡,除大叁角号仍留在乐土星外,其他都在搜索我们的踪影。”
  舒玉智皱眉道:“黑狱人想逼我们现身,可说是轻而易举,只要宣布在某时某刻把乐土星的人类全体处决,我们就要被迫出来和他们决一生死了。”
  巴斯基道:“事实上他们确准备这样做,刚才我收听早晨的星际通讯,便说占领军在今午有重要事情公布。”
  姬慧芙肃容道:“我确信他们会这样做,就算找不着我们,他们也会立即撤返大叁角河系去,以他们一向的作风,自不会对人类有怜悯心!”
  舒玉智道:“问题在他们是否已掌握了在间层内飞行的能力,我相信现在只有美雅女等叁人所在的大叁角号才可办到。”
  巴斯基苦恼道:“没有了帝后号,只凭我们四个人去对抗以万计的黑狱人和巨魔人,与平白送死实没有多大分别。”
  舒玉智向方舟道:“喂!别只顾灌果汁!快说你有甚麽办法!”
  方舟放下果汁,苦笑道:“以前的姬主席骂我,现在却轮到了舒院长,我是否天生注定要给美人儿骂的命昵?”
  舒玉智嫣然一笑,柔声道:“因为你该骂嘛!”
  姬慧芙叹气道:“有这小子在,甚麽紧张的气氛都没有了。唉!方舟大爷!别忘了有千千万万同胞的生死,正操在我们手上哩!”
  巴斯基道:“我倒认同方舟玩世不恭的一套,无论哭着又或笑着,情况仍是那样的,那就不如谈笑用兵了。”
  方舟举起果汁道:“不愧是我方舟的知己,乾了这杯後,找们就去与黑狱人决个雌雄,只要把降器抢到手,甚麽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姬慧芙叁人同时一震,知道方舟确把握到黑狱人的睢一弱点了。
  星河都表面上看来和领前没有甚麽分别。起始几天,人人都躲到地库去,但十多天过後,太阳帝国的公民发觉不但巨魔人走得一乾二净,连黑狱人也再没有在通讯系统内出现,於是躲起来的都走了出来。
  在某一程度上,都反而更热闹了。各人都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情度日,甚且尝试以前不敢做的事,但一切仍是井然有序。
  由於黑狱人禁令,天空不见飞船的影踪,交通全赖低飞的冀军。
  姬慧芙驾着翼车,与方舟、巴斯基和舒玉智来到中心区时,交通非常繁忙,翼军不时要停下来,看灯号进退。
  方舟俯看街上的行人,兴致盎然。後面的舒玉智道:“过了前面的大喷水池,就是以前水云星系的总督府,现在给黑狱人徵用了来作总部,府後的停船坪,泊着黑狱人的旗舰大叁角号,老远便可见她冒起来的庞大船身。”
  巴斯基道:“这些黑狱鬼胆小如鼠,故意将飞船藏在中心处,教我们不敢攻击,哈!幸好我们只是去偷东西。”
  方舟叹道;“他们的胆子确不大,我刚去查过他们,大叁角号上的二千个黑狱人均进入冥眠状态,把能量借给美雅女叁人应用,现在他们正以思感能遍搜星系的间层追查我们的踪影,就算我们变作细菌在附近的间层飞过,也想逃过他们的耳目。”
  姬慧芙皱眉道:“若不能进入间层,怎样偷进舰内。”
  翼车此时穿过广场,转入左方大路,总督府矗然在望,後方是比它高上叁长了六的庞然巨舰,便本是宏伟的建物竟变成了小玩意。
  方舟乘机探手过去拍了姬慧芙浑圆而具弹跳力的美腿,指着左方一座伸了个招牌出来的建物道:“那不是一所餐厅吗?让我们去两杯果汁吧!”
