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黄易 > 星际浪子

第四卷 第十一章变起突然

狄丽的寓所位于城北,占地近二百亩,除了广阔的庄园外,还有十多座房舍,包括了一个养着数十四马的马厩。
  大小事宜,全由智能系统和机械人处理。
  众人坐上狄丽的私人飞船,飞抵家园,聚在主宅的大厅。
  两边全是落地玻璃,可见外面阳光下明媚的园林美景。
  大厅足有三百方米,有点像个小型足球场,放满狄丽数年来搜罗回来的珍藏,例如不同星球的美丽矿石,精巧的玩意,不胜枚举。
  家则是以果园星上不同的木材造来的,极富乡士风味。
  姬慧芙和姗娜丽娃回复了本来的面貌,与脱下斗蓬的舒玉智,陪着狄丽坐在靠南窗的一组长椅中说话。
  红瑶等则围坐在厅心的长餐桌处。
  巴斯基推开了其中一扇玻璃门,溜到外面阳光漫天的美丽草坪上,卓立游泳池旁,吸收着太阳的能量。
  方舟则随意欣赏狄丽的收藏,正拿起一个由无数金属弯条织成的大圆球,称奇不已。
  姬慧芙狄丽介绍姗娜丽娃时,她还没有怎样,但知道这光头的绝世美女,竟是在联邦中年龄最长,并神秘失踪了很久的前任院长舒玉智时,,惊讶得合不拢嘴来。
  姬慧芙心切果园星的事,无暇介绍其他人,正容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会有块晶石放在议会让人参观朝拜!”
  狄丽神色一黯道:“女王说的是那“爱使”吗?现在他已成了果园星所有人的唯一希望,只有他才可令我们进入“爱之终极”,与宇宙深藏着的爱结合,逃过黑狱人的毒手。”
  姗娜丽娃问道:“那晶石是怎么来的?”
  红瑶和丁扬此时受不住阳光的引诱,走了去,漫步园林。
  沙莹和辛茜娅移到方舟旁,陪他一起研究玩赏女主人奇目怪的珍藏摆设,剩下直政一人坐在桌旁,聆听狄丽的回答。
  狄丽亦不由对这奇怪的组合生好奇心,但却不敢这至高无上的领袖提询问,答道:“这“爱使”的出现是个奇迹,在一个隆重的万人大祭典,忽然出现在祭坛之上,有道行的长老们立即知道他是由宇宙之爱送来,引领我们回归他怀抱的使者,只有他才能使我们到达爱之终极。”
  姬慧芙身为联邦领袖,当然对这最大的宗教团体宇宙之爱知之甚详。
  爱之终极是宇宙之爱的核心教义和目标,可说是一种藉死亡而获得永生的方法。
  信徒当然不会视之为死亡,而是与永长存于宇宙内的爱火结合。
  那是对这时代人类愈感隔离和厌倦漫无终了的生命的一个反动思维。
  这世代虽带给了人类纵横星际、呼风唤两的本领,但也形成了精神物质的不平衡,相对地带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空无和失落的感觉。
  矛盾的是他们虽更珍惜生命,恐惧死亡,但偏又惧怕没有死亡的生活方式。
  自古以来,人类一直在追寻某种东西。
  那可以是爱情、荣耀、永生或异性,同样是一种追寻,当然也包括神在内。
  宇宙之爱的创始人净原大师提了“宇宙之爱”
  那是一切生命的来源,体现于所有生命的血脉内。
  人类的爱虽不完美,却是宇宙之爱肢离破碎的小部份。
  只有与宇宙的真爱结合,人类才能远离孤独和恐惧,永远活在幸幅的爱火。
  而通过爱之终极,人类便可超越宇宙,与这永长存的宇宙最原本的力量合为一体,到达爱的极致。
  黑狱人就是针对这点,利用绝境时人类特别倚赖宗教的心态,通过祭司长老和晶石,布下了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圈套。
  方舟二号上的人员,说不定也是在这大同小异的圈套中被骗了身体。
  黑狱生物是一种无形无相的精神体,本身已合乎人类对“神”的认同。而黑狱生物更懂的对人类心灵的空虚和弱点,以遂其卑鄙狠毒的目的。
  舒玉智柔声道:“那是多久前的事了?”
