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黄易 > 星际浪子

第一卷 第六章奔赴星空

或者姬慧芙以为他是不折不扣的蠢蛋傻瓜,死到临头还想艳福自由兼收。但他却知道实情是另一回事。
  对火鸟星人来说,没有事情比生存更重要,然后才轮到自由和女人。
  他是因为想到了脱身的方法,才拒绝了姬慧芙,否则早屈服了。
  为了生存,他可以做任何事。
  强烈的太阳能分子分解流缓慢却肯定地由脊椎注进了他的神经里。
  事实上那只是包含著无数负微电子和质子的集束,可是却能引起他中枢神经内所含有的高温等离子、氢原子和氦原子产生连锁性的衰变,瓦解他能量的磁场。
  对这他早有经验,那是当他被神经炮击中时,他曾首次失去了移动的能力。
  那种分子衰变是非常狂暴的,可波及他神经的其他分子,使他遭到永不能复元的损害。
  换了在平时,他绝无可能抵受这种集束对他的冲击,可是他今次是有备而战。当他与心中的女神姬慧芙谈话时,暗中却改变能量分子里的微观结构,变成另外一种分子组织,而当集束冲击他神经内那能量子的世界时,恰好将它们重新变回太阳能。这是因为一切物质变化,都是原子间结构的变化和转移而来。
  这道理看似简单,但若非他具超人的能力,根本连最精密先进的仪器亦难以办到。
  那等若能任意改变物质。
  他仍不能改变外在的物质,但却可以改变身体内能量的微架构。
  他脸上装出痛苦的神色,其实却是静待能量完全化回为太阳能。
  在隔邻的实验室内,二百多名一级和二级院士,都像姬慧芙和夫秀清般凝神看著巨型屏幕上传映著方舟的脸部特写。
  姬慧芙俏脸上没有半点血色,紧咬著下唇,纤手紧握在一起,强压著要阻止这行动的冲动。
  夫秀清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姬慧芙忽地痛恨自己的身分和责任,若她不是最高领袖,就不用下这个命令了。
  就在此时,整个实验室陷进绝对的黑暗里。
  当所有能量差点全化回太阳能,而再不行动就会产生真正的衰变时,方舟的能量随著他的思感,通过集束流输入的通道,溢出重力罩之外,钻入了研究院全自动的控制中心去,切断了大部分地方的能源供应,同时消除了重力罩的能量,掀开了盖子,升起内外所有有力场设备的大门。
  逃走的时间终于到了。
  黑暗完全影响不了他,但却可把敌人的反击瘫痪。
  研究院内黑暗无光,但外面的世界却是阳光普照的白昼。
  离开研究院二十里外的一级院士宿舍旁的升降坪上,泊著一艘长约五十米的小型飞船,银白的船身在阳光下闪闪生辉。
  心情重若铅坠的姗娜丽娃,提著行李,来到飞船的入口处,失落的眼神瞧往耸插云端的额非尔士峰。
  院士宿舍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奉召到了研究院内,对付方舟。
  唉!自己为何这么没有用,昨夜整晚难以入寐,心中只有他那对令人心颤的眼神。
  假若可以的话,自己会放他走吗?
  她真的不知道!
  正要步入飞船内时,眼角人影一闪。
  姗娜丽娃骇然望去,全身剧震,不能置信看著赤身裸体的方舟。
  警报声隐隐从研究院那边传来。
  几乎想也不想。她迅块拔出了配枪,瞄准了他。
  方舟愕然停了一停,举步往她走来。
  姗娜丽娃的行李掉在地上,尖叫道:“不要动!”
