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黄易 > 星际浪子

第三卷 第二章爱神之变

白礼池来到那出于姬慧芙想像的奇异空间,巨殿外蓝色的美丽星球在夜空中缓缓转动,发出“隆隆”的声音。
  白礼池启动了装置于脑神经内的超微型智能系统,嵌入了爱神的讯波网里。
  大殿和星体消失了,变成一个正方形的大空间,上下四周尽是跳动做出不同的色光,千奇百怪的仪表板和各种电子硬件。
  这是爱神的心脏。
  由于白礼池的脑神经与爱神的电子神经紧锁在一起,所以白礼池虽只是坐在爱神“体外”,但精神却像一个旅行者般,到了爱神的核心处。
  白礼池缓缓“转身”,前面壁上有一块平滑的,三米见方透出红光的半透明方块。
  那就是宝库的进口,爱神心脏地带内最重要的地方。
  只要得到宝库,就等若把整个联邦放进了口袋里。不但可得到所有经济、军事、行政、科研的绝密资料,还可罢免任何人,发出动员或战争的指令、宣布联邦进入军法统治。
  白礼池的心灼热起来,但脑筋仍是冷静清晰。
  翟斯飞的警告仍萦绕耳际。
  他先与外面的反智能系统“控制者”取得全面的联系,利用“控制者”内的领袖晶片紧密地操控着爱神的运作,发出了一连串指令,命爱神把自己所有防御入侵的设备关闭,将系统内各区的通道开放,然后才开始以神经内的超微型智能系统进行“认识”、“分析”、“了解”和“控制”的程序。
  白礼池神经内的智能系统以惊人的速度运作着,每秒内都有以万计的资料单位被处理。然而爱神每一个区域内的藏量仍使他咋舌不已。
  以现时的运作速度,没有几个月的工夫,休想能完全掌握爱神所有软硬件的秘密,不过他却是成竹在胸。
  他由自己的晶片发出了一连串指令,由秘密的通讯频道,传往邻星“西漠星”上“未来研究所”地底内的超级智能系统“大将”的接收网络处,经过了确认和再确认的严密程序后,白礼池脑神经内的超微型智能系统,便像媒人般把“大将”和“爱神”连接起来,资料单位的处理立时以百万倍的速度递增上去。
  只要三个小时,爱神将没有半点秘密可保留下来,那时他就可轻而易举破入宝库去。
  他采取如此做法其实亦是迫不得已,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这是有违保密原则的。
  对联邦来说,“爱神”是头等保密的项目。
  “大将”亦拥有所有关于“未来企业”的绝密资料。
  当两个超级电脑连系起来时,那种交流是双轨的。
  “大将”和“爱神”均会自动记录对方的一切。
  在这人类征服了三分一银河系的时代,人脑仍是最玄奥精密的“智能系统”,一切智能系统都仍是依照人脑的蓝本去设计,纵使人造系统内的“运作单位”在数量上如何超越人脑内的细胞,其深广度仍及不上人脑的弹性的玄妙。
  只惜人类身怀瑰宝而不懂运用。
  偶有天才的出现,以比任何电脑更快的速度去运算某一天文数字的算题时,才提醒人类最宝贵的东西仍属他们所有。
  方舟的出现,正是个无可怀疑的例证。
  人脑或者是人类所知最奇妙玄奥的东西。
  平均重约一点三八公斤,包含着至少三亿个细胞,由精微至叫人叹为难以想像的神经线连系着。
  有人估计,假若要列出这些不同作用的连系和接驳数目,那将可由在地球至月球的距离内来回排列十三次,构成了人脑内同区或不同区域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大将”需要三个小时才可把握“爱神”,但若换了方舟,不出半小时,便可用更快速的方式把“爱神”复制在脑海里,永远据为己有,且仍只占了记忆细胞内微不足道的小部分。
  于此可见方舟对人类的发展是如何重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外面”的卡尔夫南、祝丝蒂、翟斯飞和假姬慧芙耐心地等候着。后者的轮廓身型跟姬慧芙完全维肖维妙,可就是缺乏了真姬慧芙那独特的气质和神采,眼神更差远了。
  他们都对事情非常乐观,无论“爱神”多么厉害,可是她的灵魂——领袖晶片已被拘禁在控制者之内。
  “爱神”代表着联邦科技最尖端的成就,只是她本身构成的秘密,已是最珍贵的资料。
  卡尔夫南手持烟斗,不住吞云吐雾,不住细看着假姬慧芙,心中暗叹若这是真人的话,那会有多好呢!这绝世佳人究竟到那里去了呢?但很快他就会由爱神的宝库里获悉一切。
  祝丝蒂静默地坐在他旁,心情矛盾。
  若让卡尔夫南完全控制了爱神,那她岂非要成为这狡猾奸人的傀儡?