  舒玉智冷冷道;“不准离开翼车,这至少是个完整的作战单位,而且半个小时後黑狱人就要宣判这星球的极刑了。”
  方舟嘻嘻一笑,手乘机拦到姬慧芙的玉腿上,来回抚摸。
  姬慧芙像全没有感觉,任他胡为。
  巴斯基道:“他们当会不知道方舟有反侦察他们思感能的本领,可否趁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往正空间的一刻,立即进入间层,再闪电般潜入飞船去昵?”
  方舟道:“黑狱人绝不会露出这麽大的破绽,我有个更大胆建议,就是索性由反空间钻进飞船内,那就保证黑狱人想不到了。”
  舒玉智道:“那不是等於自杀吗?”
  方舟道:“没人比我更清楚反空间这时的情况了,我有把握挨过这段路。”
  巴斯基道;“你又要抛下我们吗?”
  姬慧芙颤声道;“不要!”
  方舟凑过去吻了她脸蛋,笑道:“这是唯一的方法,来!我们到餐厅去果汁,待美雅女作正午宣布时,我便趁他们稍微分神的一刻发动突袭,你们则在外面接应,乘机大杀一轮,挫挫黑狱人的锐气。”
  巴斯基道:“这些根本行不通,就算降器给你吞了下肚,最後都是听他们的话多过听你的,此事怎划得来?”
  舒玉智道:“而且在反空间那种狂暴的情况下,只要落点偏移几步,便可能在飞船千里之外弹出来,任你怎麽说我们都不会容你去做这种蠢事。”
  方舟转过身来,由椅隙间探头过来,了舒玉智香,得意洋洋道:“问题是我有降神器作照明的灯塔,绝不会在反空间的怒海中迷途,至於大亨的忧虑亦可解决,只要我把正极子注进降神器内,立即可将黑狱人纯反极子的精能挤了出去,这事必须突如其来,攻其无备始有成功机会。天美这件宝贝我想进肚内很久了。有了它,对付起天美和撒拿旦时,成功机会将大了不知多少。”
  叁人虽尚未给他完全说服,但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
  舒玉智叹了一气,伸手勾着他的颈,赠以热,然後道:“你定要活着回来,否则我们叁人将因没有了你失去生趣和斗志。”正午,四人仍坐在翼车内,前方是可代表黑狱占领军的大叁角超级太空晶石战斗舰,在艳阳下闪闪生辉,美丽却带着死亡和毁灭的昧道。
  车内的通讯萤幕亮了起来,现出美雅女冷若冰霜,使人见之心寒的脸容。
  方舟迅速吻了姬慧芙和舒玉智各一,又和巴斯基握了握手,立即消失不见。
  这时他已到了反空间内去,撕心裂肺的压力便他像被投进绞拌机内鲜果,不但找不到降器的位置,连自己都弄不清楚置身在甚麽地方。
  反空间的压缩能量,一向与正空间来的物体存在於不同的层次,故而相安无事,只若幻象般不具任何实体。但现在是另一回事了。
  彩艳的狂飙,变成一个个的漩涡,以方舟具正反极子之能,除了像被台风卷起的叶般身不由主外,一点办法都没有。此时连後悔的时间情也没有了。
  任务彻底失败了,唯一的方法就是保命离开。
  可是在狂大的压力下,他全无停下来的方法,那等若回不了正空间去。
  方舟知道死神已敲响了丧钟,猛一咬牙,尽了仅馀的气力,硬移到一个压缩能量的暴风眼中心处。
  虽是停歇了下来,再无能力钻出去了,但已探察降神器所在的位置。
  外面翼车内姬慧芙叁人正凝望着莹幕,此时美雅女道:“很抱歉要告诉各位乐土星居民,经过大叁角委员会的商议後,,我们决定…”
  叁人全身发麻,手足冰冷,心直往下沉。
  方舟若成功了,这时早就该到了大叁角飞船内去而美雅女势不能继续说话。
  现在美雅女神态从容,显然船内没有发生任何事那自是代表方舟已失陷在反空间。
  他们苦盼了七万多年的方舟,好不容易大再会合在一起,竟这麽就完了?
