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黄易 > 星际浪子

第六卷 第九章银心采矿

银球的星辰再次出现在上下八方,但比之任何一次更为密集。
  闪耀的繁星像片天网般把他们包裹其中。其中百多颗明亮如家乡地球看上去的太阳,显示她们的距离不应超出一光年之外。
  整个天地亮得有若把以百计的白昼加了起,一切物质都失去了实体感。
  若非晶石有过滤光和热的能力,只是那种强烈至难以想像程度的射线,已足可使他们溶掉。
  黑暗在这是完全没有位置的。银河系千亿计的星,在感觉上正向他们挤过来,叁人都有着透不过气来之感。
  帝后号恢复了动力能,在方舟操控下开始飞行起来,但无论他如何加速,飞船到了亚次光速便不能增快,而且受到一堵无形的力场限制,似是直线飞航,其实只是在银心这奇异的中心点团团转地飞行着,完全没法离开这银河系的核心,也无法回到刚才幻象纷呈的层次去。
  帝后号就若给捕捉在蛛网内可怜的小飞。
  方舟最後颓然把飞船停了下来。叁人呆看着外面宏伟至使人呼吸顿止的奇景,眼睛开始适应,辨认出星光包括着光谱内的所有色光。
  它们有如千亿颗紧挤在一起运动的明珠,闪烁不停,各自发出特异的辉芒。
  飞船忽又旋动起来。周遭的星光开始暗淡下去。
  这是没有可能的,为何竟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蓦地紧搂着方舟脖子的舒玉智尖叫道:“快开动飞船!”
  叁人的思感能联结在一起,,催动飞船再绕圈疾飞。
  令他们惊异的是“这趟绕的圈子明显比以前收窄了一半,晶石的能量亦大幅减少,幸好外面星的光芒回复了先前使人睁不开眼来的亮度。
  巴斯基骇然道:“我们正在消耗着晶石的能量,在这根本不能提取反空间的能量。”
  方舟惊呼道:“天啊!这是怎麽一回事?”
  舒玉智道:“这是银心唯一与现实世界的连接点,也是睢一的出,假若往“下方”低能量的深渊坠下去,我们将永远不能重回这能量层面;水远不能离开这可怖的地方。”
  巴斯基色变道:“快想方法!飞船的速度和能量正在不断减退中呢。”
  整个天地一分分地暗淡着。
  方舟叁人无奈下,只得把本身的能量注进晶石去,以保持飞船的速度。
  不过那绝支持不了多久。在这个完全没法吸取正反空间任何能量的地方,失去了使生命延续的能量後,他们只有立即死亡。
  就在此时,一道深黑的奇怪长芒在这奇异的空间烈射而过,一闪不见,便包裹着他们的星亦要“失色”。光与暗的对比,使他们一时间睁目如肓。
  雷坡武、白树和一众将士,正在天羊星最外围的行星实地视察如何安装一个导弹发射台时,消息传来,黑狱人的後援到了天虎星系。
  在这之前,他们一直没有方法去侦察敌人的动静。但自夫秀清设计出“定点反空传讯仪”後,这闷局才被打破,把间谍侦察的能力底改观过来。
  此前联邦都是采用直接传讯的方法。简单而言,就是把收集到的资料,以能量波的方式,在正空间发出,经过一段加速的程序後,进入反空间内,再由能量内一组智能烙印,控制能量波在反空间某一点弹出,由该处的仪器接收。
  当中包括了深奥复杂的学问和技术,假若不受干扰,便像在同一个星球上通讯那麽轻松容易,只是时间随距离增长。
  但弊处就能量波在进入反空间前,黑狱人可以把它破坏。所以每当联邦军的侦察船到了敌人势力围内,船毁人亡不在话下,连半丝讯号都没法传回来。
  夫秀清就是针对这点,设计了定点的传讯方式。
  大概来说,就是当有若在太空中微尘般的情报仪,收集到资料後,可生出惊人的能量,模拟出晶石能量运作的方式,把讯号在原地送入反空间内,送往某一预先定下的接收站,不须经过正式空间的旅程。
  要把整艘飞船送入反空间内,现在仍没有能力办到,可是像光线般的能量波,夫秀清这新爱神却是优而为之,制造出这有划时代意义的通讯设备。
  人类在侦察黑狱人的能力,完全改善了。
  雷坡武沉吟半晌後道:“那定是封神第四师幸逃过仰马星大难的二百多艘飞船,包括了一艘元帅级的飞船在内。还好!大帝号仍未来。”
  拿不列犹有馀悸道:“美雅女的元帅号已这麽厉害,若再多来这麽一艘元帅级的飞船,我们如何应付呢?”