  翟斯飞神色平静,全神注意着爱神的动静。坐在另一角的假姬慧芙则垂着头,默不作声。
  卡尔夫南心情大佳,伸手把祝丝蒂这第一流的美女搂了起来,肆无忌惮地吮吻着她的香肩,那搭在她肩头的手同时滑下,在她坚挺的酥胸上放肆起来,就像祝丝蒂这联邦的第二号女强人,只是他的玩物。
  假姬慧芙由脸泛红霞,比起真姬慧芙,她的定力更差远了,所以只能摆得远远的作个样子来骗人。
  翟斯飞却视若无睹,自从通过最先进的解剖学改变了身体后,任何男女间的情欲均不能惹起他情绪上的波动。
  他便像一副威力庞大的机器,这类人性本能的行为对他来说只是一连串的动作和化学的反应。他感觉着卡尔夫南和祝丝蒂体内的生理变异,就若看着实验瓶内两种化学剂的相遇和变化。
  不过他是绝对忠心的,因为卡尔夫南是唯一可举手把他毁灭的人。
  卡尔夫南看着祝丝蒂由清冷沉静的圣女变成春心激漾的妖妇,嘿嘿淫笑下把她按得仰躺在他腿上,正要进一步行动时,心中涌起不妥的感觉。
  翟斯飞霍地立起,大喝道:“出事了!”
  姬慧芙趁巴斯基登上“罪恶号”前的一刻,溜进了她认为最安全的“宇宙睡眠室”内。
  这虽是飞船上的重地,但只要不作“反空间极速航行”,一时间没有人会踏足这禁地里。
  她选了船尾的宇眠室,那是船上十个宇眠室之一。
  一边是控制宇眠的仪器,其余的空间排列着一个一个的宇眠箱,像个森寒和沉默得令人心悸的坟地。
  那是所有定航人员的恐惧,进了箱还可以再爬出来吗?
  每个由宇眠苏醒过来的人,无论他试过多少次,都有着再世为人的感觉。
  宇眠箱实与棺材无异,只是内藏精密复杂的仪器,可为宇眠者注射适当的药物、降低或升高体温、调节生理和脉冲。
  姬慧芙叹了一口气,在近百个宇眠箱的其中两个之间躺了下来,静候机会。
  现在一切事情都不是由她控制了。
  最理想当然是飞船把她送到神秘的人性实验室去。假若方舟被另外的飞船押走,那她就注定要被巴斯基像猎犬般追捕着,直到她遭擒为止。
  她宁愿死,亦不希望在巴斯基的改造体下苟且偷生。
  唉!姗娜丽娃又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她的心神出现了奇怪但熟悉的感觉。
  感觉一瞬即逝,旋又再次出现。
  姬慧芙大喜若狂,立即发出心灵的讯息呼唤道:“方舟!是你吗?”
  方舟懒洋洋的声音在她心灵里响起道:“我猜得不错,两个小甜心都来了。"
  姬慧芙有若绝境遇救星,那还会计较这小子唤她作小甜心,急道:“你在那里?”
  方舟嘻嘻一笑道:“当然是和你在一起,到了人性实验室后,看看可否找到秘密偷情的地方,让我和美丽的领袖好好交配。”
  姬慧芙俏脸飞红,低骂一声后道:“生死关头,还这么不正经?”
