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陈青云 > 病书生

第十三章

  飞豹老人接信这之的后,派出了白氏两恶,结果白氏两恶双折翼,死于陆玉华之手,这怎能不叫飞豹老人震惊?
  黄龙寨高手死伤俱尽,飞豹老人再不亲自阻敌已不成了,于是乎飞豹老人率领寨内二十名喽卒,倾巢出动,至望星峰。
  正好遇见陆玉华,飞豹老人心里所惧的病书生罗俊峰不在,心中大为宽慰,知机不可失,黄龙寨毁败至此,杀一个敌算一个,多少总可以捞回一点本,便领众搜索着,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及至陆玉华惊觉有敌环伺,飞豹老人已将她围在核心,得意的冷笑着,月里嫦娥一肚子的闷气无处发泄,瞥飞豹老人胜算在握,只见她手中卷风带,化作万道带风,向飞豹老人立身处扑打而至。
  飞豹老人一见彩带破空而到,叫声:“来得好!”
  看着带尾临头在尺许,脚下用力,不慌不忙轻轻往侧面避过去,月里嫦娥今天真是恶运当头,活该多受点罪。
  自来黄龙寨一直就没停过手,刚才连杀白氏两恶,又苦拼毒刺玫瑰,已至精疲力尽,这时的卷风带打出,看来声势骇人,其实劲道大减,身体刚刚闪开,又是一阵大笑,那笑声把业已麻木了的陆玉华振作起来,连忙停带运气调息。
  可是飞豹老人却不允许她这么做,笑声未毕,束口一啸,包围着陆玉华四周的喽卒,顿时呐喊一声:“杀啊!”
  都把鱼肚刀统统往陆玉华身上围砍而来,月里嫦娥真是艺高胆大,并不因而惊惶失措,而利用这短暂的刹那,硬将真气运行一周,聚在丹田。
  看着二十来件兵器快近身躯的时候,猛提丹田之气,出手扬带,卷风带一招“旋风扫雪”,硬将二十来把鱼肚刀挥卷而去。
  这一招正是月里嫦娥拚命的一击,成败全赖于此,劲力之猛,手段之狠,就连旁观未出手的飞豹老人亦暗暗喝采。
  天山神尼得意带法果然不凡,单就这一招已可以看出全貌来,卷风带就象生了磁一般,这一卷,二十来个喽卒手中紧握的鱼肚刀,几乎脱手而飞。
  飞豹老人一瞥之下,心中大吃一惊,那敢怠慢,“啊”的一声,双肩一幌,掠入战圈,手中单刀一招“白蛇出洞”向月里嫦娥头顶劈下。
  月里嫦娥一看单刀劈下,递出的卷风带乘着余威,返卷上空,一迎单刀劈下,两件兵器空中一碰:“拍!”
  两人同时跃开五步之远,这时陆玉华真气业已泄尽,落地之后踉跄几步,摇摇欲倒,头重身虚,一阵晕眩,这是她用力过度,已至脱虚的地步,不由她暗叹……
  “完啦,一切都完了,想不到我陆玉华会葬身在此,爹娘请原谅不孝女儿无能替您们报仇了。”
  想着,叹着,一个娇躯已萎顿下去,“叭哒”晕倒在地,顿时失去了知觉。
  飞豹老人一瞥这种情形,不禁哈哈大笑,裂着黄牙,满脸狰狞,邪色漾溢地向陆玉华晕倒之处走来。
  可怜陆玉华大仇未报,身将落人匪手,空山寂寞,林木萧萧有谁来救!
  这时飞豹老人已缓缓走到月里嫦娥陆玉华卧倒之处约二步远,他停下来,注视着陆玉华的动静,深怕有诈。
  就在飞豹老人迟疑不决之时,蓦见一条白光向这方扑射而来,飞豹老人乍见之下,心中一愣,顿时杀机陡起,轻微冷哼一声,手中单刀,狠猛地往陆玉华颈部抛射出去,手段之辣,诚然令人发指。
  两人距离那么近,飞豹老人又是快捷出手,陆玉华就是没晕厥过去,亦无法逃避这一抛劈,何况她业已虚脱晕睡过去,那还能有命在!
  就在飞豹老人单刀脱手的同时,陡闻一声暴喝:“老鬼住手!罗某来啦!”