  舒玉智忽地一把抓着满眼情泪姬慧芙,道:“不要去!”
  萤幕异变忽至。就在方舟自叹必死时,脑内剧震,能量重归体内,夫秀清的声音在心灵响起“出去!”方舟那敢迟疑,下一刻已到了大叁角号的主控大堂内。降器在跟前“轰隆”旋动。
  正极子狂注而入,顿时把黑狱人的能量挤了出去。下方的美雅女、封和北保司骇然往他望来,目瞪呆时,降器已融入了他体内去。
  方舟哈哈大笑,叁道激电,打得黑狱叁大巨头变作滚地葫芦。
  夫秀清同时钻入了飞船的控制网内,打开了所有门,发动了所有自动武器系统,送入了正反极子流能,对舰内的黑狱人展开无情攻击。
  外面本陷於绝望的姬慧芙叁人,先见美雅女现出惊骇欲绝的表情,才抬头望往萤幕外的上方时,已给激电打得飞出了萤幕外,欢喜得差点疯了。
  还是巴斯基最冷静,见大叁角号的十多个舱门全敞了开来,猛推姬慧笑道:“还不去帮忙!”
  姬慧芙一声欢呼,翼车往大叁角号投去。封神由地上弹起来时,方舟如影随形追至,一拳抽在他的小肚上。
  封的护身罩差点给他打碎,惨嘶一声,爆起一团能量光雨,“砰”的一声撞到後方的坚壁去,再激起耀目的芒电後,才往地上掉下来。
  北保司双掌推出,一黑一白两个芒球,直往方舟背脊印去。岂知方舟背脊释放出一面能量盾,不但硬挡了北保司全力的一击,还把他震得往後退抛飞。
  方舟正往封神扑去,要把他彻底解决时,人影一闪,美赛天仙的美雅女横向他攻来,一指往方舟点过去。能量破空,指末至,流能已到。
  方舟知道厉害,放弃了收拾封神,哈笑道:“美人儿这是否叫无影指,不若我们先亲个嘴儿。”
  右手一圈,化去指劲。
  蓦觉不妥,一股无声无息无形的能量流由地上传来,袭往他全身神经。
  美雅女娇笑道:“若你留得全,我便和你亲个嘴儿。”
  方舟凌空翻腾,避过她那死亡之指,能量由肚内的降神器送出,硬把侵体的可怕能量排出体外。两方相激,整个人火箭般撞上堂顶的能量墙,一时眼冒金星。
  美雅女想不到他竟能化解,冷哼一声,追了上去。
  芒虹由檀内旋卷而出,一下子把方舟卷个结实。
  此时巴斯基叁人由正门杀了进来。
  大亨一马当先,穿过充溢着浓烟,死气的晶石廊道,冲入可贯通上下二层的圆拱形天井去。
  由於夫秀清输进动力系统的正反流能有限之极,又失去了通过降神器由间层汲取来的补充,以激光为主的内部防御系统在一轮射击後,已乏力瘫痪下来。不过二千黑狱载士在猝不及防下,被歼灭了一千二百多人,但馀下来的仍是一股庞大的力量。
  此时黑狱男女战士惊魂甫定,纷纷由岗位拥出,一队十多人的见到巴斯基,立时由内置武器射出激光,骤雨般往巴斯基打过来。
  巴斯基理也不理,迎着激光逆冲而去,闪电般扑入有如羊群黑狱人内,拳挥脚踢,能量激撞下,黑狱人护罩化成碎粉,人仰马翻,烂泥般往四方八面飞开去。
  给他撞上的黑狱战士无不粉身碎骨,可见巴斯基的能量是何等惊人。
  舒玉智和姬慧芙以密袭的正反芒流掩护他,好让他能尽展拳脚。
  飞船核心处主控大堂内与方舟激战的美雅女,正以为方舟小命难保时,忽然发觉绕缠方舟身体的能量流奇迹般消失了,刚醒悟他是以体内的降器吸净了能量流时,方舟挥手放出一道光轮,把涌入大堂来的十多名黑狱战士割成游离分子。
  她心叫不妙时,方舟扑过来一把将她搂个结实,强大无匹的能量流侵体而入。
  美雅女娇躯发软,与方舟一起掉到地上去。
  这是她做梦也没想过的战斗方式,奇异的感觉钻到每一个细胞内去。
  此时北保司回复过来,见美雅女势危,凌空掠来,一掌猛拍往刚翻到上方的方舟背上。
  方舟哈一笑,弓起背脊,无可抗御的巨力狂涌而出,不但硬架了北保司一掌,还震得他冲上了堂顶,撞得能量雨漫空下,煞是好看。
  美雅女得此缓冲,回过气来,硬将方舟送入体内的正极能量流逼出体外。“砰!”
