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黄易 > 星际浪子

第七卷 第五章大难临头

方舟蓦地闷哼一声,脸上现出古怪的表情。
  守在岗位的舒玉智和巴斯基吓了一跳,朝他望来。
  方舟的脸色变得难看之极,没头没脑道:“撒拿旦把我认出来了。”
  舒玉智和巴斯基虽然不知道真正发生了甚麽事,但总知不会是好事,一起呆瞪着他。
  方舟急促地呼吸了两气後,呻吟道:“现在撒拿旦的思感正紧锁着我,侦察着我的状况,又以惊人的高速接近我们,很快就可来到了。”
  舒玉智向巴斯基打个眼色,两人的思感能立时和他联结起来。
  那种邪恶冰寒的感觉立时贯入两人神经,他们打了个寒颤,竟无法和方舟的精神再结合起来。
  方舟又一声惨哼,闭上眼睛,全身抖颤,像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舒玉智和巴斯基大惊失色,若连方舟也对抗不了撒拿旦的精神入侵,那谁能作他的对手?
  方舟眼耳鼻同时渗出鲜血,形相凄厉怕人。
  若非给护臂固定在驾驶台处,恐怕他早倒往甲板呻吟翻滚了。
  帝后号虽有坚强的护罩,对撒拿旦的精神异力却起不了半点防御作用。
  舒玉智两人却是爱莫能助。
  飞船仍在反空间内疾飞着。
  方舟蓦地一声狂叫,睁开双目,停止了抖颤,急促它喘着气道:“真厉害!”
  虽见方舟脱离困境,两人却全无欢喜之情,刚才的震撼仍末过去。
  舒玉智沉声道:“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方舟惊魂甫定道:“他想控制我,但终办不到,好险!下次我懂得防备他了。刚才我是以死来威胁他,才使他知难而退。”
  巴斯基骇然道:“只有你懂得防备!那我们怎办呢?”
  方舟道:“放心好了!他不会以这种方法对付你们,因为要把精神转移到一个人身上,不但须耗费他庞大的能量,移居後的一段长时间,休想能再作转移,那比搬家要麻烦和危险上亿万倍。”
  舒玉智吁出一凉气道:“我明白了,只有你超人的生命能,才值得他冒这个险。”
  巴斯基望往飞船後的世界,目光像搜寻追魂索命的厉兔般扫射着,深吸一气道:“你说大帝号正在追踪我们,这话是否当真?”
  方舟颓然道:“大帝号正以比我们至少高上十倍的速度追来,恐怕尚未进入那星云区,我们早被追上了。”
  舒玉智冷静地道:“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设法逃到那麈埃陨石密集的区域,只有在那我们才有机会和他玩捉迷藏的游戏。”
  方舟振起精神道:“这世界上没有事是不可能的,还记得我们给天美的降神器轰得远远离开了银河系吗?”
  巴斯基叹道:“你想找天美来帮手吗?就算她肖肯应,也不知该到那找她。”
  方舟像忘记了刚才九死一生的凶险般,兴奋地嚷道:“看我的!”
  思感延伸,帝后号舰头的发射器烈射出一球能量团,斜斜弯了开去。
  帝后号倏地加速,赶往前方。
  在方舟的控制下,那柱能量围绕了一个大弯,变成由後刺来。“轰!”能量团重重击在帝后号的尾部。叁人齐声惨哼,小飞船断线风筝般飞旋,刹那间跨过了遥阔的反空间。
  黑蜂后、长发女芝芝和勒汗乘坐的飞船刚飞临人性实验室上时,实验室的警报系统人鸣起来。
  叁人脸脸相觑,不知发生了甚麽事。
  美女的香张了开来,让她们的飞船朝内飞去。
  飞船降下後,负责守卫实验室的太空海盗头目图哈大气急败坏地赶了过来道:“翟斯飞和卡尔夫南失踪了,看守他们的人中了黑巫术,竟打开了设备放他们走了。”
  黑蜂后娃亚娜向勒汗道:“你最熟悉这,由你负责把他们寻回来,他们就算能逃离实验室,应亦走不了多远。”
  勒汗领命去了。
  黑蜂后同时下令整个荒星进入紧急状态,封闭所有出。然後往飞船走回去。
  飞船由张开的艳飞了出来,朝基地而去。
  芝芝忍不住往俏脸寒若冰霜的娃亚娜道:“我们要到那去?”