  声音尚摇曳空中,白光已快捷如电光般泻落在陆玉华身旁三、四寸处,几乎踏在她身上,来人双脚一沾地面,倏地左腿上踢,立将飞豹老人抛射的单刀踢了正着,那把单刀宛如皮球飞落在十丈外草丛里面。
  来人正是闻声赶来的病书生罗俊峰,他这一及时赶到,始将月里嫦娥陆玉华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说险确实险到极点,分毫之差半步缓迟,陆玉华就得香消玉殒,饮恨九泉了。
  此时飞豹老人目睹这一情景,反而目瞪口呆,不知该何去何从?病书生的厉害他早已目睹,而且领教过,如今看他黄脸绷紧,肃杀之气露于外表,不由心惊肉战,暗暗着慌。
  罗俊峰低头一瞥静卧在一旁的陆玉华,看见她脸色荒凉苍白,毫无血色,立即取出乃师空空叟兰一逸,嵬集天奇花异草所调炼的疗伤药:“太清丹”两粒,一面监视着飞豹老人的空袭,一面撬开陆玉华的牙齿,将两粒太清丹送入。
  天地仙丹,果然神秘无穷,入口生津,溶合唾液,很快往肠胃咽下去,这些动作病书生赖于手指神经的感应来操纵,因为他必须全力监视着飞豹老人。
  最奇怪的是飞豹老人自始至终,并无丝毫动静,完全象木头人一般,睁着凶眼看罗俊峰的动作,这种违背常态的情形,顿使病书生罗俊峰怀疑,太清丹一入陆玉 华口中,陡然而立身向飞豹老人发话道:“好个卑鄙无耻的下流老贼,对付一个女流之辈,还好意思使用车轮战术来折磨她,以致疲惫脱力而晕倒,要不是我罗某及 时赶来,她岂不是葬身在此?”
  说到此处停了一下,他当然不会知道陆玉华离开他之后,接二连三,遭遇劲敌狙击,又遇杀父仇人,心灵肉体都疲惫经历。
  罗俊峰竟然误认为陆玉华是被飞豹老人用车轮战法活活累倒的,无怪乎罗俊峰会把他骂得体无完肤,罗俊峰继续说道;“老贼今日既是你的死期,罗俊峰要为生 死不明的点苍掌门梅花神剑,和黄龙寨前无数亡魂报仇。这该是你恶贯满盈的时候,还不快拿命来?”说着又肩微晃,右掌化指向飞豹老人右晴点去,罗俊峰身怀罕 世绝技,出手之快,简直使人看不清楚。只见白影一幌,病书生指风已到飞豹老人眼前,飞豹老人竟连动也不动,眼皮也不皱一下,罗俊峰猛然惊觉时已晚,指风劲 力竟穿透肉眼,顿时眼球进出,鲜血自眼眶内似喷泉似涌出,这一情形与惨状,不由病书生罗俊峰怵目惊心,也暗叫奇怪。但是更奇怪的是飞豹老人竟屹立在地,纹 丝不动,围着四同场外的喽卒一看飞豹老人双目已失,全数一阵鸟散,全往四周荒野逃遁。罗俊峰一见这种情景,不禁大叫一声:“咦!”就在这时,晕睡的月里嫦 娥陆玉华,业已醒了过来,一见这种情形也“咦”地叫了一声,与病书生惊叫同时,真叫做不约而同啦。
  病书生罗俊峰一见陆玉华醒了过来,立刻掠纵过去,伸手拉起她,说道:“华姐姐,峰弟来迟,害你受惊,真感报歉,我真被这里的情景搞晕了头,飞豹老人,我来时还看他好好的,本欲举刀欲杀死你,现在怎么突然死去,这不是天大的怪事吗?”
  陆玉华不等罗俊峰把话说完,连忙插嘴惊叫道:“什么?你,说什么?那老贼不是你杀死的吗?我不相信!”说着也不招呼罗俊峰,径自向飞豹老人屹立处去,走到那里一巡视,果然飞豹老人已死,但除了两个眼球外,其他与活人一般,一点也看不出来,这就不由陆玉华也怀疑起来。
  这时罗俊峰已随后走到,诧然地望着陆玉华,希望她能有所发现,但看到月嫦娥也柳眉紧锁,满脸茫然之色,顿使罗俊峰失望,向陆玉华问道:“有没有异样?华姐姐,还有这老贼怎样使你累坏的?”
  陆玉华一听这话,有气无力说道:“哼!他啊,怎么配与我动手!”