  狄丽道:“是黑狱人大军来到仰马星前十天的事,所以更使我们知道是宇宙之爱差遣来搭救我们的便者。”
  叹了一口气续道:“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使我们连还手之力也没有。黑狱人对我们所有的事物均了若指掌,一下子摧毁了星系内全部防御基地,控制了一切。当我们醒来时,才知已落人了敌人的魔手。”
  姬慧芙冷哼道:“黑狱魔鬼真是算无遗策,竟懂得在进攻前先布置下晶石这着棋子,又利用宗教把你们牢牢控制住,我也要对他们刮目相看了。”
  狄丽色变道:“女王在说甚么?”
  舒王智叹道:“女王在说你们给黑狱人骗苦了,这种晶石绝非甚么爱使,而是来自黑狱星系的怪物,我们夺得的黑狱飞舰也有一块这样的东西,通过她奇异的能量,黑狱生物便可鹊巢鸠占,移居到信奉他们的人类的身体。”
  狄丽震骇得面无人色,张大了檀口,不断急速喘气。
  方舟笑着走了过来,在肚皮一抹,变魔术似的把小晶石变在手上,递给狄丽道:“这是较小型的战利品,可以成为最骄傲的收藏。”
  狄丽完全不明白力舟怎样可忽然平空弄一方晶石来,更是目瞪可呆。
  方舟一按又把晶石收回肚子,拍拍肚皮笑道:“这是个收藏宝物的最佳地方。”说时大马金刀地坐到姬慧芙身旁长椅一端的扶手处,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这姿容亦属众的星系指挥官。
  狄丽呆了起来,只懂盯着方舟的肚皮。
  姗娜丽娃笑道:“这位是方舟,一个拥有超人力量的人,并非甚么怪物。”
  远在餐桌处的直政问道:“黑狱人就这样任由你们自由自在吗?”
  狄丽回过神来,强忍着一肚子疑问,答道:“除了开始时带走了大约二十个人后,便再没有黑狱人踏足果园星上。”
  舒玉智点头道:“这些人定是心智较弱,有利黑狱人作的夺体行动。”
  姬慧芙心中一动道:“在晶石降临前,有没有祭司或长老突然失踪一段时间,后来又忽然回来的事情发生?”
  狄丽一震道:“女王怎会知道呢?那是黑狱人来之前两年的事了,修奇祭司和地位最高的十个长老在一次外太空的旅程时忽然失踪,六个地球月后才安然归来,说是遇上太空风暴而迷途,当时谁都没有注意或怀疑,难道……”
  巴斯基此时早已走了进来,闻言冷笑道;“若只是区区十一个黑狱人,实无足惧,怕只是怕有那许多执迷不悟的蠹人呢。”
  狄丽一呆道:“这位是……”
  巴斯基傲然道:“本人就是改造人之首,堕落大亨巴斯基。”
  狄丽更是狂吃一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姬慧芙能突破黑狱人的防线,来到这行星上,已是使人大惑难解的事。而和她同来的竟有这恶名昭着、被称为最可怕的改造人的堕落大亨,就更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原因的奇事。何况还有舒玉智和这看似对自己色迷迷的怪人方舟。
  姬慧芙自然知她心意,叹了一口气道:“这事真是说来话长。”
  力舟站了起来,伸着懒腰道:“我要好好睡一觉了,谁来陪我?”
  姬慧芙和姗娜丽娃吓得别转俏脸,不敢看他。
  舒玉智则横了他一眼。
  沙莹放弃了和辛茜娅欣赏宝物珍玩,笑着迎来道:“我来陪你吧!”
  方舟大喜,一把拉着她的小手,辛茜娅道:“不来吗?”
  辛茜娅俏脸飞红,他扮了个兔脸道:“想傻你的心吧!”
  方舟苦笑摇头,拉着沙莹往外面走去。
  沙莹大奇道:“不是到楼上吗?”
  方舟反问道:“有甚么比得上在阳光之下,软草之上更迷人呢?”