  方舟不理她的警告,直迫过来,一手拿掉她的手枪,顺手挽起行李,另一手搂紧她的纤腰,轻松地以有力的臂弯半挟著她走进了飞船内。
  同一时间飞船所有仪器运作起来,升降梯缩入船腹,进口封闭,飞船往上升去。
  对方舟这曾尽窥研究院内所有飞船资料的人来说,这实在是轻而易举。
  联邦军的飞行战车布满天空,配备飞行器的精锐部队把方圆百里之内的地区完全封锁。
  自研究院在此建立后,附近的住民都被迁往山区之外,所以在这里出入的人,均被联邦政府把微型证件植入体内,否则就会惹起空中自动侦测卫星的反应,像方舟这样没有证件的外人,绝没有可能逃出去的。
  气得俏脸煞白,但又暗中松了一口气的姬慧芙,正与夫秀清坐在设于一艘巡航飞船上的临时指挥部内,难以置信地接收著若雪片般飞来,但都徒劳无功的电讯报告。
  夫秀清灵机一触,起身走了开去,查询一番后回来道:“主席!今早离开这里的只有姗娜的飞船,时间刚好是方舟逃出研究院十五分钟后的事。”
  姬慧芙俏脸转寒,秀眸射出前所未有的凌厉光芒,以冰雪般的声音道:“立即联络姗娜的飞船。”
  夫秀清从未见过她这种神态,微微一怔道:“试过了!她关掉了所有通讯设备。”
  姬慧芙霍地站了起来,狠狠道:“这叛徒!”又传令道:“立即通知所有太空站,我要动员每一个战斗单位,把她的飞船逮著。”
  传讯忙把命令发出。
  姬慧芙望向夫秀清冷冷道:“我要回到领袖一号,看她那艘落后的小船,能飞到那里去。”
  夫秀清来到她旁,轻轻挽著她的臂弯低声道:“慧芙!你嫉妒了。”
  小飞船转瞬攀上了每秒十一点二十三公里的逃逸速度,脱离了地球引力的控制,冲破了大气层,往虚广的天空奔去。
  冲压喷射器向后方倾泻出一股股带电的气流,产生出一种几乎听不见,好像来自远方的呼啸声。
  船窗两侧有滤光设备的舷窗暗淡下来,把强烈的日光隔减至可接受的程度。
  方舟和姗娜丽娃对坐固定在舱板的一组沙发处,默然无语。
  姗娜丽娃垂下螓首,芳心乱成一片。
  应该怎办才好呢?难道真的为了这奇异的男子背叛她一直对之忠心耿耿的联邦吗?自己是否真的爱上了他呢?
  方舟则全神把思感无限地延伸开去,侦察敌踪。同时把由太阳处借来的能量,,加入飞船的离子反应堆去,倍数计地增强飞船的动力。
  这是非常吃力的事,使他无暇分神去安慰那心乱如麻、六神无主的心爱人儿。小飞船不住增速,很快达到了亚次光速。
  飞船颤抖起来。
  方舟叹了一口气,停止了增速,否则飞船的金属架构会因变化太急速则疲劳分解,若要达至光速再进入反空间的超光速,最少还须十个小时的逐步递增。
  过了土星的轨道后,飞船逐渐稳定,太阳光明显地减弱下来。
  方舟拟定了航线后,启动了自动导航系统,使飞船朝著外太空飞去,所有这些全由他的思感能在瞬那间轻易完成。
  满意地叹了一口气后,他来到这美丽的女院士旁,偎著她坐了下去。
  姗娜丽娃移了开去,尖叫道:“不要碰我!”
  方舟仍是那赤身裸体的怪样儿,柔声道:“小甜心,过来吧!”
  姗娜丽娃纵使在极大的矛盾和徇徨里,仍不禁愕然道:“你叫我作甚么?”
  方舟有点尴尬地道:“叫错了吗?我把研究院内资料库所有小说全看遍了,才明白你们的世界这么复杂,不过最有用的还是爱情小说,我把其中的女人归纳作一百二十类,使我能深入地了解你们。”
  接著叹了一口气,有著无比感染力的眼神射出向往的神色,油然道:“原来人类的情绪可以这么多采多姿,这么复杂,若换了以前的我,早和你交配了。”
  姗娜丽娃失声道:“交配?你可否用个较有文化的词语。”
  方舟一呆道:“你觉得‘做爱’好听点吗?但怎及‘交配’生动直接和传神。”
  姗娜丽娃霞烧玉颊,横了他一眼道:“你真的把资料库的小说全看过吗?这实在难以令人相信,那处最少储藏了三千万种不同类型的长短篇小说,一晚工夫可以看多少?你用甚么方法去取资料呢?”
  方舟道:“库内的资料都是模仿人类的记忆细胞储存的,所以只要我把思感钻入那些电子细胞里,便可以像记忆般看到里面的东西。储存文学小说的单位只占了二万多个,我用十分钟的时间,就把它们在脑内复制出来。像你们的语言机那样。”
  姗娜丽娃听得目定口呆,好半晌才懂得道:“难道你已把整个资料库复制在你的脑子里去了?”
  方舟眼中射出兴奋的神色,道:“就是这样,我在努力学习你们的一切,包括你们对这宇宙的看法,怎样去表达情绪,怎样去享受男女间的爱情,真是精彩极了。”
  好奇心盖过了慌惶,姗娜丽娃波动的心情稳定下来,想起了无数的问题,一时间反而不知问他那项才好。
  方舟眼中涌出无尽的深情,柔声道:“小甜心,让我们找个环境优美的星球,在那里好好享受爱情的生活,我会改变你体内不能受孕的结构,让你像火鸟星的女人般怀孕生子,好吗?”