  方舟叹了一口气道:“我多么希望能搂着我的小甜心呢,不过你可不能拿我去解剖,只有坏人才会做这种人性实验的大坏事。”
  姬慧芙默然半晌,低声道:“对不起!我可以保证再不会做这种大坏事了。”
  方舟笑道:“道歉有啥用,空口白话怎比得上实际行动,快用你的美丽小嘴答应和我交配或造爱吧。”
  姬慧芙又好气又好笑,责道:“这事怎能可迫得来的,快告诉人家,你那边的情况如何?”
  方舟道:“非常好!好恶女人和所有厉害无比的改造人都眼睁睁看着我,否则我早溜出来和你交配了,你愿不愿意我也顾不得了,因为我想你那磁场太厉害了。”
  姬慧芙暗叫“天呀”,狠狠道:“那岂非是强xx,你和那些坏人又有甚么分别?”心中却想着,难道他只是爱上我的磁场而不是我这个人?
  方舟笑嘻嘻道:“不要骗我了,你是欢喜我的,快承认吧!”
  姬慧芙娇体发热,霞烧玉颊,又知这些生理反应绝瞒不过方舟的思感扫描,羞得无地自容,芳心大乱,骂道:“你这死人,本主席现在没时间和你胡闹,快想个办法逃出这鬼地方,还要救回你另一个小甜心。这是命令!”
  方舟故作讶然道:“另一个小甜心?呀!差点忘了,有你这小甜心,自然少不得另一个小甜心。”
  姬慧芙知犯了语病,大窘,她不知多少年未有过这类情绪了,即使是敌人,见到她亦要毕恭毕敬。
  方舟的心灵通话严肃起来,急促地道:“我的亲亲乖甜心,你现在要依我的指示,到船上一个地方去,进行一些破坏,唉!若非我给那恶女人的重力箱困着了能量,就不用劳烦小甜心了。”
  姬慧芙皱眉道:“不要噜噜嗦嗦好吗?究竟要到那里去,干些甚么?”
  方舟道:“我要你到飞船智能系统的中心去,把系统内的记忆全部破坏。”
  姬慧芙一呆道:“那飞船还怎能运作?”
  方舟得意地道:“放心吧!那些资料已全来到了我的脑袋里,当飞船到了人性实验室后,便休想再离开地面半寸,除非他们重新输入资料。”
  姬慧芙不由心中佩服,飞船上的智能系统等若飞船的灵魂,完全切合飞船的特性和装备而设计,记录了所有人员和过往飞行的资料。她相信这些软件会有相同的备份,不过重新输入的过程繁复须时,单是重重的密码保护,便至少得花数百小时去破解,因为失去了“记忆”的电脑再不会“认识”旧主人。
  那时大概只有方舟才能控制飞船。
  有了“罪恶号”,他们才有逃出这双星系统的机会。
  不过她仍有犹豫,道:“那敌人不是知道人家在船上吗?”她说出后才感到语气间颇有撒娇的味儿,不由怪责起自己来。
  幸好方舟似全无感觉,又或觉得她撒娇是理所当然的,怪笑道:“怎会呢?他们只会以为是我动的手脚,而我亦会使他们生出那种错觉。小甜心起身行动吧!唉!真希望你现在是躺在浴池里。”
  白礼池正欢欣雀跃,准备开启宝库时,脑神经一阵剧痛,当他回复过来,竟然回到那虚拟的大殿内。
  白礼池待要启动脑神经内的超微型智能系统时,才发觉这平时如臂使指的宝贝,完全不受他控制了。
  一把悦耳的女声平静地道:“白先生!这就是过份倚赖科技的害处,没有了科技仪器,阁下便完全不知如何是好了!”
  白礼池魂飞魄散。
  这并不是“爱神”的声音,骇然道:“你是谁?”
