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陈青云 > 病书生

第十九章

 三人走出群英楼,正待上马,蓦闻一声嘿嘿狂笑,由楼上飞出一条人影,来人空中喝叫,道:“嘿嘿,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三位别走!”
  梅花神剑王尧弦闻言大急,及至策马欲走时,前面业已站着一位老人来。病书生乍见来人,心中一怔,暗叫:“是他!真是冤家路窄,这回可骗不了啦!”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天山七鬼中坐第一把交椅的追魂鬼贾筠。此老一现,马上三人全部震惊。梅花神剑王尧弦,心中一横,微笑道:“尊驾无故阻路,意欲如何?”
  追魂鬼贾筠哈哈笑道:“姓王的你别装傻,别人可以瞒过,老夫可不容易,哪怕你切成十块老夫一样认得出来,是好汉就别藏头藏尾,嘿嘿!今日再不还老夫一个公道,就别想走!”
  王尧弦故作惊态,问道:“老夫姓王不错,可不懂尊驾这是什么意思?”
  追魂鬼贾筠闻言仰天长笑,道:“没想到堂堂的点苍掌门竟成了缩头乌鬼,我请问你这位坐骑何来?”说时手指病书生罗俊峰坐骑,那正是银月所赠那匹白马神驹,王尧弦哈哈笑道:“路上所拾,问它干吗?”
  追魂鬼贾筠怒喝道:“王大侠,别把老夫当三岁小孩,你容貌再好,脸上麻点犹在。今日有幸再睹尊颜,贾某业已立下决心,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好汉下马一会。”
  梅花神剑陡的仰天长笑,那笑声宛如龙虎啸吟,震得群英楼门空格格作响。笑歇冷冷说道:“不要猖狂,别人怕你,我姓王的可没把你放在眼内。你说的对,我们今天是死约会不死不休。
  说时,不见他如何动作,人已下马昂立地上。追魂鬼贾筠嘿嘿干笑两声,道:“好!今日能见识名震武林的梅花神剑法,足慰三生。
  说罢手中多出了一支追魂令旗,只见他单手令旗一抖,飕!的一响,也不待说话,一招“苍龙入海”急逾电闪,向王尧弦刺到。
  梅花神剑双肩一晃,长剑出手,叫道:“来得好!”
  这时陡见群英楼跑出一个人来,叫喝道:“住手!两位住手!”
  来人就是沙漠飞雕姬人庆。只见他身至场中,双手乱摆,向贾筠说道:“老前辈,这个让我来,何需你老动手呢?”
  说着顿了一下,转向梅花神剑说道,“王大侠真是太欺人了,瞒得我好苦。来来来!姬某愿凭手中一柄铁剑领教点苍绝学。”
  马上月里嫦娥闻言银玲似一陈长笑,道:“姬大侠,你老怎么这般有兴,小生陪你走几招如何?”
  说着飘身而下,抱拳一揖,随即由腰际取出“卷风带”笑意吟吟地说道:“姬大侠尽量向小生要害招呼好了,动手如拼命,别忘了兵器是不长眼睛的呀!”
  一副狂妄之态,比沙漠飞雕来得更狂,简直不把他放在心上,姬人庆何等样人,哪吃得下这种轻视,陡见他嘿嘿狂笑,道:
  “敢情你就是人称‘月里嫦娥’陆玉华了。好,这才不愧天山神尼之陡,姬某荣幸,竟能拜领天山绝学。”
  说毕,长剑出手,一招“直叩天门”,向陆玉华劈落。陆玉
  华虽表面装得那么狂妄,骨头里却分毫不敢大意,刚才已亲见过姬人庆的怪异武功,自己所敢抗衡的,仅凭一股勇气和一套天山绝学“卷风带”法。
  月里嫦娥一见对方长剑直砍,心中不慌,卷风带并不出手格,及至长剑距头顶一尺高,陡地偏头晃背,但见人影一闪,姬人庆眼前已消失了月里嫦娥陆玉华。
  沙漠飞雕不由一怔,倏地旋身进剑,剑化层层光影,展开崆峒派绝艺与月里嫦娥斗在一起。
  陆玉华已立下决心,为保护心上人,不惜丧命,展开天山不传之秘,猛如凶虎,彩带如虹,裹着对方紧打猛卷,好不骇人。
  爱情的力量的确不可思议。陋玉华与沙漠飞雕两人,论功力姬人庆远高她一筹有余,但一人拼命,万人莫敌,一时间姬人庆反而讨不了半点好处。
  这一边梅花神剑王尧弦已不再存逃避之心,他知道无论你怎么逃避,总久有一天要接触敌人的,即使今日能脱得了身,你敢保证明天不会出事?