  姗娜丽娃被他的目光牢牢吸著,全身泛起性的兴奋,差点立即应允,可是想起了冷酷的现实,又愁意满怀,白了他一眼道:“这只是做梦吧,我可保证有关我们的资料很快会传遍了每一个可居住的殖民星系,只要我们进入那些星球的防磁场,立会给人发觉,所以能逃到那里去呢?而且这艘飞船有联邦政府的烙印,对联邦的星际侦察网来说就像在黑夜的旷野点亮了灯那么明显瞩目,除非我们能逃出银河系,否则迟早给追上。”
  方舟思索起来,眼中闪动著引人之极和深不可测的智慧光芒。姗娜丽娃发觉自己完全无法把目光由他赤裸雄伟的身体移往别处去,但想起无论如何,最后终要被拆散,而自己则变成了叛国的罪犯,黯然神伤道:“况且我怎能那么自私,坐看黑狱人把我的同胞杀戮和劳役,不若我们回去自首吧!我会尽一切能力保护你。只要你肯合作,很多事都是可以商量的。”
  方舟苦笑起来,似若有甚么难言之隐。
  姗娜丽娃把娇躯移近一点,柔情似水地道:“随我回去吧!你若要报酬,我便把身体给你,好吗?算人家求你吧。”
  此时飞船越过了太阳系最外围的冥王星轨道,飞进虚广无尽的外空去。
  舷窗暗黑下来,亮起了数之不尽的星光。
  方舟叹了一口气,伸手抓著她的香肩,温柔地把她拥入怀里。
  姗娜丽娃虽不自禁地想到这或者是他由爱情小说学来对付女人的手段,仍感一阵战栗,毅然投入他怀抱,搂紧他粗壮的腰肢,抚上他充溢著爆炸性力量的背肌,压制了近千年的男女之情,熊熊烧起。
  方舟感觉著她灼热的体内那璀璨动人的生命磁场,正激起了火花般的性欲电能,舒服得低吟一声,嘴唇吻在她玉颈后的嫩滑处,柔声道:“就算我肯合作亦不会有用处,因为我的身体和遗传因子,和你们实际上分别不大,无论我如何愿意让他们检查,最终他们仍将一无所得,最糟是还以为我在骗他们,囚起来或设法令我变成白痴,好把我切片来研究,那就惨啦!”
  姗娜丽娃被他带著强烈奇异电流的大嘴吻得全身麻痒酥软,娇喘著勉力推开了他少许,奇道:“怎么有可能呢?那你超乎人类百万倍的能力从那里来的?”
  方舟眼中射出崇慕之色,缓缓道:“那是由火鸟星上一个叫溶池的生物处得来的。她教晓了我很多东西,使我把人类的潜能完全发挥出来。可是这种能力却是不能转移的,即使把我的细胞逐个取出来研究,最终亦一无所得。因为那是一种纯精神的能量体,对我来说虽是实质的东西,对别人来说却是虚无飘渺的经验产物。所以你若想我自投死路,便劝我回去吧!”
  姗娜丽娃听得呆了起来,正要追问溶池的事,方舟双目寒光一闪道:“他们追踪系统找到我们了。”
  美丽的星图展现在领袖一号战略室一端的巨大屏幕上。
  正中处有一点红芒不往闪耀著。
  首席军机秘书诺历、总参谋长白树将军、第一师团的正副指挥官雷坡武大将和艾妮少将分立在一身军服、威风凛凛的姬慧芙身旁,一起凝视著那闪跳的红芒。
  紧身的军服把姬慧芙美好的线条更衬托得令人目眩,尤其那对比旁边副指挥艾妮更修长的美腿,更使她有若鹤立鸡群,把这些俊男美女全比下去。
  总参谋长白树外型非常文秀,冷静从容,是典型运筹帷幄的书生型军人;指挥雷坡武却像座石山般傲岸魁梧,一派无畏的硬汉本色,在仰马星之役里,他是唯一击落对方三艘战舰的人,军功显赫,号称联邦第一猛将,对姬慧芙忠心耿耿,誓死效命。
  他在众人里已是最高的了,足有二点二米,可是仍比身长玉立、玲珑丰满的姬慧芙矮了少许,可见她是如何出众。
  总参谋长白树道:“现在姗娜的`明月号'距离我们有八十万公里,朝著天狼双星的方向飞去,但当然他们的目的地应不是在那里。”
  雷坡武皱眉道:“真难相信明月号为何可这么快达到亚次光速,不过以我们现在的亚光速,可在一小时内赶上他们。”
  带著男儿阳刚之气,亦不失女性明媚之美的艾妮接口道:“那时我们可以利用船上的遥感装置,锁著`明月号'的控制系统,又或以冷凝液,封闭她尾巴的动力喷射门,还不将他们手到擒来。”
  姬慧芙回复了一向的恬适清宁,摇头道:“可惜我们要对付的却是一个可能比黑狱人还要厉害百倍的敌人,天才晓得他还有甚么惊人本领。”
  倏地众人一起惊呼起来。
  闪耀著的红点消失了,他们竟然失去了`明月号'的影踪。
  姬慧芙秀目一寒,冷哼道:“好家伙,竟可以干扰我们的射电通讯网,立即以她消失处为座标,我才不信他能在等微子望远镜下把飞船藏起来。”
  芳心竟掠过一阵兴奋,就像和情郎玩游戏那般趣味盎然。
  姗娜丽娃和方舟分别坐在驾驶椅内,看著船头正视野舷窗外迷人的星空,感受著飞船无与伦比的冲刺力。
  太空是如此宁洽安祥,令人一点想像不到战争和没有意义的争霸杀戮。
  方舟操纵著驾驶仪器,看他兴奋的样子,便若小孩得到了心爱的玩具。
  姗娜丽娃的俏目泛起母亲宠爱儿子的慈和神色,抿嘴一笑,离开了座位,回来时手上拿著一套银白色衣裤相连的太空衣,命令道:“给我穿上它,裸著身体成何体统。”
  方舟愕然道:“那怎会是舒服的一回事?”