  雷坡武道:“若在虚空中正面交锋,我们可说必败无疑,但换了这天羊系的内空处,我们却可利用种种新设备与敌周旋,不是全无抗争之力。”
  第四师的指挥直约克道;“假设敌人过门不入,直赴家乡星系,那我们不是被迫要在虚空和他们交锋吗?”
  白树道:“如此舍近图远,战略上太划不来了。何况我们还有五个师团,分布在各战略据点。你若研究过主席对黑狱人的评估报告书,当知道他们要进行那麽长途的飞行,精神能将大幅削弱,尤其在仰马星和天狮星接续的两场战争,他们亦伤亡惨重,应该暂时没有能力作那种长途跋涉的远征,即使要到这二十光年的近处来,他们不先好好生息休养,也休想办到。”
  听完白树的分析後,众人都有松一气的感觉。
  雷坡武道:“立即通知我们的女王,应是她出马的时候了。”
  深黑的奇异能量团拖着长长的尾巴,像流星般投进这河系的核心处来,也像流星般迅速消失。
  叁人呆看着眼前这奇景,完全没有办法把握发生了甚麽事。
  帝后号仍在叁人的操控下绕圈运动着,圈子愈缩愈窄。
  忽地一声霹雳,船体剧震,电光爆闪,像个黑球般的能量团,击中了帝后号。
  庞大的能量,透船体而入,全被吸纳到主控晶石内去。
  震力把叁人抛得各散东西,分别“坠”在小飞船不同角落处。
  他们“跌”得晕头转向,但同时又欢欣若狂,因为飞船恢复了动力,不但重新供应氧气,失去了的重力也回来了。这明显是来自反空间的压缩能量。
  舒玉智爬起来道:“我明白了,这就是黑狱人采矿的方法,难怪晶石如此珍实。”
  两人仍有点摸不着头脑时,舒玉智看着船外恢复了灿烂的奇异星空,道:“这银河系的核心就像一面放大镜,把整个河系的星光和能量都凝聚到这一点来,所以才亮得如此厉害。她同时包含了无限的层次,藏着最奇异的事物,一方与反空间相接和对抗着,另一方却不知通往何处去。”
  巴斯基糊涂起来,呻吟道:“这和黑狱人的采矿有甚麽关连?”