  说着遂将离开罗俊峰之后的种种遭遇,一并告诉了他,并将毒刺玫瑰出现的事,加以详细叙说,一提起父母兄姐全家死难,陆玉华又是伤恸欲绝,变成个泪人,身旁静听的罗俊峰滴下同情的眼泪。
  尤其对于毒刺玫瑰残忍狠毒,更加痛恨,只见他紧握着那双铁拳,怒目远视,咬牙切齿,似欲找人拼命的样子。
  陆玉华说完时,两人全变成了泪人,相对啼泣良久,罗俊峰才把黄龙寨发现伪死匪徒的经过,一来此之的后的事情,告诉了月里嫦娥。
  陆玉华听罢,内心里非常感激病书生罗俊峰,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深情款款地望着他,这时的陆玉华太需要安慰啦!
  十九年来,她无日不在思念着家、父亲,时时向天山神尼探问她的身世,而所得的竟是恩师的摇头叹息。
  虽然她心中已有着不幸的预感,但另有一种希望却强烈地支持她生活下去,追寻下去,也唯有这样她才能痛下决心,练成今日的绝艺。
  别师下山以来,她虽遍游天下,除奸扶弱,除暴安良,事实上她还是无时无刻在暗访着她的身世?
  虽然希望渺茫,但多次的失望并未使倔强好胜的她恢心气馁,结果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此“望星峰”巧逢仇敌,但又是这么惨痛的失败下来。
  若非她侥幸缠住毒刺玫瑰,则十个陆玉华也不见得能捉着毒刺玫瑰或杀死她。
  要知道毒刺玫瑰饲养的八个猩猩,其中任何一个也够月里嫦娥头痛的了,报仇之事谈何容易!
  她哪里晓得,自己能够保得性命,已经是大大的幸运了,无怪乎天山神尼始终缄口不说,这理由就是深怕爱徒盲目冲动,遭无谓牺牲。
  希望她先在江湖里历练一段时间,磨一下她的火气和天赋的骄性,并连络侠义道成名人物相扶助,使她血海深仇能顺利得报。
  这正是月里嫦娥陆玉华的授业恩师,天山神尼苦心和缄默的用意。
  病书生罗俊峰静听细思,将今日所遭遇各节一一推敲,对前后情形,已有了轮廓。
  只见他剑眉紧蹙,合唇闭目,良久良久,都闻他自言自语地道:“是她,毒刺玫瑰,好个毒刺玫瑰,罗俊峰若不拿你这老妖婆,粉身碎骨,誓不为人!”
  话毕,单手微扬,一般细弱的掌风“呼”地扑扫飞豹老人头顶,陆玉华一瞥这种态势,微感一愣,阻止罗俊峰,道:“峰弟你怎么了,干吗对死人发狠呢?”
  罗俊峰闻言并不收掌,陆玉华声落,罗俊峰掌风业已将飞豹老人头戴英雄巾,吹扫而飞,一瞥欢呼道:“看!华姐!”
  月里嫦娥陆玉华被罗俊峰的举动所感,此时一见他欢呼叫着,立即领悟到他的举动原是发自有因,并且现在业已有发现,遂跨近数步,移目随着罗俊峰手指指的部位一瞥,不由惊叫一声:“啊!玫瑰……玫瑰花针!”
  是的,正是玫瑰花针,好狠毒的的毒刺玫瑰,竟这样惨无人道,将飞豹老人致死,华姐姐,你可知道用意何在?
  陆玉华回答道:“不知道。”
  罗俊峰详细解释分析看法,道:“这还用猜吗?华姐姐你说毒刺玫瑰已晕死被救是不,当心,她早已埋伏在我们附近,伺机对我们下手,好个藏头藏尾不敢露脸的卑鄙妖婆!”
  罗俊峰说此话时,特别声亮,意在用话激出掩藏的毒刺玫瑰,陆玉华一闻此语,不由热血沸腾,怒火冲霄。
  虽然对毒刺玫瑰的武功,尚存余悸,但复仇的意志,早将害怕逐走,反而瞪着圆而大的杏目,将四周扫视一遍。
  与其说陆玉华这时突然勇敢,是因为复仇的火焰正烈炽着,倒不如说她已有了极大的后援在支持着她。
  病书生罗俊峰神光炯炯,静心定意,四周风吹草动都能引起他的惊觉,事实上毒刺玫瑰平生纵横南北,岂是兴致,若无真艺实学,岂能博得这恶名?