  姗娜丽娃把太空衣掷在他头上,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不穿衣服的话人家就不睬你了。”
  方舟吓得站了起来,苦著脸检视太空衣,一副不知如何穿著的样子,又偷眼看她,试探著道:“有没有报酬?”
  姗娜丽娃俏脸一红,把他拉到椅后的空间,为他穿上衣服,柔声道:“见你这么乖,送你一个吻吧!”
  方舟大喜道:“你可要教我。”
  姗娜丽娃暗叫冤孽,羞喜交集下为这男子穿上他生平的第一件衣服。
  当她退开两步,再定睛一看时,俏目立时亮了起来,移不开目光。
  他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卓傲不凡,在粗野中注进了文明的气质,那种气度绝对与联邦的美男子迥然相异,却又是别树一格,带著惊心动魄的阳刚魅力,那种性感是她从未见过的。
  方舟亦目射奇光,看著她道:“小甜心!你现在起了强烈的性冲动,原来遮遮掩掩反而更能挑引你。”
  姗娜丽娃大窘,羞红过耳,扑入他怀里,纤长的玉手搂上他粗糙的脖子,嫩肤和粗肤接触使她更是欲火狂升。
  方舟终是曾看过所有爱情小说的人,虽说空有理论尚无实践机会,仍及时吻将下去,封著她鲜艳的红唇。
  他那肉眼看不见的生命磁场,卷缠过来,把她完全包裹,刺激著她的磁场,生命立时攀上最浓烈的峰巅。
  姗娜丽娃心神俱醉。
  她并非从未试过爱情和肉欲的滋味,那是成为院士前的久远旧事了。开始时自然是乐此不疲,可是经历了以百计的年月和不同的对手后,她逐渐生出厌倦,感到那只是一种原始和本能的情绪,并不能使她的心灵得到满足,尤其随男女相恋而来的负面情绪,例如占有、纵情、嫉妒、纯肉体刹那的快感、事后的孤独,终使她舍弃了男女肉欲的追求,转把心神转移到对宇宙的研悟上。
  可是在这一刻,她却得到了自出生以来从未试过的欢乐、满足和精神的扩展。那种感觉是永恒不衰的。
  方舟庞大无匹近乎暴力的爱,洪水般把她的精神和肉体卷进了狂野的爱流里。她整个人在燃烧著,体内所有分泌不受控制地流遍全身,情绪激烈得使她恨不得融入对方体内,而感觉上确又真是与他浑融无间,那是种强烈而没有止境的情绪,最使她感动的,是在这爱的风暴里,核心处却是出奇的安宁酣适,就像舷窗外壮阔的星空。
  她再不感到孤独。
  她失去了所有矜持和顾虑,娇狂地在他怀里扭动喘息,用尽一切的心神回应著他粗暴的热吻,还嫌他不够粗暴。
  方舟的手开始按动能使她在外空活动自如的紧身压力循环衣的按钮,为她宽衣解带。
  她心甘情愿地尽量予他方便,当她羊脂白玉的动人胴体,完全呈现在对方眼下时,方舟停止了动作,道:“敌人又发现了我们,今次离我们只有五万里。”
  姗娜丽娃不顾一切地道:“不要理他们,做爱也好,交配也好,我要你!”
  方舟一把扯掉太空衣,笑道:“放心吧!我可以同时应付两方面的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