  黑蜂后轻描淡写地道:“我要把卡尔夫南的手下全部处死。”
  一向心狠手辣的长发女亦不由听得目瞪呆,说不出话来。
  那岂非是一场数万人的集体大屠杀,在人命珍贵的联邦,这是从未曾发生过的事。
  黑蜂后咬着下道:“放心吧!我会把文职的科研人员留下来的,由於那批机械合成人只会听卡尔夫南的命令,迟早会成我们心腹大患。”
  顿了顿再道:“给我把所有人召来,我不会容许任何卡尔夫南的战士活着离开荒星基地。”
  帝后号由反空间弹了出来,来到层屑和星系密集的星区。
  叁人齐声欢呼,观看着这陌生又奇异的世界。
  星系都紧靠在一起,一些星体问的距离竟不足半光年,属於双星和叁个以上的多星系统,这在银河系上是个特别和罕有的现象,但在这广达数千光年的弥漫星云区,却像应有的常规。
  星区内飘浮着以亿计的气体云,一些长达百亿公里,横跨数十个星系。
  一团团的麈屑,大至可容数百个乡太阳系那般的星并排横放,密布在星区之内。
  而所有这些星系、星云和星麈团,都绕着中心一颗超巨型太阳在运行着,自成一体,就像一个独立的星系。
  这样奇异的世界,完全超越了想像力之外,更难以用人类的知识去解释她的存在或物理上的原因。
  叁人看着眼前迷离的世界,一时间忘了正紧蹑而来的黑狱帝君撒拿旦。
  方舟操控着飞船,穿过了一道阔达叁亿公里的中性氢造成的厚云。
  船身与气体摩擦下,电火爆闪。
  整个星区由於复杂的折射和各种不同本质的特性,充盈着各色各样的彩霞,像他们现在穿越的气云流,有如一个大金环,烁烁生辉,诡异非常。
  帝后号穿过星云後,来到了一个陨石密布的空间,远近不时裂起一道道骇人的电光,死寂一片,如若兔域。
  舒玉智叹道:“若非亲眼目睹,怎会相信宇宙有着这麽奇异的地方。”
  方舟欣然道:“我感到这充盈着奇异的能量,撒拿旦那种隐隐追蹑着我的感觉,在经过刚才那团星云後,已失去了影踪。”
  巴斯基看着眼前无尽的彩云、星团和星系,猜估着道:“这处的星系都近於光谱上紫色的一端,该是星龄较短的年轻星,会否这整个区域的奇异星体、麈屑和气体,都是由一颗超巨型的星在不久前爆炸後诞生出来的世界呢?核心处那颗巨星,就是残留下来的部分了。”
  方舟呼出一凉气道:“那麽这颗母星岂非要拥有家乡太阳百忆倍以上的质量?”舒玉智尚未有机会答话,最可怕的事发生了。大帝号在前方约百万里处弹了出来,周遭的大小陨石立时全部化作芒碎粉。以叁人的沉着冷静,亦忍不住齐声惊叫。舰队在机地上枕戈待命,准备远征仰马星系,向撤退的敌人展开追击。所有将领均集中到领袖一号的战略会议室内,听取女王姬慧芙出发前的指示,一百多人或坐或站挤在室内,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便人气馁的是此仗虽大获全胜,但最後遇上大帝号时,可能仍会一败涂地。而由於对方有两艘元帅级的太空飞舰,更没有人有把握敢断定这一仗是己方必胜。
  姬慧芙站在一端的显示幕前,详尽地解释了仰马星的形势和这次反攻的策略後,微笑道:“各位有甚麽问题?”
  过半人举起了手,表示想发问。
  就在此时,讯号响起,表示爱神接收到新的情报,须立即向姬慧芙报告。
  姬慧芙告了个罪,迳自返回透明顶办公大堂。
  一个地球时後,当她再出现在战略会议室时,人人均从她的神情看出发生了不寻常的事。
  会议室由议论纷纷变得静悄无声,落针可闻。
  姬慧芙美丽的秀目缓缓扫过手下将领,又默然半晌後,才幽幽叹道:“这次出征仰马星的行动,即刻取消。”
  众人全体愕然,却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来,因为他们知道姬慧芙如此改变主意,自是与最新的情报有关。
  坐在长会议桌最接近主席位一端的雷坡武和白树对望一眼,均大感不妙。
  姬慧芙压下心中波涛汹涌的情绪,淡淡道:“我刚收到有关仰马星附近的情报,发现了敌人最新的武器,那是一个飞行的中子星球。”
  众人愕在当场,瞪目以对。
  姗娜丽娃娇呼道:“那是没有可能的,没有生物能在中子星那种引力生存。”
  姬慧笑道:“这不可能的事,却是跟前的事实,撤往仰马星的敌舰,都是由反空间的通道飞进了这中子飞星内去。”
  这时没有人再能保持脸上的正常血色。
  不要说对抗,只要进入这中子星的引力场,所有物质均会被扯成碎粉,那根本是完全没有方法对抗的武器,比大帝号更使人泛起无奈的感觉。
  会议室内一片绝望的死寂,只是中间传出急促的呼吸声。
  雷坡武沉声道:“探测到这中子星球的移动速度了吗?”
  姬慧芙点头道:“这是我们唯一值得欣慰的事,这中子星在反空间移动的极限是每个地球时十光年,比其他黑狱舰慢多了,我们仍有点喘息的时间。”
  白树道:“那即是说,敌人要到这来,至少要两个多月的时间,唉!我们可以做甚麽呢?”