  这时她是否真的隐藏在此附近,尚未可知,就是真的在此附近,若她不动,病书生目力再好,耳神再灵,亦无法发现她的所在。
  病书生罗俊峰并非不懂这个道理,经他巡视一周后,早把可疑目标暗记在心头,然后假意无所见般,继续跟陆玉华谈道:
  “华姐姐,照目前情况看来,可能我的判断错误,不过飞豹老贼的死,确实死于毒玫瑰恶婆之手,并且是为了灭口而杀,由此观之,毒刺玫瑰再度出现江湖道 上,乃逃不了与‘飞龙帮’的关系,并且还负有千面人魔重大的使命,梅花神剑的失踪,毫无疑问,是毒刺玫瑰与我杀父夺母之仇人,斗剑黄炎雄的伤天害理杰作, 飞豹老贼只不过是他们施毒的傀儡,如今毒计已售,当然再没有利用价值,不杀他灭口,岂能掩瞒天下耳目?”
  说到此一顿了一会,又将可疑目标偷瞥一下,继续骂道:“飞豹老贼死得实在太冤枉啦,他死前犹不知杀他者何人,更不知道毁掉黄龙寨的是花言巧语欺骗他的 好友——飞龙帮,唉!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江湖阴诈奸险,层出不穷,倒象这种下流卑鄙的手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毒刺玫瑰若不在此是她命大,否则我罗俊峰 若不在十招之内,仅凭这对肉掌,将她劈成肉酱,誓不为人!”
  病书生罗俊峰最后这句话,不用说乃是针对着可疑目标而发,因此语气狂妄自大,这一来陆玉华早领会了他的用意,可是却有一个被激得口腔喷血,一声尖厉的狂啸,纵身跃出,向罗俊峰两人扑去。
  病书生罗俊峰话刚落,蓦闻怪啸乍起,心中一喜,暗念一声:“来啦!你上当啦!”
  连忙示意陆玉华准备,同时挡在陆玉华面前,他的动作刚完成,啸声夹着一条人影,跃落在他们两人身前七、八步远处。
  这时天色已渐昏暗,太阳早掉进大海,四周静荡荡的,只有风摇山树,落叶沙沙之声,陆玉华一见来人,立时热血沸腾,连忙向罗俊峰细语警告道:“正是毒刺玫瑰,当心,此妖婆并不是好对付的。”
  罗俊峰微微点头,全付精神用于打量来人毒刺玫瑰的打扮,罗俊峰见了毒刺玫瑰之后,也不免暗暗称好。
  别看毒刺玫瑰长得肥肿如猪,而且年逾五十,但洁白清秀的圆形脸蛋,告诉人们她年轻时是多么娇美。
  另一点令罗俊峰称赞的,就是她双目迸出的神光,和手中,一支黑色发光的竹笛。
  毒刺玫瑰失手被制,若不是她及时发笛求援,早被撞在树上脑浆迸射,一命呜呼了,但因内功精堪,因此很快的就苏醒过来。
  连调息都没有就离洞再出,那时正是飞豹老人欲毁陆玉华的时候,也是罗俊峰现身救援的时候,毒刺玫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病书生年纪与打扮,绝无那般几近仙侠之流的绝世轻功,最先她怀疑来人正是宇内三奇中的穷儒万念祖,因为那身段打扮,在黄昏时若看不清,真会被看错的,因此毒刺玫瑰立即寻地藏身,静观变化。
  及至发现来人武功是可毁掉飞豹老人时,一种狠毒的念头,闪进了她的脑海,于是她不顾道义地将飞豹老贼杀死灭口。
  毒刺玫瑰内功已臻摘叶伤人的至高境地,生平为恶江湖全赖她独门暗器“玫瑰针”,值得称道的就是她的玫瑰针并不喂毒,以示毒刺玫瑰心黑手辣,而她所使用的独门暗器竟不霸道,曾引起不少人猜疑。
  事实上她这么做有两种原因,第一是受了翻云手陆作云的感召,为了讨好陆作云她才这么做,另一点就是她天生极为自傲自大,她认为凭本身的武功足以傲视天下武林,这样做故作大方,这正是她狡狯过人之处。
  毒刺玫瑰身带“玫瑰针”分黑、白、红三种不同颜色,不仅花瓣颜色不同,就连针头形状分成圆锥针头的,菱形、叉钩三种不同形状,打法、用途、收效全异。
  黑色花瓣圆锥针头的玫瑰针,是点穴暗器,其所发目标通常是敌人穿着黑色衣服或者是敌人头部。
  毒刺玫瑰暗杀飞豹老人时,就是使用这种暗器,击中他后脑“脑户穴”无怪罗俊峰一时被瞒住,由此可见毒刺玫瑰内功之深,手法之准,心肠之毒了。
  病书生罗俊峰打量毒刺玫瑰的时候,毒刺玫瑰亦同样对他注视,以病书生的打扮与显露在外面的那副病态,然当不足以令毒刺玫瑰心服,倘若不是他刚来时所露那份手法,毒刺玫瑰不会这样犹豫不决的。
  话虽如此,罗俊峰扬言以一双空掌十招之内制服毒刺玫瑰,这在毒刺玫瑰听来简直是痴人说梦话,而且也是一种天大的侮辱。
  反之,罗俊峰何尝就真有把握在十招内制服妖婆?那不过是一种“激将法”,毒刺玫瑰不明就理,上了罗俊峰的当。
  写来话长,其实两人一对了面,只是很快的相互打量一下,毒刺玫瑰首先怒喝道:“病小子,十招之内击败老娘,可是你说的?”