  两人胸腹交接处芒电激溅。
  方舟被抛开前不忘探手到美雅女酥胸捏了一扪,才顺势迎往正反撞回来的北保司,当然他是不怀好意了。
  此时封才定过神来,见到美雅女仍在地上翻滚不休,知道她吃了大亏,但已无暇理会,流星赶月般斜斜往方舟冲去,一团红芒透腹而出,直击方舟。
  北保司则掣起光盾,格着方舟刺来的手刀。
  “砰!”
  光盾炸碎,北保可全身剧震,移开去。
  “轰!”
  封神正要乘胜追击,美雅女弹了起来,尖叫道:“全部撤到魔王堡去!”
  方舟这时由地上弹起来,大笑道:“能走得那麽容易?”
  美雅女叁人给他打怕了,吓得聚成叁角,由面向着方舟的美雅女发出光环,猛击方舟。
  方舟一拳击出,光环破碎,他也给撞得踉跄跌退,最後还收不住势子,坐倒地上。涌进来的其他黑狱人随美雅女等潮水般退出去。方舟一阵力竭,索性坐在地上。试探地叫道:“秀清!”夫秀清冷哼一声,再不作声。方舟笑嘻嘻道:“秀清!我爱,想得很苦哩!”夫秀清冷哼道:“骗了一次还不够吗?”方舟听她语气大有转机,正要再落嘴头,夫秀清已尖叫道:“天啊!是慧芙!”巴斯基先冲进来,见到方舟安然无恙,大笑扑来把他拥个结实。
  夫秀清现身出来,与姬慧芙像磁铁般互吸蓍,尖叫蓍搂作一团,再不肯分开来。劫後重逢,最是感人。
  乐土星急切期待的二百多万居民,不能相信地看到失踪了七万五千二百多年,差点成为了神话人物的姬慧芙出现在每一个通讯萤幕上,只见她清丽无伦的俏脸现出涟漪的亲切笑容,温柔道:“亲爱的人类同胞,我是姬慧芙,对能在这裹亲告诉你们,黑狱人的大叁角号已给我们占领了,使我感到无比的荣幸。”
  接着秀眸望往莹幕外,微笑道:“和我一起的还有我心爱的情郎方舟,与及最好的战友和知己,他们是大亨巴斯基和旧联邦研究所的先後两任院长舒玉智和夫秀清小姐。”
  “乐土星的威胁暂时被解除了,你们可以重组政府,刚成立的新太阳联邦的援军将於六个地球月内抵达此处,而我们现在也要立即进攻外空的黑狱、巨魔联军了,再见吧!我亲爱的人类,愿你们永远活在没有载争的和平。”
  这番话把整个星球上的人类送入狂喜和热泪中,人人争相往大叁角号拥来,希望一睹姬慧芙等的风采时,大叁角号已升上半空,迅速消没在层云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