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陈青云 > 阴阳界·生死河

第八十六章 交换条件

神鹰公主虽然也是江湖后起之辈,武功得到真传,倔强的性子,在江湖上,也为人所知。
  但
  现在只剩下她一人,眼见三个武功都比她高的老前辈死得如此之惨。
  当下!
  她也吓得全身直冒冷汗。
  她开始感到害怕!
  直见死亡谷主一步步朝她迫近,吓得她全身发抖,一步步后退,但死亡谷主不放松一步,朝她迫去。
  紧张!
  恐怖!
  使得她简直喘不过气来。
  蓦然!
  她一声暴喝道:“站住!”
  这一声断喝,果然使死亡谷主一愣,站在那儿,好奇的望了神鹰公主一眼,冷侧恻的阴笑着道:“难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对!
  他这一提醒,使得神鹰公主灵机一动,因为-死对她来讲,并没有什么可怕,只是赤发老魔逃掉,使她感到对方哥哥不住,未能达到任务,谁让她带路,而错走入了这死亡谷呢?
  现在死真是死不瞑目,怎对得起方哥哥!
  她想到这里,当下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有话要说!”
  死亡谷主冷冷说道:“什么话快说,老夫没有时间多陪!”
  神鹰公主突然感到极其冷静,害怕的心理,突然消失,说不出的勇气,一涌而来,使她对眼前这可怕之人,毫无惧意。
  当下
  她冷冷的问道:“你是否还要再杀五个女人?”
  死亡谷主听她这直截了当的问话,不禁一愣,缓缓说道:“不错……”
  突然!
  他又问道:“你问这话,是何用意?”
  神鹰公主也不理他,依然冷声说道:“这五个女人你能担保多久才能杀死?”
  这句话,问得死亡谷主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不高兴的冷声叱道:“你问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神鹰公主说道:“什么意思你先不用问,你只要回答就好了。”
  死亡谷主摇了摇头道:“这可不一定,也许这一辈子也杀不完这最后四人!”
  神鹰公主笑了笑道:“我倒有个办法!”
  “什么!”死亡谷主突然精神一振,大声问道:“你说什么?你能为我想出一个办法?”
  说毕
  不禁仰首一声大笑,道:“真是笑话!真是笑话!你能为我想办法!”
  神鹰公主点着头道:“的确!我可以为你想办法!”
  死亡谷主想了想,道:“好吧!你若真能为我想出办法,我就免你一死!”
  神鹰公主缓缓说道:“我死不死毫无关系,但我目前不能死,因为我还有事要办,如果今天你能让我离此一个月……”
  死亡谷主听得一声大叫道:“什么!让你离此!”
  神鹰公主似是胸有成竹,不慌不乱的说道:“对!等我办完了事,一月后的今天,不但我来送死,并且还再带四个女人,给你杀!让你了却了杀完最后五个女人的愿望。”
  哈!哈!哈……
  死亡谷主听得大笑不已,道:“你少在老夫面前耍弄花枪,天下会有这种事!”
  神鹰公主急忙说道:“这并不是奇事,因为真正为爱情而死,是有的,不说再找四个,就是再多几个,依然会有,我们只要方哥哥愉快,死又算得了什么?”
  死亡谷主摇着头道:“不!我不能相信!”
  神鹰公主正色说道:“我可以让你点了我的‘命天’穴,如果一月之后我不回来,依然要死!”
  死亡谷主依然摇着头道:“不行!”
  神鹰公主轻声-叹道:“既然不行,也就算了,今天我死没有关系,你也休想再能了却心愿,最后你也不过象我们一样,死在这死亡谷中,你现在动手吧!”
  说毕
  双目一闭,等待死亡谷主出手。
  半晌
  神鹰公主依然未觉动静,于是又睁开了眼睛,只见死亡谷主,愣愣的望着自己,心里就感到非常奇怪,问道:“你为何还不下手?”
  死亡谷主满脸神色不解的道:“你当真不怕死?”
  神鹰公主摇了摇头道:“死有什么好怕,人到头来总是要死,早死晚死不是一样?”
  死亡谷主点了点头,好象领悟了什么似的,道:“你一定要离开此地,一个月后,再带四个女人来吗?”
  神鹰公主道:“如果你能让我离此,决不食言!”
  死亡谷主顿了顿,结果点了点头,道:“好!我们一言为定,一个月后,你一定再带四个女人来此,不说废话,我先点了你的穴道,不过我还有一句话要说。”
  神鹰公主点着头,道:“没有问题,一切话都听你的。”
  死亡谷主干咳一声,略一停顿,说道:“让你离开此地,却是第一个人,出去后不可向任何人说出老夫是何样之人,你能否答应!”
  神鹰公主未再迟疑的点了点头道:“这个你尽可放心,决不会让第二人知道。”
  死亡谷主似乎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道:“如果你不回来,或是少带一个人,我会想法使你的爱人象他们一样的惨死!”
  说着
  指着依然痛苦呻吟在地的千面神客,红发老妪及黄峰老怪!
  神鹰公主看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知道死亡谷主不是等闲之辈,必然说到做到,而且方天云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蓦然!