  “正是在下所言,你待如何?”罗俊峰不屑地回答。
  毒刺玫瑰不禁好笑,只见她一阵狂傲地冷笑,道:“敢情你这病小子吃了熊心豹胆,竟敢如此目中无人,别说你不配对老娘说大话,就是你师父也不见得就有此能耐。”
  毒刺玫瑰根本不明白罗俊峰的师父是谁?若此妖婆知道是宇内二叟之一的空空叟,则她有两颗脑袋亦不敢说出这话来。
  病书生并没回答,他觉得与这种毒妇说话,简直是费时又费口舌,只闻他厉声叫道:“妖婆,废话少说,还是手底下见真章。”
  毒刺玫瑰闻言嘿嘿大笑道:“有种,有种,你比姓陆的丫头强得多啦,对!咱们还是手底下论输赢,我说呀,咱们怎么打法?”
  罗俊峰连正眼也不瞧她一眼,听了话冷冷答道:“无论你如何划出道儿,少爷是全部接着,并且以十招为限,不过少爷有,一件事不得不事先声明,那就是到时候我要你将梅花神剑的去处告诉我。”
  “病小子你用什么做赌押?”毒刺玫瑰这样说。
  罗俊峰闻话哈哈说道:“凭我这颗脑袋,怎样?够不够?”
  “不够,连她算上如何?”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我死她焉有命在?”
  毒刺玫瑰看到病书生这般从容,如当儿戏的态度,不觉心中直打鼓,其主要原因是对方武功若没有独到之处,怎会如此潇洒自如?
  毒刺玫瑰之恶名,不管黑白两道,莫不视如蛇蝎,避之惟恐不及,有谁敢面对着她说此大话?更有谁夸言十招之内击败她,病书生若不是根本不识她的厉害,则他之不敢以头颅生命来做赌注,非如此信心焉能如此?
  毒刺玫瑰考虑得很对,病书生并非信口开河,吓唬人之流,这怎能不叫她详想对策呢?
  毒刺玫瑰将手中黑风竹笛一摆,嘿嘿两声,冷冷说道:“当心老娘可要有僭了,到时候别怪老娘心狠手辣。”
  说话间,她已将全身功力暗提至丹田之处,那双洁白的手臂,突然呈紫色,并且骨骼“拍拍”作响,脸色亦在刹时之间狰狞得好不骇人。
  再看病书生罗俊峰,铱然是那个老样子,好象根本说就不知道对方已畜力待发似的,其实他早将空空叟独步武林的“混元罡功”运布全身,储以待敌。
  这时月里嫦娥却晃肩掠出,口里说道:“峰弟,由我来对付这个妖婆,为人子女,父母深仇岂能让人代招!”
  说着不待罗俊峰阻止,已将手中卷风带抖抛飞攻而去,口中骂道:“妖婆,还陆家血债来。”
  毒刺玫瑰全副精神用在罗俊峰身上,一见陆玉华半路杀出,不禁桀桀冷笑,等到卷风带破空递出,蓦地将早蓄的内劲贯聚手腕,黑风竹笛“雪封绝谷”向卷风带劈去。
  她那右手刚推出,左掌连环运动向陆玉华腰际“志堂穴”砍下,只见一股热流,破空向陆玉华腰际扑到。
  罗俊峰一瞥这种情形,心中一急,那顾得了许多,右手急速敏捷地向陆玉华劲后衣领一叩抓,用力一拉,两人同时跃开三步,陡闻“轰!”的暴响,毒刺玫瑰左掌拍出的掌风,竟斜击在陆罗两人前左侧地上。
  一顿时尘土飞扬,地上出现了一个窟窿,约有一尺来深,不由陆玉华乍舌发愣。
  这时罗俊峰对陆玉华说道:“华姐姐你我并非外人,你的大仇亦正是峰弟我的大仇,何况梅花神剑王老哥的失踪及无数冤死的黄龙好汉的账,应该一并由我来算清,难道你是放心不下吗?”