  方舟看着另一团在左方掠过的黑球,像燃尽了的黑火般熄掉,忍着身体的痛楚,点头道:“我也明白了,黑狱人通过降神器,在这核心引力场的边缘外,提取了反空间的能量後,把这一束压缩的能量射进这来,假若它能穿透过去,引力的潮汐效应会把它加热至聚变的程度,因而在另一头就会变成黑狱人的宝贝晶石,但这却绝非易事。首先他们要动用以千计黑狱人的精神力量,才能发出这束能量球,而照跟前的情况来说,尚未有任何一束成功穿越过去。”
  舒玉智跳了起来,兴奋叫道:“这是我们唯一脱身的机会,若我估计正确,只有击中核心那中心心脏一点的压缩能量束,才会取得银核那独异的力量,使我们在增速下脱出银核这力场。”
  方舟和巴斯基闻言精神大震,齐往主控台扑去。
  在叁人的操控下,飞船不断增速,绕着圈往银核的中心点飞去。
  他们虽想直线飞行,但银核的奇异力场却逼得飞船只能作螺旋轨迹的旋转。
  每飞一个圈,便愈接近那无形的一点。
  黑球仍不断飞进来,但相隔的时间却愈来愈长,显然黑狱人的发射力量已人不如前了。
  假若他们因力竭而停止“采晶石”,方舟等也要完蛋了。
  “轰!”一声巨响,飞船像给只无形的手抓着,凝止不动。
  他们终於抵达了力场最中心的一点。
  周围的光芒倏地增强至难以忍受的地步,船内热度疯狂攀升。以他们超人的体质也受不了,纷纷倒在舱板,蜷曲捧头,脑神经再不能有效运作。
  飞船不由自主旋动起来,愈转愈快。
  外边的光芒逐渐暗淡下去,晶石的船体反亮了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生死存亡之际,“轰”的再一声巨响,四周陷进伸手不见五指的绝对黑暗。然後他们感到飞船与一股庞大无四的力量合为一体,以惊人的高速往某一方向掷去,就像被巨浪冲走的小舟那样。而可把他们挤压成碎粉的可怕力量,也正由四方八面往他们迫来。
  当他们再睁眼时,已回到了银核外河系那比较起来温文平和的星空,可是压体之力,仍是有增无减。
  舱心那主控晶石体积比前增大了至少十倍。感觉上非常霸道,但光芒却聚敛收藏,呈现出粉红色的怪异冷芒,闪烁不定,事实整艘船都变成了这色泽和质地。
  叁人还没有时间去思索究竟发生了甚麽事,更来不及为由那可怕的地方脱身而欢呼时,前方某个物体扩大成一座巨大的太空基地,还张开了圆洞形的大舱门,要把他们吞噬进去。顿时便他们想起这应是黑狱人另一端的“矿物接收站”。
  卡尔夫南与祝丝蒂作过第二次通讯後,把翟斯飞和勒汗召到办公堂的桌前,道;“形势并非那麽坏,我准备以联邦军总可令的身分,出征素女星系,好把姬慧芙的支持者彻底铲除,以免夜长梦多。”
  翟斯飞以他一贯冰冷的表情和语调道:“我始终不相信祝丝蒂会心甘情愿与老板分享权力,她应知道老板最终的目标,是当上联邦的主席。”
  勒汗道:“这会是个陷阱吗?”
  卡尔夫南胸有成竹道:“看来不像,首先,祝丝蒂总要对付素女星的乱党,其次,就算是陷阱我也不怕,祝丝蒂答应把指挥权全交给我,她自己则往前线应付黑狱人,到时我先支使联邦军去打头阵,看清形势再坐收渔人之利,还有甚麽可害怕的。”
  翟斯飞想想亦是有道理,没再争辩下去。
  反是勒汗脸上现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淡淡道:“我却认为有很可怕之处。”
  卡尔夫南和翟斯飞同时愕然望向他。
  就在此时,两股集束光分别由他两肘射出,分别击中卡尔夫南和翟斯飞。
  前者的护罩自动运起,但却受不住那冲力,连人带椅往後翻跌。
  翟斯飞和勒汗并排而立,相距不到两米,但他的反应却比卡尔夫南还要快,几乎在勒汗发动的刹那,他已向勒汗以光束反击。