  沙莹为之语塞。
  姬慧芙和姗娜丽娃惟有对视苦笑。
  方舟睁开眼睛,果园星夜空七月串连的奇景,映入眼帘。
  娇小玲珑,但曲线迷人的沙莹像头小白羊般伏在他怀,嘴角犹带着甜蜜满足的笑意。若告诉别人她是可怕的改造人,任谁都不肯相信。
  柔风拂过,四周的草树沙沙作响。
  方舟无论精神能量,此时均得到充份的补给,有信心踉黑狱人周旋到底。
  想起以前在火鸟星的日子,任何一处地方都可算作天堂。
  虽仍可说是为生存而奋战,但再不像以前般单调和乏味了。
  在某一程度上,他已开始接受联邦人的观念和生活方式。
  在爱情的看法上,变化更大。
  联邦人视性爱为男女间迷人的游戏,没有古人类那种占有、嫉妒的情绪,自由放任,谁也不用背上感情的包袱。
  这种方式自有其美好的一面,但却也使他们情无归处,而生空虚厌倦的感觉,对女性尤其严重。她们天生就有倾情欲交融的追求,可是虽有漫无止境的生命,却无永不恶化的爱情关系。
  姬慧芙、舒玉智等排斥爱情,并非事起无因。
  宇宙之爱正标示着人类对久之爱的追求。
  他自己对爱的追求实有异于其他人。
  他爱的是显示对方整体精神状态的生命磁场。
  当男女因爱而结合时,他们的磁场会浑融为一,生美妙的生命火花。他定要让那美丽的女主席尝尝那滋味。
  方舟凝视着夜空逐渐落往东方地平的七个圆月,深深思索着宇宙深藏的真义,到怀内的人儿醒了过来时,才醒觉天快亮了。
  沙莹依依不舍地坐直娇躯,赞叹道:“你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呢?”
  方舟穿上衣服后,才伺候这不愿穿衣的改造美女,笑问道:“和大亨试过没有?”
  沙莹若无其事道:“改造人间是不会做爱的,因为彼此皮肤都没有感觉。不过现在人家的皮肤给你变得敏感极了,大亨应亦有同样情况,找天定要跟他试试。”
  方舟笑着拉她站起来道:“回去吧!”
  沙莹扑过去献上香吻,然后退了开去娇笑道:“我要去骑马,你来吗?”
  方舟皱眉道:“那些马儿好好的,为何要去骑它?”
  沙莹媚笑道:“那你为何又来骑人呢?真是超级怪人。”
  娇笑着远掠而去,消失在林木之后。
  方舟心中充满温馨的感觉,回到主宅处,厨房处传来煮食的声音和香味,引得他走了进去。
  只见联邦的女领袖正在忙得不亦乐乎,见他进来笑道:“这里仍是用煮食炉这种原始工贝,用火直接烹调,原来是这么有趣的。”
  方舟贴上她的粉背隆臀,探手紧箍着她的小腹,凑前贴上她的脸蛋,笑道:“我的天啊!鲜果都要煮熟来吃,还有甚么昧道?”
  姬慧芙早惯了他的搂搂抱抱,横竖没有旁人,索性任他缠,嗔道:“你懂甚么?这是果园星的极品,煮透了更香更嫩,除非你想噬石头,否则这是唯一吃法。”
  方舟道:“现在我只想吃的鲜嫩小嘴。”
  姬慧芙叹道:“不要用你刚吻过改造人的嘴来吻我。”
  方舟皱眉道:“始终不肯消除对他两人的成见,这对我们的合作非常不利。”
  姬慧芙笑叹道:“你还末试过搞政治,任何人也会因私利而改变初衷。当你几年都不断被人卖和欺骗时,就再不会相信任何人了。”
  方舟奇道:“真的不信任何人吗?姗娜丽娃会否是例外呢?”
  姬慧芙冷哼道:“别忘了她也差点因你卖了我。这世上只有两个人是我真正信任的,一个是夫秀清,另一个人却不可以告诉你。”
  方舟恨不能透视她的思想,却仍未有这种能力破人她的心灵深处,唉声叹气道:“若不告诉我,我便不助对付黑狱人。”
  姬慧芙得意地道:“好大胆!竟敢来要胁我。喂!你占够便直了没有?”