  病书生罗俊峰和陆玉华说话,脑后突然风生,他早已料到,卑鄙下流的毒刺玫瑰会有此一着,暗聚全身功力,两掌上推,立时将月里嫦娥送出一丈远地上。
  这种以意使气,运用自由的绝顶内功修为,倘若由后而偷袭的毒刺玫瑰看见的话,要不吓跑才怪。
  罗俊峰刚做完,脑后风声已急,知道毒刺玫瑰已袭至背后不远,这时病书生罗俊峰照理应该前跃或左右躲避。
  可是他却依然装傻到底,连动一下都未曾,不过聪明机警的病书生业已将先辈疯道人的“先天无极雷电功”运传全身,准备硬受一击,以便利于尔后行动。
  这正是他临阵不乱、遇危生智的不凡之处,倘若毒刺玫瑰不以笑声震伤陆玉华,他真不愿这么快就使出这种煞着来哩。
  罗俊峰内功刚布完成,毒刺玫瑰业已由后猛攻而至,掌风夹万股力道,“轰”的一声震天猛响,毒刺玫瑰的左掌结结实实的击中罗俊峰的脊背。
  蓦闻毒刺玫瑰,“咦!”的一惊叫一声,打下的左掌竟好中皮革般,被一股无形气墙弹回,这一来毒刺玫瑰岂仅是惊,简直是怕。
  自己的功力是她所深知,刚才这一击起码有八百斤之力,合抱大树,千斤巨石都有被击碎的可能,为什么这个貌不惊人,年纪又轻的病小子硬受一掌,而不被震碎,难道他学的是邪法,果如此,那岂不骇人听闻?
  病书生罗俊峰硬接一掌以后,倏地施身轻轻对毒刺玫瑰含笑说道:“老妖婆,乘下五招我看不用在比了,还是快将梅花神剑的下落说出来,少爷慈悲为怀,留你全尸,否则……哼……”
  毒刺玫瑰又非三岁稚童,听了这话不但不自行检查一番,反而纵声狂笑,喝道:“病小子,我是拿话吓唬大的,今日不胜,则拼个两败俱伤!”,因此,出手就使出“黑风竹笛”,表皮所载奇学“黑风笛法”。
  一连攻出三招,顿时罗俊峰面前,笛影纷舞,斯时夜幕低垂,朵朵笛花形如幢幢鬼魑,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完全将病书生置于竹影笛风之中。
  这时罗俊峰才真正体会到毒刺玫瑰的厉害奇学,真是盛名不虚,像她那样纵横南北地为恶武林,且能维持数十载凶名不坠,若无实学,何能臻此?
  此时,罗俊峰心烦已极,整日格斗,连番遇险,已使他精神倦乏,如今陆玉华再度晕厥,天色已晚,而面对的又是黑道上成名妖婆,长此这般打下去,何时罢休。
  刚才以先天极雷电气功反震毒刺玫瑰,何以她依然如故,毫无异样,那只左手仍然运劲如风,呼呼有音,难道她压根儿就不知我的神功?
  罗俊峰越想越烦,尤其对于目前这个老妖婆真有点烦急,这时他怒火渐渐涌起,师父空空叟临别的诫言在这时竟消失淡忘。
  他再也不管炫露不炫露了,这时他一心一意如何将老妖魔除去,早点觅食充饥,救治陆玉华,找寻王玄尧。
  陡闻罗俊峰长啸一声,倏见白光冲天,罗俊峰业已凌空拔起,这时已至最后三招啦,三招一过再不能伤败毒刺玫瑰则二人性命不保。
  时已入夜,罗俊峰的脸色已无法看见,不然你将看到他俊脸凝霜,双目喷火之态,只见他身临空中不停止,在空中划弧般掠飞,倏地白影一顿,又是一声龙岭长啸,只闻白影在空中叫道:“妖婆纳命来,接招”!
  只见话未完,白光直射,罗俊峰竟将先辈异侠疯道人秘笈内所载的“迅雷闪电”掌施出,这是他别师出道至今,破天荒的举动。
  但见两掌盘飞,一招“雷鸣九天”,此招一露,狂飚骤起,十丈方圆全罩人掌风劲力之内,呼呼风响宛如轰雷暴鸣,山摇地动。
  连罗俊峰自己都猛吃一惊,想不到这掌法如此利害,但招式既发收拾已难,这时他真后悔自己太过猛浪。
  毒刺玫瑰那曾见过这种凌厉的招术,一见之下,魂飞魄丧,简直不相信是人发的。以为洪水骤发,海浪排空,连第二眼都来不及看,整个人耸肩猛惊跃出十丈远外,但逃过了正面主劲,却逃不过余劲。
  只闻“嘶”一响,她只觉背后一凉,那件外袍整整被切破了好大一块,毒刺玫瑰叫声:“好险!”