  如今,病书生罗俊身身伤之事已传遍武林,一干曾经吃过他苦头的,必闻风追来。
  尤其大对头飞龙帮,更不会放过他,不用说千面人魔一得消息,亦必派兵追来,为飞龙帮已故不少高手复仇雪恨。病书生罗俊峰何尝不也有自知之明,但这时的他反而安若泰山,因为他已将生与死看得非常清楚。
  若非父仇未报,母恨未雪,他真对恩怨牵缠不清的风尘产生了厌倦。有一天,俗务完了,他将遍寻仙境以终余年。
  梅花神剑王尧弦瞥见那边姬陆两人已动了手,身前追魂鬼又虎视耽耽,不由一声冷哼,道:“贾兄,我们也别再延时了,王某凭手中长剑,会会名震武林道上的追魂令旗。”
  说毕长剑平刺,自动逗诱对方,追魂鬼贾筠凶光迸射,一声阴恻恻冷哼,令旗一格,陡的一招“大鹏展翼”一招化二式,一格一攻,向梅花神剑当胸刺到。
  追魂鬼手中那支“追魂令旗”看似一支普通旗杆,其实里面暗藏机关。旗杆头乃采钢母所铸,尖如剑,并呈蓝光,不用说杆尖所使蓝光正式代表着一种剧毒所熔,只要对手身上被划上一道口,立即见血封喉,死于非命。
  梅花神剑远在四十年前,在祁山与此鬼有过芥蒂。当时王尧弦以手中“朱雀剑”及一套点苍神学“梅花剑法”百招之后乃胜此鬼一招。
  虽如此,王尧弦自知赢得侥幸,论功力还是追魂鬼雄厚。
  四十年后的今天,冤家路窄,两人碰上头,梅花神剑心中不免暗惊。
  在四十年光阴中,梅花神剑致力扶弱锄奸,收徒教艺,自己武功固然亦随月增厚,但是,比起此鬼,可就差得太远了。追魂鬼贾筠一招之耻,激发他埋着深山,苦学魔功,四十年不问世事,专心致力本身内功之修练,武功自然一日千里,远非昔比。
  两人一交上手,不出十招,梅花神剑已出手缓迟,无法支持,这一现象落人马上病书生眼里,不由他心急如焚,暗暗叫苦。
  反观陆玉华这边,乍看两人棋逢对手,不分轩轾,但,严格说来,陆玉华还是差人一筹,若非卷风带法的精妙,绝无法维持平手这么久。
  病书生衡量当前两个战场,堪忧的还是梅花神剑,遂暗自沉思,如何援手。
  这时,梅花神剑手中长剑挥舞起采,更加散乱,梅花神剑法虽妙,若不配上朱雀剑,威力无形减色不少。
  何况对方已吴下阿蒙,内力的雄厚,已达化境,手中追魂令旗如风似浪,飒飒袭来,愈战愈猛,丝毫看不出破绽来。
  蓦闻梅花神剑王尧弦一声暴喝,长剑一招“寒梅吐蕊”,聚全身真气,剑夹呼呼劲响,如瑞雪缤纷向追魂鬼当头罩下。
  这一招正是梅花神剑精髓所在,亦是当年战胜贾筠的一手绝招。
  剑招展来,若狂风骤雨,声势骇人。追魂鬼乍见此招,心中暗暗冷笑,开口叫道:“王老儿,黔妒技穷,姓贾的再不是四十年前的贾筠了,昔日一招之耻,正好得雪。”
  话落,手中追魂令旗倏地盘空所抖,一招“水火炼魔”,霍见空中旗影飘飘,梅花神剑立感全身被罩旗影之中,不禁惊叫:“吾命休矣!”
  此时,蓦闻罗俊峰叫道:“神雷击魔兮,妖孽遁。”
  声音细弱,与呆书生念经口音相似。但,传入梅花神剑耳内,何异晴天闷雷,全身一震,手中剑竟不由自主一招“雷殛妖孽”向追魂鬼劈手令旗格去。
  但闻一声“隆!”两件兵器空中一碰,双双各自跃开。王尧弦竟因罗俊峰一句话逃出厄运,迫魂鬼惊悸地望着病书生,怒喝道:
  “好家伙,果然不凡,竟识得破招。好好!有种的就下马过来,老夫照例以十招为限,若再不能扳胜,从此退出江湖不问世事。”
  追魂鬼此话一出,索名叫战,罗俊峰想避也无法,本待咬牙下马一战,蓦然,由店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姓贾的,好大架子,好不要脸,这年头打落水狗的可真不少,我这老要饭的,只好打抱不平啦!””