  姬慧芙脸色阴沉,语气却是静若止水,,淡淡的道:“我要第一批撤出银河系的人,在一个月内出发,愿意留下来的人,我们都尊重他们的决定,因为谁都不知那个选择会更好一点。”
  众人默然无语。
  逃往遥远的河系,须要以万年计的悠久岁月,至於途中会遇到甚麽凶险,抵达目标河系後能否适应和生存?更是茫不可测的一回事。而且一旦开始了逃亡,所有人均须进入宇宙睡眠,直至这不能回头的旅程到达目的地才能回醒过来。
  无论离开或留下,都是一场生与死的赌博。
  姬慧芙续道:“撤走的船队将陆续离开,每队均须选取不同的方向和目的地,希望由於目标分散,敌人不能一一追捕,而我则会和自愿人员留下来,与敌人周旋到底,亦希望能以游击战术,便敌人分身不暇,让撤退的船队能逃得更远一点。”
  雷坡武霍地主起致敬,慷慨激昂地道:“雷坡武决定与主席并肩作战。”
  众人轰然表示出同样的意向。
  姬慧芙点了点头,下令道:“现在我们立即把附近所有星球的军民撤走,延长与对方中子星正面交锋的时间。”
  说罢转过娇躯,不想给手下看到由眼角泻下的热泪。
  忽然间,她芳心强烈地思念着方舟。
  上次遇见的大帝号,活像一只在太空海洋飘浮的宇宙水母,白晶体黑触须,形状怪异。
  这趟出现在叁人眼前的大帝号,依然保持着水母状的外型,但已生出了本质上的变化。
  主体的晶球再非原本晶莹通透的颜色,而是暗泛红光,就一个大血球。
  触须则变成大火球那在暗礁行星上伸缩自如的形体,像八爪鱼的触须般在浑圆的主体下方探出来,卷盘舒展,耀武扬威。
  叁人无不魂飞魄散。
  方舟一声狂喝,操纵着帝后号,往下潜去,同时调头溜走。
  巴斯基震骇下,无意识地朝对方发出了一道激光。
  由於导弹全部用罄,这是帝后号馀下的唯一武器了。
  大帝号倏地移近,下面百多条五光十色的触须舞伸延,其中一根发出一柱光,轻轻松松地阻挡了帝后号的激光,其他则屈曲起来,像个吸盘般朝着帝后号的方向,发出百多道红芒,芒光集中到敌我间的一点後,聚汇合流,成为一柱直径达百里的光柱,横越过百万公里的空间,往迅速逸离的帝后号追去。
  光柱过处,陨石麈埃冰雪般溶掉分解。
  方舟叫了声娘後,控着飞船弯了开去。
  岂知大帝号如影附形地追来,那光柱则像长了眼睛般,左弯右曲,迥环旋转,紧蹑在帝后号的背後,锲而不舍。
  帝后号已达到光速前的极限,再增速就会钻到反空间内,可是仍甩不掉对方的光柱。
  方舟施尽浑身解数,在陨石灵巧如鱼地狼奔鼠窜,一时间形成了你追我逃的僵局。
  叁人的思感能联结起来,催动着晶石的能量。
  帝后号固是逃不掉,但大帝号却也一时追不上他们。
  大帝号所过处,陨石纷纷破碎。
  舒玉智尖叫道:“千万不要钻造反空间内。”
  巴斯基狂喊道:“更不要走直线,他们的怪光将可立增至光速,追上我们,把我们送进反空间去。”
  方舟控制着帝后号,一头直往下冲去,离开了陨石区,穿过了一道横亘千万里的麈屑流。叫道:“我们最多能支持两个地球时,就要用尽体内的能量,给怪光追上了。”
  叁人心中明白,若非撒拿旦决心生擒他们,要摧毁帝后号实在是易如反掌。
  得到了大火球的大帝号,已成了宇宙内无敌的超级战舰了。
  唯一可堪告慰的是,果如众人所料,在这奇异迷离的星区,由於混杂着各式各样的射线、能量、磁场和力场,大帝号无论在行动和侦测的力量都大受影响。
  而帝后号最有利的条件就是她细小的体积,故能在密布阻碍物质的空间灵活自如,利用客观的条件来逃避敌人怪异莫名的追捕光柱。
  没有人知道给这怪光柱追上後会发生甚麽事,但总知道不会是好事。
  方舟操控着帝后号,不停往这迷离星区深进窜遁。
  猫和耗子终於展开了至死方休的追逐。
  大帝号比家乡月球还庞巨的身体,由於受到麈屑的阻碍,移动时已不像先前的灵活。
  距离倏地拉远了过百万公里,还在不断增加中。
  方舟等齐声欢呼时,大帝号消失不见。
  但巴斯基却骇然大叫道:“上面!”
  方、舒两人往上望去时,见到的是数以千计往他们探下来的触须怪爪。
  方舟狂叫一声,帝后号在触须间左穿右插、险若悬发地逸出须阵外。
  其中一条触须以惊人的高速延展追来,须端大吸盘似的怪张了开来,生出了一股强大的吸摄力量。
  帝后号不由窒了一窒。
  怪大张,猛地噬至。
  叁人揭尽能量,“轰”的一声,带着一团光雨,挣开了对方力场的缚束,投往下方,连续翻腾後,离开了麈流区,来到了虚空处。
  叁人大叫不妙。
  在没有障碍的空间,怎斗得过大帝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