  念头还未转变,后面又跟来一股比刚才更厉害更骇人的掌风,毒刺玫瑰惊魂未定,一瞥之下,更吓得亡魂皆冒,斗志全消,哀叫一声“天啊!我命休矣!”
  哀声刚出,狂风卷至,那股掌力竟以龙卷风般,在毒刺玫瑰脚下立成风柱,毒刺玫瑰心神俱颤,真气一泄,整个肥大的身躯,突然入风圈中柱,顺着上冲的螺施风,激上空中,连惨叫都来不及出口,已惊死过去。
  “迅雷闪电掌”看来一招招分开,实上只要你使出一招立即如黄河破堤,不可收拾,不由你第二招,跟着连发出,这种奥妙,罗俊峰亦是今天才正式见到,就是他不想出,亦不由他作主了。
  病书生罗俊峰两招制敌,本是意中之事,如今毒刺玫瑰身在半空,是被劲风托着,一旦风劲消失,只要从上摔下来,就得一命呜呼。
  病书生罗俊峰却另有用意,只见他缓缓地将招式收回,毒刺玫瑰也由上缓缓降至地面,快到地面的刹那,罗俊峰右手食中两指箕张,隔空点中毒刺玫瑰“哑穴”。
  他这样做岂不是多此一举?不!毒刺玫瑰现时晕死过去,但并没完全受伤,以她深厚的内功修为,稍候片刻,就能苏醒过来,那时则又要化费一番心力啦。
  杀了她不成吗?是的,杀了她不但为武林除害,亦可省去这翻手续,不过罗俊峰并不亲手杀她,为什么?
  这样做不但不会使心上人月里嫦娥陆玉华高兴,反而会引起她的不满。
  罗俊峰满脸笑容,说道:“华姐姐,捉的是峰弟的责任,但是她是华姐不共戴天之仇,我献上给你,叫你取下她的首级,告慰在天的伯父伯母之灵。”
  罗俊峰用心之苦,思维之周到,使得月里嫦娥陆玉华感激地扑到罗俊峰怀里,呜咽地哭啦,这种恩德比救了陆玉华一条人命,还来得珍贵。
  陆家血海深仇得他报复,不仅陆玉华感激落泪,倘若陆作云死而有知,在九天之上不知也要如何感谢病书生罗俊峰。
  月里嫦娥陆玉华依偎在罗俊峰怀里哭了良久,罗俊峰温香满怀,心房不禁乒乓直跳,轻轻在陆玉华耳根吻了一下,柔和说道:“华姐,时候不早,还是早点料理大事,时间一久若再生枝节,就要多费手脚啦。”
  陆玉华一听,立时抬头离开他的怀抱,望着地上晕睡的毒刺玫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遂说道;“峰弟,你忘了问她关于梅花神剑的事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罗俊峰连连说道:“对!对!糊涂!我真糊涂,要不是华姐姐提起,我真忘啦,快,用你的卷风带将她缠住,我来问她。”
  月里嫦娥很快的把毒刺玫瑰料理得结结实实的,卷风带乃天下异宝,柔韧结实,毒刺玫瑰武功再好,要断带脱出,万万不能。
  罗俊峰见诸事完毕,伸手解开哑穴,过了片刻,毒刺玫瑰悠悠醒来,一见自己被制,凶眼暴睁,咬牙切齿,厉声骂道:
  “病小子,老娘技不如你,如今被制,杀砍由你,快给我干脆,若想用各种手段折磨老娘,哼,为鬼魂亦不饶你。”
  罗俊峰闭目不闻不语,意欲由陆玉华来拷问,陆玉华手指毒刺玫瑰,激动地喝道:“妖婆,想不到你也有今日,我先父与你何仇,家母与你何恨?你竟杀了他 们,你的良心何在?今日死在眼前,犹无痛悔忏过之意,可见你已无可救药,今日正是我报仇的时候,死,对于你并不稀奇,你看的太多了,你做的太多了,你可想 到多少冤魂怨鬼,已包围在你四周,准备割你的皮,食你的肉,这不正是恶有恶报最好的例证,如今你痛悔已晚,早已死定,这里有两种死法,就要看你的选择 啦。”
  说至此,停了一下,弄袖擦抹着洁满泪珠的眼眶,嘘了一口深气,继续说道:“只要你将梅花神剑的下落说出,并将飞龙帮最近的阴谋说出,姑娘给你一个好死,否则凌迟致死,这个苦罪非你所愿受吧!”