  两人同时惨哼横跌开去。
  翟斯飞不愧是人与机械的最佳结合,可是当他要发动第二轮反击时,办公堂的天顶和地板张开了十多个方洞,全身武装的战十不是由上而降,便是由地板处冒出来,手上的集束枪发出闪电般的光芒,击打往翟斯飞和刚以移动器弹离地面的卡尔夫南。这是事前全无办法估料得到的转变。
  翟斯飞怒哼一声,掣起护盾,挡格着四方八面激射过来的光束,往卡尔夫南移去。
  卡尔夫南气得脸都青了,左手拿出腰间他最擅用的神经麻痹鞭,发出一道长芒,把一名战十抽得往後飞跌,左肘分别射出一道强芒,往刚跳起来的勒汗刺去。
  他的护罩乃未来科技积数千年研究经验巅峰杰作,集束光射上去大部分都给卸往一旁,不像别的护罩般要承受所有能量而致迅速损耗。
  任他们反击下,勒汗的人纷纷灰飞烟灭,但战士不断由那上下的进涌进来,若没有援手,形势始终不利。
  想不到勒汗这平时看来卑躬屈膝的人,在骗得他们信任後,忽然叛变。
  翟斯飞这时已和卡尔夫南会合在一起,勒汗反不知躲到那去了。战士像蚁群般奋不顾身地向两人攻来。
  这办公堂的墙壁均有强大的磁能护罩保护着,不怕能量流的冲击。
  就在此时,大门洞开。一股强芒烈射而入,像巨浪般冲打在两人处。
  那力量实在太可怕了,而且有着强大的吸摄力,想卸往一旁都办不到。
  两人在芒雨爆飞中,断线风筝般往後抛跌,“砰砰”两声,分别撞在桌後的夹壁上,才滑落地板去。
  一个千娇百媚、身着黑色战甲外披着银光闪闪长袍的美女,在两名魁梧男子左右拥护下,娇笑着走进办公堂来。
  叁双手都捧着一具重型的集束炮,形相怪异之极。
  美女发出银铃般的悦耳笑声,娇喝道:“不要动!”
  卡尔夫南仍末从刚才的冲击和震回复过来,茫然看着正对自己叁个黑黝黝的炮,和把他们逼在墙边的十名战士,一颗心直沉下去。
  翟斯飞的反应却比他这正常人快得多,一见大势已去,立即冲天而起,想由其中一个入硬冲出去。
  “轰!”光团在他头顶爆闪,将他整个人掷回地上。
  同时另一穿着黄色盔甲的长发美女跃了下来,右手扬起,一张能量网立时把翟斯飞卷个结实,便他动弹不得。
  勒汗亦由同一入钻了下来,向那在正门的美女跪禀道:“末将幸不辱命,终为蜂后完成了夺取乐园星系的使命。”
  卡尔夫南浑身剧震,看着那银衣黑甲的美女失声道:“你就是太空海盗的领袖黑蜂后!”
  惨哼一声,另一张能量网已把他缠个结实,神经立即给凝固起来,再不能发动任何反击。
  黑蜂后冷哼道:“若不是看在你的黑巫号和战神飞船份上,早就把你收拾掉,比起改造人,你们差远了。由今天开始,乐园星系就是我们太空海盗联盟的大本营,现在不但拥有了巴斯基的所有设施和人才,还有你们未来科技的老本,加上我们先进的武器,以後再也不用顾忌姬慧芙了。”
  卡尔夫南和翟斯飞差点给活活气死,这才明白勒汗实是这神出鬼没的黑蜂后派来的奸细,原本要对付的是巴斯基,现在却由他们承受了。
  黑蜂后向那把翟斯飞擒拿,身手惊人的黄盔甲长发美女道:“芝芝!由负责把他们押往人性实验室去,把他们变成这宇宙内最乖最听诂的人。”
  卡尔夫南和翟斯飞魂飞魄散时,勒汗仍是以那谦卑的样子道:“对不起老板啦,人性实验室的智能系统早给我的人拆解了,只是瞒着没有告诉你们罢了!”
  卡尔两人最後一线的希望都消失了,外面虽有着整个军团在候命,但假若他们被控制了,那些人将全变成了这狠毒黑蜂后的手下了。
  卡尔夫南一直想做的事,竟由这黑蜂后一手包办,还拿他来作第一个实验品。
  这具是人算不如天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