  死亡谷主又道:“对!你那爱人叫什么名字?”
  神鹰公主迟疑了一下,
  “方天云!”
  死亡谷主厉声喝问道:“你没有胡说!”
  神鹰公主凄然一笑,粉颊显出极不高兴的样子,狠狠地瞪着死亡谷主,极其不耐烦的道:
  “你太不相信人了,本姑娘还不是这种人物,一切事情都已答应于你,这还有什么可以欺骗你的!”
  死亡谷主狠狠的点着头道:“你这个倔强的女娃儿,到时老夫要你好看!”
  话方言毕,就见他衣袖一扫,一道金光朝着神鹰公主而来。
  神鹰公主看得大惊失色,身躯急闪,口中叫道:
  “你……”
  但
  她哪能闪得了,“你”字才由口出,就觉背心之上一麻,人事不省的昏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死亡谷主高兴得仰首哈!哈!大笑不已,顺手在神鹰公主倒身之旁,写了几个字,身形未见他晃动,就觉一道金光,电驰而去,不见踪影。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为什么突然食言,杀了神鹰公主?
  莫非是神鹰公主刚才的话,太过狂妄,使他动了怒?
  不会吧!
  难道他对神鹰公主所说的,再带四个女人来送死,不动心吗?
  不!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虽然他杀人不眨眼,而且心黑手辣!
  但!
  他始终还是想离开此地,因为,因为
  他还有他的事要做,他不能再这样空等下去,也许他所要做的事,再过上几年,就是出了此谷,也是没有用了。
  可是谁又能了解,最后他又向神鹰公主下手呢?
  天!
  渐渐地黑了!
  星月惨淡,虫声哀鸣,大地被笼罩一片迷茫里。
  死亡谷此时显得格外恐怖怕人。
  蓦然!
  神鹰公主抽动了一下。
  奇怪!
  难道她并没有死?
  的确!
  她还活着,而且抽动得格外厉害。
  蓦然!
  “哇”的一声,神鹰公主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的站了起来,她象是做了一场噩梦,流目扫了四周一眼,半晌
  她这才想起了白天所发生的一幕,不禁感到一阵冷战。
  可是她突然发觉,四周只剩下她一个人,不但不见死亡谷主,就是千面神客,红发老妪及黄峰老怪的尸体,也不知去了何处。
  她正在奇怪之时
  低头之下,就见脚下有一行字,蹲身一看:
  写着
  一月后今天此地见,不可食言!
  此时
  神鹰公主才恍然大悟,知道适才是被死亡谷主点了穴道。
  她不再作迟疑,运了运自身功力,还没有什么不对之处,于是长叹一声,展开身形,离了这可怕的死亡谷。
  她是第一个离开此谷的人!
  当然!
  这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就是连她自己,此时想起,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人生对她来讲,不过就这短短的半天功夫,全部改变了,她心中有数,她将是一个快近死亡的人。
  但
  她唯一感到安慰的,是她能够再活一个月。
  她要去找赤发老魔,而且在这一个月之中找到,不然她这一个月,将会感到白白活了,不但对不起方哥哥,就是她自己,也觉对不起。
  一天过去了!
  半个月也过去了!
  她依然未找到赤发老魔。
  但
  在她的寻找行列里,却不只是她一个人了,却多了四个女人。
  玲姑娘沈婉玲。
  萍姑娘!
  龙衣仙子!
  红衣少女!
  正好五个女娃儿。
  她们都是深爱着方天云的,经过神鹰公主死亡谷中的一切说出之后,她们都是没有疑意的愿意前往。
  这天
  她们一行五人,来到白凤山,正感到不知如何才能找到赤发老魔之时。
  蓦然!
  一声惨嗥划破长空!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惨嗥,使得五个女娃儿一愣,一敛奔势。
  神鹰公主说道:“奇怪,这种地方,难道有什么人在此杀人不成?”
  玲姑娘点了点头道:“走!咱们赶去看看。”
  说毕
  五人几乎在同一时刻,起身扑向发出惨嗥声处驰去。
  惨叫之声,起自一处荒岭的嶙峋怪石之旁,五人尚距离二十余丈,便已看到一具尸体,横卧在地上。
  然而
  当她们掠到尸体的近旁,都不禁吃惊不小。
  只见尸体身前地上,有着五个大的脚印,深深的印在地上,使人一看而知。
  玲姑娘首先一声惊叫道:“五步追魂!”
  的确!
  这真是五步追魂所留下的脚印,一点也不错。
  萍姑娘突然说道:“不知这是方哥哥,还是那假五的步追魂赤发者魔?”
  玲姑娘点点头道:“对!我们去找,他-定还没有去远。”
  当下
  五个小女娃儿也不敢再迟疑,一个紧接一个的,顺着山径朝前直若电光流驰,飞奔而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翻过了多少山岭。
  她们此时站在一座山岗之上,感到有些失望。
  没有想到,眼前仅有的一线希望,此时又成了空,限期只余下半个月了,这半个月,对她们来讲是多重要。
  蓦然!
  红衣少女指着前面一座山神庙叫道:“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她这一叫喊,大家不由侧首望去,都不禁惊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