  女子的声音在这虚拟的空间中响起道:“我并非是谁,名字对我再没有任何意义。”
  白礼池心中叫苦,他连发生了甚么事都不清楚,难道这女子就是翟斯飞所说“爱神”里的奇异能量。
  他亦是智深如海的人,一边筹思对策,口中拖延道:“你既然自称为‘我’,自然可答我你究竟是谁。”
  女子毫无人类感情的声音,平静若止水地道:“像你这种只重视机器的人是永远不会明白的。我一直在等待着你和你的‘大将’,现在任务完成了,像你这种人类渣滓再不应留在这宇宙里,处决进行!”
  白礼池终忍不住,狂叫道:“放过我!”
  翟斯飞扑到白礼池旁时,白礼池全身抖颤,强烈的电流由头罩刺入他的脑神经里。
  控制者“蓬”的化作一阵白烟,,消失到无影无踪。
  卡尔夫南和祝丝蒂同时惊骇得跳了起来。
  翟斯飞正要举起盖着白礼池的头罩时,这未来科技院长已化作了强烈的白光,融解在空气里。
  三人脸色大变。
  究竟发生了甚么一回事?
  室内所有攻击系统同时发动,向三人施以无情的攻击。
  四人猝不及防下,全被击中,若非护罩护体,恐怕已化作飞灰。
  翟斯飞的反应最快捷,忙掣起护盾,闪电移动,接去了百分之六十的攻击。
  卡尔夫南见势头不妙,高叫道:“先退出去!”
  腰间红芒卷出,射在紧闭的大门处。
  祝丝蒂忙为他掩护。
  翟斯飞一声怒哼,显是吃了暗亏,大叫道:“快点破门,我要支持不住了。”
  在卡尔夫南强力的激光冲击下,整道合成金属铸造的坚固大门,化成一块半透明闪亮的红炭。就在此时,最弱的假姬慧芙一声惨叫,消失在空气中。
  卡尔夫南一声狂喝,把护罩的能量升至极限,闪电般破门而去,“轰!”的一声爆响,大门四分五裂,芒光激飞,但这凶人终成功破门去了。
  守在门外的艾妮和众卫士茫然看着卡尔夫南气急败坏冲了出来,接着是披头散发的祝丝蒂和一脸冷酷的翟斯飞。
  艾妮仍未来得及询问发生了甚么事情,紧急警报系统使人心颤神摇的可怕呼声响彻整艘飞船,所有警灯闪跳不停。
  “爱神”平静的声音道:“飞船的毁灭装置已经开启,你们只有十五分钟时间撤退至安全地区。重复一次……”
  卡尔夫南猛一跺脚,无奈叫道:“全体人员撤退。”
  艾妮呆在当场。
  祝丝蒂怒喝道:“还不下令!”
  事实上不待下令,所有人员均以最快的速度,由分布全船不同部份的一百二十条逃生通道撤离飞船。
  没有人有时间带走任何东西,离开了飞船后,所有人都借飞行器高飞远遁。
  基地的警报响彻夜空,人人抛下了工作,赶忙逃难。
  可以升空的飞船全飞进基地。
  像“领袖一号”这种飞船的爆炸,将会是毁灭性的大灾难,附近的西天城恐怕亦将受波及,不过这时谁都没有办法遏止了。
  卡尔夫南等人,来到五十公里外的一处山头,俯视着基地静伏着的庞大飞船。
  众人都紧张得呼吸急速,心内一片茫然。
  事情太突然了。
  卡尔夫南眼睛扫视过四周各人后,沉声道:“艾妮在哪里?”
  祝丝蒂呆了一呆,道:“她好像没有离开飞船。”
  卡尔夫南咀咒了一声。
  呼啸声由基地传来。
  在数千人瞠目结舌下,领袖一号升了起来,到了高空处后,飕的一声破云而去,消没在虚黑的星空深处。
  众人脸脸相觑。
  卡尔夫南忽地脸色剧变,呻吟道:“我的天!‘大将’内的所有资料全被洗掉了。”
  祝丝蒂俏脸血色退尽,她仍不知发生了甚么事,但却清楚在与姬慧芙的斗争上,她又再次败了一仗。
  没有了爱神,没有了领袖晶片,假姬慧芙又死了,这残局如何收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