  方舟涎着脸道:“给我先亲个嘴再说。”
  姬慧芙娇笑道:“休要痴心妄想,我不曾自动奉献的。但你若要强来,则请君自便,我也不会反抗,你觉得那样有意思便成了。”
  提起美腿,以脚跟重重踏在他脚背上,狠狠道:“想起你在宇眠箱骗去人家的一吻,我就恨死你了。”
  方舟虽是强壮无比,可是这一脚拥有随意肌的爆炸性力量,也绝不好受,苦着脸退了开去,撞到刚走进来的姗娜丽娃那香热的娇躯去。
  姗娜丽娃微带醋意的一把将他推开,低骂道:“你的改造美女嫌你不合格,所以抛弃了你吗?晨早便来缠我们尊贵的主席。”
  姬慧芙格格娇笑道:“姗娜丽娃啊!原来也会吃醋的,小心点!很容易就会被男人控制了,到那田地可绝不好受。”
  舒王智现入门处,斜靠门旁,微笑道:“方舟你已成了危险人物,有点志气的女儿都应把你视作头号大敌,比黑狱人还要可怕,因为一不小心,身心都会给你夺去了。”
  方舟苦着脸来到她旁,探手搂着她的小蛮腰,在她脸蛋亲了一口道:“今天我们到那玩好呢?”
  舒玉智一肘重重打在他胁下处,走到姬慧芙旁,看她在弄些甚么,头也不回地淡淡道:“我们去参加神庙的祭典,看看可如何对付那些黑狱怪物,今天也是晶石运返神庙的大日子,我看黑狱人也快要来了。”
  方舟愤然道:“休想我陪你们动手,辛苦了这么一大轮后,报酬就是一脚一推和一肘,真教小弟没齿难忘。我索性睡他个三日三夜,直接仰马太阳索酬。”
  舒玉智别转俏脸,瞪他一眼道:“愚鲁的蠹男人啊!你难道看不我们三个人都在吃沙莹的醋吗?你应该欢喜才是,若只是陪你上床,那有甚么意思呢?这样的报酬,不要也罢。”
  姬慧芙和姗娜丽娃的俏脸立时滚热起来,对她们这种能完全控制自己情绪的女性来说,简直比果园七月串连宇宙奇观更罕有。
  姗娜丽娃又羞又喜,硬把呆头傻脑的方舟推门外,娇叱道:“快给我们滚去!”
  方舟又惊又喜地来到厅外,除了巴斯基和沙莹外,众人都围坐餐桌,等待着尊贵的女领袖亲自下厨弄来的美食。
  阵阵香气由内飘。
  直政正和狄丽讨论着山谷发生的集体屠杀事件,后者道:“那定与信徒和反教者的斗争有关。本来行星上大部份人都是无神论者,但自黑狱人来后,百分之七十的人都入了教,还视不信教的人为邪魔外道。现在回想起来,实是由变成了黑狱人的祭司长老所诱发的。”
  丁扬道:“宇宙之爱不是一直在宣扬爱吗?为何竟会仇视不信教的人呢?”
  狄丽叹道:“任何宗教都有种排他性,视异教者为触犯神灵。到现在仍未能举行爱的终极,很多人认为就是因行星上仍有亵圣者存在的缘故,所以对那些不信者加以屠戮,绝不稀奇。唉!人总是自私的,信教者何能例外。以自己宗教作唯一真理,正是以个人作自我中心和自和自利的具体表现。”
  方舟任她旁拉开椅子坐下来,奇道:“身为行星的指挥官,一点对付的办法也没有吗?”
  狄丽仍不大清楚他是谁,只知他拥有奇异的能力,又是好色如命,冷漠地应道:“黑狱人太厉害了,联邦远征军大败而退的消息传来后,所有人都对以军事反抗黑狱人绝了希望,更没有人敢承认自己是联邦战士,大难临头下,所有人类的劣恨性都表现来了。”
  巴斯基的声音传过来道:“那只是非改造人的劣根性,我们长期斗争,从没有人肯俯首屈服。”
  狄丽到现在仍搞不清楚巴斯基为何会和姬慧芙走在一起,闻言问道:“大亨不是我们的死对头吗?为何又会来到这里呢?”