  毒刺玫瑰听了这话,暗暗聚液成痰,倏地张口“呸!”的一口将浓痰射出,这一发难月里嫦娥做梦了不曾想到,及至发觉,那口浓痰似疾似脱弦般向她射到。
  别小看仅仅一口痰,若换常人口里吐出倒无所谓,毒刺玫瑰内功之深,已臻化境,一口痰由她口内喷出,何异于一凿铁弹子。
  说时迟,那时快,那口痰丸已射至陆玉华眉眼前,蓦然一声暴叱,只见静观审问的病书生右臂前伸。说来不信,那口痰丸倏然一止,随着反后射回,但并不急速,缓缓凌空滚回,陆玉华嘘了一口气,前跨大步,右手一扬。
  “啪!啪!”两声脆想,把毒刺玫瑰脸颊,印上了两个五分明,又红双肿的掌印。
  陆玉华生气出手,力道岂同小可,毒刺玫瑰被打得杀猪般大叫,口一张鲜血夹着一粒粒的白牙喷出口外。
  月里嫦娥今天真是倒毒了极点,空具有一身绝艺,却两次晕厥,几次被暗算,尤其在心上人病书生面前出了这种丑,那真是羞煞她啦,叫她以后怎能抬起头起?何况每次都借助罗俊峰的援手,连她本人深仇大恨还是病书生为她报的。
  这在自尊心极强的少女来说,何异于撕下她的脸皮!现在打了毒刺玫瑰两个巴掌,仍未能消掉心头中的烦闷蹩气,手指着毒刺玫瑰的脸,怒骂道:
  “妖婆,死到临头犹不知死活,赶快将梅花神剑下落说出来,否则,姑娘一定叫你不得好死。”
  月里嫦娥说完话,旁边的病书生很快的到身边,说道:“华姐姐,对这种恶毒妖婆我看还是白问,早点把她料理了我们自己寻找好啦。”
  月里嫦娥闻言一想亦对,对一个成了名的绿林匪类,要拷出招供来确实非易,与其在此白白浪费时光,无宁早报了仇早上道寻找梅花神剑来得妥当,于是一点头表示同意。
  接着蓝衫一飘,人如彩风向飞豹老人尸体处跃去,罗俊峰不明就理,一时愣怔地望着她,只见陆玉华到了飞豹老人处弯身拾起了一把单刀,旋身沾地长身,一个起落又回到这里来,原来她是用来砍头的。
  罗俊峰心里暗想:“我这里不是有现成的‘寒星剑’吗?干么要用那柄单刀?”
  其实他那里知道陆玉华的用心,她如果用罗俊峰的剑,这个仇不是变成病书生替她代报的了吗?
  毒刺玫瑰始终闭目待死,不过她心中暗自骂着,古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目前为止这令心黑手辣的毒刺玫瑰却那么安祥,丝毫不后悔自己以往的过失,反而骂看生擒她的病书生,真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
  月里嫦娥陆玉华单刀上举,仰望云霄深处的天空,合目祷告,道:“爹娘,不孝华儿为您报仇了,愿您老人家在天堂里享受最快乐的日子。”
  祷告毕,单刀如电光向毒刺玫瑰头颅砍劈而下,卡的一声,毒刺玫瑰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于非命。
  陆玉华一刀劈落毒刺玫瑰的头时,并不敢正眼一瞧,到底正派人士行事光明仁慈,这样断头杀人的事,非有深仇大恨,确实做不出来。
  当然两人搏斗时出手杀敌那是另当别论,这种心理的变化,作者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来。
  毒刺玫瑰人头落地,鲜血迸喷,陆玉华很快的捉住头发,将人头拿在左手,高举过头,仰望苍天,不禁哈哈大笑。
  大仇既报她尚有何事可忧?为人子尽了孝,当然值得欢笑呀!
  病书生罗俊峰一见陆玉华大仇已报,不禁为她高兴,但回想自己的父仇尚未报,不由又黯然神伤。
  如果早知甘井所交邱英杰,就是杀父夺母毁家的仇人化身,不是早报了仇了吗?为了自己江湖经历的缺乏,竟使大奸从容得遁,甚而几被阴谋暗算,不禁捶胸痛惜,如今仇人何处,大仇何时方了,思之,能不黯然神伤?
  越想越伤心,不知不觉间,晶莹的英雄泪,已线串般挂满了两颊,他仰视天际,只见寒星点点,浮云片片,真是“无语问苍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