  说话间,众人回头一瞥,罗俊峰一见来人,欢叫道:“赵大哥!称怎么会在此?”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宇内三奇之一的追魂神乞赵哲,只见他摇头晃脑一摇三摆,踱出大门,边走边说道:
  “老弟,我想得你好苦呀!你怎么变成这个麻相,差点认不出来,要不是那穷酸告诉我,真的错过这个机会了。”
  说话时,由群英楼里面走出一个破衣儒生来,梅花神剑一见来人,叫道:“穷鬼,你怎么会在此?”
  那人哈哈打恭一礼,踱着方步走了过来,神乞扫了追魂鬼一眼,说道:“我的贾大爷,好好的怎么又出来追魂啦?人家生病,打胜了你脸上也不光彩呀!唉,我说这年头已时风日下,连你老兄也欺侮起小孩来了。”
  说着,向罗俊峰说道:“你们这般易装,真是太蹩脚了,别以为脸上点个麻子,就能掩饰黄腊,叫花子也真是粪做的眼珠子;还跟我打上东道哩!”
  说着两人已走到病书生面前,不用说读者已明白,这两人正是百禽居分手遍寻高手的穷儒万念祖和追云叫化子。
  罗俊峰一见两人,心中大慰,连忙将脸上麻点抹掉,说道:“万前辈你们两人不是一南一北,怎又凑在一起,又在这里出现!”
  追魂神乞越哲嘻嘻神秘地一笑,道:“谈他做什么?
  正事先办,余言慢慢再谈,老弟,你坐着这里由要饭的来。”
  说着将蓬头垢面一转,向追魂鬼贾筠,说道:“追魂的,人生何处不相逢。干么这么急?千面老鬼不是明明向武林订出吕梁之约吗?到那时什么恩仇怨恨,不是可以一齐了结,我看咱们喝两口酒化戾气成和祥如何?”
  追魂鬼贾筠闻言,凶狠喝道:“叫花子,你敢戏弄老夫不成?嘿嘿!俗话说得好,烦恼皆因强出头,敢情要饭不成,想要吃?”
  追魂神乞赵哲哈哈大笑,道:“姓贾的,老叫化子生不逢辰,长年为人间打抱不平,这个头颅能值多少?你要,双手奉上,但也得露两手看看才行!”
  这时,沙漠飞雕与陆玉华之战,早因宇内三奇的出现而停止。沙漠飞雕走到这边,听追魂神乞这么一说,不由怒喝道:
  “二位横加插手,简直不将姬某放在眼里,别以为姓姬的好欺侮,露两手不难,问题是你接得下吗?”
  追魂神乞闻言仰天一阵爽朗的长笑,遂即说道:“姬人庆,要饭的心仪崆峒绝学已久,不妨就露两手绝活儿,看要饭的接得下不?”
  说着旋身一转,脚下不八不了,安逸悠闲地等待着,只见他双目神光迸射,一瞬不瞬地注着姬人庆。
  要知道追云神乞自百禽居再度门关之后,内功巳臻化境,“玄天气功”已练到视到百毒不侵,飞花伤敌的地步,如赤面鬼卓三亚之流,已不足与他抗拒,固然不能和追魂鬼贾筠之流相提并论,但亦相差无几。
  俗云:“士别三日,应该刮目相看。”追云神乞一朝彻悟,闭关苦修,今日之赵哲,已非昔比了。
  沙漠飞雕姬人庆一见对方严陈待敌,不由更加生怒,只见他双臂微沉,暗聚丹田气功,全身骨格“拍!拍!”乱响。
  此时,梅花神剑王尧弦掠身过来,发言喝止,道:“且慢,老夫愿以空拳再度领教,以报方才贵店一掌之耻。”
  沙漠飞雕一瞥梅花神剑横阻迎敌,不禁由心底发出一阵阴恻恻的冷笑,道:“手下败将,犹敢言勇?”