  巴斯基在方舟对面坐下,指着力舟道:“就是因为这火鸟星怪物,但现在也为了自己,黑狱人比非改造人还要狠恶和狡猾难缠。”
  辛茜娅对方舟呶了呶小嘴,不屑地道:“火鸟星怪物上还得加上荒淫无道四个字才贴切。”
  方舟想不到一夜风流后,竟惹来众女的群攻,苦恼地叹气,欲语无言。
  这时姗娜丽娃捧着煮熟了的一盘美果,笑意盈盈走来道:“让我们间接吸收太阳能和联邦女王以爱火煮来的美点,然后就要起程去拜神了。”
  成排长至不见尾巴的信徒,随着以十八匹健马牵拖,巍然安放在拖拉车台上的巨型晶石,沿着通往神庙的大道,缓缓登上神庙所在的圣丘。
  方舟、姬慧芙、巴斯基、舒玉智和狄丽五个人混在人龙,随着队伍往山上走
  姗娜丽娃、沙莹、直政、丁扬、红瑶和辛茜娅则另有任务,去查看被黑狱人封闭的位于城北的“果园研究所”的情况。
  狄丽受命不得将他们的事告知任何人,所以她成了果园星二百多万住民唯一知情的人。
  恭送圣石上山的人实在太多了,至少有百万人之众,真正可登山者只能是一半的人数,幸好狄丽终是有身分的人,轻易取得登山入庙的许可证,解决了这个问题。
  姬慧芙看着这些盲目的信徒,禁不住想起由古时传下来的童话,那是关于一个吹笛手以魔音把为患的老鼠由所有角落引来,加以消除的故事。现在身旁这些虔诚的人就似是那些老鼠,茫然不知自己正黑狱来的魔鬼甘心情愿的作奉献,焦急等候“人神合一”的骗局,一种会“吃人和被吃”的宗教仪式。
  晶石像魔笛发魔音般人发放可激起爱念的精神波,使皈依的信徒更坚固他们的信仰。
  那天见过的四名长老在最前方开路,摇着铜铃,他们的精神念力透过晶石的聚焦作用,引领着信徒形成的精神力场,使全体精神一致,再无异心。
  铃声涌来阵阵欢榆,蚀食着信徒们的心志,使他们心甘情愿地开放自己,随着铃声忘情投入进去。
  炽热的爱燃烧着每个被骗者的心。
  在这一刻,他们深爱着心中的神、深爱着自己、深爱着每一个人。
  方舟感受着那连绵不断的爱和欢乐,同时亦察觉这四个黑狱骗子拥有强大的精神能量,随时可变成非常可怕的敌人。
  最头痛的是就算有杀死他们的把握,但却很难阻止他们外空的同类发警告。
  晶石终于到达广场上。
  一位身披红白黄三色相间袈裟,手持火炬,貌相威严的祭司,在六名长老和过百名神职人员簇拥下,迎主殿大门,进行了繁复的宗教仪式后,才把圣石迎进大殿。
  五人随着人潮,秩序良好地进入殿内。
  晶石被放在祭坛前以鲜花铺饰高及人膝的圆形的矮地台上,伸手可触。
  代表爱火的十八枝火炬,在祭坛处熊熊燃烧着,充满了宗教神圣肃穆的气氛。
  大殿铺满地席,只余下中间真通大门和祭坛的通道。
  空间宽广。
  殿顶离地面至少有五十米。
  对着祭坛一端处,在大门之上有个中殿般的阁楼,站了一组二百多人的诗歌班,正高唱着赞美宇宙之爱的圣诗。
  虽是挤了五千多人,但大殿仍是相当宽广。
  方舟等幸运的挤到殿前左方的第六排处,学其他人般跪伏地上,礼拜“真神”。
  通过心灵传感,姬慧芙他们指那个主持正是修奇祭司。
  巴斯基在心灵内冷哼道:“黑狱人取得人类的身体时,必是也把对方的记忆和一切习惯全部接收过去,所以才能如此天衣无缝地瞒过所有的人。”
  “当!”