  梅花神剑王尧弦不作声,亦不回答,单掌获胸,右掌推出,一招“仙人摘果”,急如矢箭向沙漠飞雕胸前“膻中穴”点去。
  王尧弦刚才为顾全大局,一招认输。现在既然有宇内三奇人物出现在此,顿时壮胆,因为罗俊峰业已得到二个奇人的保护,如今可以全心全意蓄气制敌,以雪一掌之耻。这一招表面是点穴,实则随敌变化为招。
  沙漠飞雕姬人庆见状,嘴露冷蔑的轻笑,不闪不退,及至王尧弦中指已射至胸前半尺,倏地一声暴喝,凹胸缩腹,右臂聚功,猛向王尧弦左臂格去。二人皆成江湖多年的高手,武功各有千秋,一交上手,乍看不出谁强谁弱来。
  这时,只见场中拳影飘飘,二人宛若飞蝶穿花,以快打快,一时间竟消失了二人的身影,就连天山七鬼,宇内三奇之流亦无法看出谁是梅花神剑,谁是沙漠飞雕来。
  打斗中的沙漠飞雕,边打边慌,越打越急,心里头不由的暗暗惊讶,这时才给他想出其中道理来,方才教场之战,莫非是对方佯败?
  果如此,此老武功不与他在伯仲之间?
  这一想,顿使他恍然大悟,不由他一声狂啸,身法一变,立即施展崆峒派镇山绝学,只见场中两人不约而同的缓迟身躯,双双跃退三步,凝神屏息,对峙而立。但,两人脸色凝重沉着,不用说两人各想拼着真气,一决雄雌。
  这一来,不由在场诸人亦随着紧张起来。高手对招,最忌的还是以内功相拼,这无疑的是拿生命做为赌注,两方功力若相似的话,一交上手,必两败俱伤,倘若某一方内功稍弱,则这一比,无疑自寻坟墓。
  追魂鬼一见双方如此,心中不免发楞。以目前正邪的实力,对方加上宇内二奇之后,已完全改变,万一沙漠飞雕再失手致伤,则以他之力,决难留下病书生罗俊峰。
  这一估计,顿使这位邪道魔头暗蓄杀机,只见他凶光顿露,狰狞的邪笑,浮在他脸上。在场诸人,除了那位神秘的穷儒,任谁也未曾注意到他的脸色表情。
  这时,沙漠飞雕陡然一声暴喝,双掌蓄十成功力,向梅花神剑遥遥推去,蓦见沙石飞起,狂风大作,一卷卷白色的气体,如虎云翻天,罩向梅花神剑。
  梅花神剑王尧弦乍见对方双掌一递,即昏天暗地,沙石齐飞,眼前顿时黑漆,不由一凛,知道这正是崆峒派绝世气功“黑沙掌”。这个念头掠进他的脑海,全身早已聚结的劲气,突然不由作主的急集双臂。
  只见他双掌一推,倏见一道清如溪流明镜般的透明气体,由他前面漫漫向前推进,向狂击而来的黑气体迎去。
  蓦闻,空中一声震天暴响:“轰隆!”
  两人霍然掠后几步,只见梅花神剑身子晃了几下,勉强拿桩站住,沙漠飞雕可就吃到苦头了,只见他整个身子往后倒退了七八步,哇!的一声,一口浓血喷出口外,人也随着颓萎地坐倒地上,脸色铁青,双目无神也向上吊起。
  一旁准备暗救的天山七鬼追魂鬼,做梦也不曾考虑到战局会这么迅速一掌结束,乃至发觉已迟,沙漠飞雕姬人庆业已跌坐地上,内腑震伤不能动弹。
  追魂鬼哪顾及暗杀王尧弦,急得一掠身飞扑过去,但并不马上将姬人庆抱起,因为初中重伤,万一一个救护不良,可能贻害他永世残废,甚至于导致死亡。
  追云神乞赵哲连忙走到梅花神剑身旁,从怀里取出一粒“固元丹”。也没说什么,就往梅花神剑嘴里一送,随即向追魂鬼说道:“贾兄,青山不改,绿林长流,咱们又欠了你一笔烂帐,我看还是吕梁山上见吧!”
  说着招呼众人,上马赶路。这时突然听追魂鬼怒喝阻止,道:“慢走!欠债还钱,今日不是你死即是我亡。”
  众人回头一瞥,全部震悸,只见追魂鬼贾筠脸色铁青,双眼隐现赤红,令人不寒而粟,足见此鬼已气极怒煞,暗蓄杀机。
  追云神乞不禁哈哈大笑,道:“哟!我的贾大爷,你可真生气了。唉!干么这么气狭。欠债还钱,是迟早的事,你急什么劲?难不成真想吃下我们?”
  这一讽刺,何异火上加油。追魂鬼贾筠青腈暴射,咬牙切齿地怒骂道:“臭叫化子,你敢戏弄老夫!”
  话落身起,空中一掌向追云神乞劈下。这一劈夹万斤劲力,声势骇人。老叫化子可不理这一套,并不正面迎击,只见他长衫一飘,轻飘飘地一闪一嚷叫道:“天啊!救人呀!追魂鬼向我索命啦!”
  说着人如行云般,避过一丈远处。这时,一向没说过半句话的穷儒万念祖,竟乘追云神乞闪掠的同时,飘身切入,挡在追魂鬼面前,安若泰山,和颜悦色说道:
  “贾老,得放手处且放手,能饶人处且饶人,赵哲的话并没有错,血债、恩怨、仇恨,迟早总得一结,来年吕梁山再偿,难不成你老真等不及?”
  追魂鬼已怒火攻心,理智全失,穷儒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竟将一股怒火,全往穷儒身上泄,只见他双掌盘空一抖,不问青红皂白,向穷儒头上劈落。
  穷儒何等人物,早料此鬼有此一着,一见双掌劈下,心中不住有气,看着双掌已堪堪临头,倏地双肩一动,展开罕世轻功,一闪即逝。这时,迫云神乞在那边又嚷叫,道:“不好了,疯狗咬人啦,救命呀!”
  追魂鬼这时与疯狗无异,只见有人挡在他眼前,他就不问
  黑白一律劈杀。但是,穷儒岂是省油灯,早在前面已经介绍过,此者名列字内三奇之首,身负的绝学足可与宇内二叟之流,相提并论,像追魂鬼这种角色,还没放在他眼中哩!
  这时看到此鬼狂疯如斯,不觉有气,若不给他一点颜色,量他不知进退,遂暗暗一聚真气,切身过来,走到追魂鬼面前三步之遥,陡的,沾地掠身上空,一招“香风拂柳”霍见他五指箕张,五道指风如矢箭似的,向追魂鬼门面射至。
  追魂鬼贾筠乍见穷儒凌空下击,心中暗自高兴,但见他凶眉倒竖,恶眼暴睁,双臂聚结十二成功力,往上推击。
  这一招“霸王举鼎”若换别人并无出奇之处,但在这位武林魔头施来,劲道何等骇人听闻,凡人只要沾上一点邪气,必震碎肺腑,死于非命。
  可是,对手是谁?这种雄厚劲风固可断树裂石,可无法奈何字内三奇之首穷儒分毫,相反的,更使穷儒可以借机发威制敌。
  只见两股劲风快要相碰的刹那,空中穷儒陡地收指反身,闪过正面,人如鲤鱼旋身,由侧发掌,两指箕张,二道劲道似闪电急射,向追魂鬼腰际“志堂穴”点去。
  说来话长,当时的情景却是一个动作,而且是在刹那间完成的。追魂鬼贾筠双掌方出,就不见凌空下击之穷儒,及至着慌,腰际已隐隐感到两股歪风向志堂穴射至,顿使老魔头暗叫“不好”,一个“铁板桥”整个身躯侧面扑倒,堪堪闪过这一煞手。
  陡见一条黑影急愈闪电一闪即逝,蓦闻穷儒哈哈大笑道:“承让!承让!”
  追魂鬼闻言不禁错愣,自己并无任何失招,何故对方竟自叫承让!不由将全身上下检视一遍,突然发现自己右腋处长衫,赫然露出五个小洞孔,不用说这是宇内三奇穷儒的杰作。这一发现顿使这位绿林魔头脸红耳赤,恨不得立时钻入地下。
  他清楚的知道这是对方手下留情,否则自己早已丧命指下,这无疑的证明对方的武功远驾自己之上,不过,使他费解的是在何时被人穿了这五个孔?
  就因为追魂鬼不明白自己被暗算的时间,才能更显出穷儒绝学来。
  读者若不健忘的话,一定知道此鬼何时遭贫儒戏弄,那就是在此鬼施展“铁板桥”刚刚倒下,忽觉人影一闪的时候。不过,话又说回来,穷儒武功真的神奇到那般程度吗?真的远超追魂鬼甚多吗?不,并不全是。
  固然他的功夫神奇诡异,但并不是高出追魂鬼多少,主要的是因为他善于随机应变,灵活机警而已。
  追云神乞老叫化子,这时哈哈笑道:“贾老,咱们这笔帐可欠得愈多了,这里别过,吕梁山武林正邪之会,自会还道给你。”
  说着顿了一下,瞪眼望着呆坐马鞍上面的病书生罗俊峰,喝道:“走呀!还等着看他自杀不成?”
  说毕也不理众人,径自往道上走去,那种神气活现的样子,就像是他打了胜仗一般,不由后面赶来的众侠,掩嘴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