  修奇敲响了祭台后的大钟。
  大殿倏地寂静下来,人人屏息静气。
  修奇祭司举步走到祭台左侧高起达十米的讲台上,俯视着跪满殿内的信徒,柔声道:“兄弟姊妹们,请坐下来,听我说几句话。”
  修奇环目扫视无不射崇慕之色的信众,蓦地握拳高喝道:“人类啊!谁能告诉我“爱”是甚么东西呢?”
  方舟等想不到这看来温柔敦厚的“人”,会忽然变得如此慷慨激昂,还大叫“人类”,都吓了一跳。
  信徒们纷纷摇头。
  被黑狱人占据了身体的修奇祭司双目神光闪闪,激昂道:“你以为你现在拥有,又或曾经拥有的某种东西,可以称为爱吗?你曾经痛苦过、绝望过、仇恨过、挣扎过!你曾在无人的晚上悲泣,在暗黑中感到无比的孤独,在挤满了人的舞会感到失落,你就当那是得不到爱吗?朋友啊!那都不是失落了爱,告诉我!甚么才是爱?”
  众信徒在半被催眠的状态下一起应道:“爱是永的!永不改变!永不减退!”
  修奇把音量提至极尽,声音透过广播器在大殿内轰鸣道:“爱使终于对我作了启示,仰马星三日后的晚上,当天上七月串连时,就是举行“爱之终极”的最佳时刻。只有准备完妥的人,才能进入宇宙之爱的怀抱,永远享受着那从一无所有中创造所有宇宙和星辰的爱火,永远摆脱了人类支离破碎的卑微存在!”
  殿内信徒无不欢欣若狂,纷纷下跪叩谢神恩,过半人痛哭流涕,激动至极点。
  传声器把修奇的话传往殿外山上山下所有苦候的信徒耳中。
  一时内外均欢声雷动,就若救世主刚在这刻降临人世。
  方舟等心中骇然,想不到黑狱人这么快就进行他们的阴谋。也就是说,运载黑狱生物的飞舰,就算尚未抵达,也应在三个仰马日的路程。
  短短三天内,他们可以干甚么呢?
  要说服这些宗教狂的人们,绝非易事,一个不好,给卖了也不稀奇。
  若正面冲突,更是必败无疑。
  铃声响起。
  那十个长老团团围着晶石,闭目猛摇铜铃。
  强大的精神异能,扫过全场。
  方舟等同感神经一热,知道对方正联结起精神,透过晶石,探察所有人内心的情况。
  方舟四人早驾轻就熟,立即模拟酷似其他人的精神状态。
  正以为可瞒过对方时,其中一名长老蓦地睁开眼睛,灼灼的目光往他们射过
  方舟等暗叫不好,却不知何处了漏子。
  那些人又跪又拜,如醉若狂,一点都不知他们几个人和长老间的繁张形势。
  那长老停止摇铃,穿过信徒,朝方舟一行人直走过来。
  修奇祭司这时退回祭台处,进行祭仪。
  他们则蓄势以待,准备随时痛击敌人。
  那长老来到他们跪伏处,向吓得垂下头的,狄丽柔声道:“原来是指挥官,请随我去
  一趟,有点事要和商量。”
  狄丽抬起变得苍白无比的俏脸,手足无措。
  方舟等终于明白过来,心中叫苦。
  黑狱人真的不可小觑。
  狄丽只因知道内情,再没有那种宗教狂热,又欠缺方舟等伪装的本领,就给黑狱人觉察来。
  黑狱人显然不容许有任何缺乏“信仰”的人杂在这群宗教的顺民之内,狄丽的性命可说危如卵。
  怎办才好呢?
  就算狄丽肯牺牲自己,恐亦成全不了大局。
  谁敢肯定黑狱人没有侦察她脑细胞内所有记忆和思维的方法?
  狄丽猛一咬牙,站了起来道:“青天长老,有甚么事呢?”
  青天长老微笑道:“随我走一趟不是便会知道了吗?”
  方舟猛一咬牙,作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