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 > 天下霸唱 > 摸金玦之鬼门天师

第十一章 鬼门天师 第三节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鼻子里淌出了黑血,胖子也是如此,我看了看他,他也看了看我,两个人万念俱灰,实在不该让榛子带我们进山,是我们连累了她!业已至此,如之奈何?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榛子,却见她脸色如常,我一问她刚才的情形才知道,原来在一片混乱之中,并没有绿壁虎钻进她口中。
  我大为奇怪,为什么绿壁虎只往我和胖子身上钻?榛子与我们二人有何不同?蓦地灵机一动,问榛子那个狗宝还在不在?榛子急忙取出那枚布满密纹的狗宝交给我,屯子里的四舅爷在山上打了一辈子猎,几十年来一共带过的九条猎狗,其中一条狗死后从腹中掏出了这个狗宝,据说那条狗一跃而起,可以咬下飞在半空的野鸟,性情十分凶悍,正是因为肚子有东西闹的。狗宝乃狗腹中的结石,为至阳之物,可并非都称得上宝,上边的细纹越密,色泽越青,越有价值。四舅爷这个狗宝,非常罕见,按屯子里迷信的说法,九尾狐道行虽大,却也怕这玩意儿。大兴安岭以西的荒原上,有许多小咬,又叫草蠓子,暴雨之后成群结队出来,可以在一瞬间将人吸成干尸,但是带上这个狗宝,小咬也不敢近前。正应了那句话——世上万事万物,有一生必有一克。四舅爷还说要把这个东西带去北京献给毛主席,榛子担心我们遇上九尾狐,出来之前找四舅爷借了来。
  我来不及多说,找榛子要过狗宝放在地上,抡起九八式步兵锹拍碎了。榛子大惊:“哎呀,你咋给砸了?让四舅爷知道了,那还不得削我?”
  我告诉她:“活命要紧,大不了我再进去掏几个陪葬的金镏子,让你赔给四舅爷。”当即不由分说,将拍碎的狗宝粉末,分给胖子和榛子,拧开行军水壶的盖子,一人一口吞了下去,是死是活,在此一举!榛子虽然没事,可狗宝已经砸碎了,再有别的绿壁虎爬出来,她也活不成,所以得让她一同吞下。
  三个人吞下碎石,但觉一股燥热,从内而外往上返,我和胖子分别吐出一大堆黑绿色的血疙瘩,腥臭无比,身上却舒服多了。我心说好险,如果不是榛子上山之前带了狗宝,我们仨一个也活不了,也得跟陆军一样,不明不白地死在古墓之中!正在此时,长殿另一边又传来了脚步之声,远远望见火把光亮晃动,居然来了好多人。我心中一沉,如若是土耗子的手下来了,我们仨一个也活不成!
  没想到等对方走近一看,进入辽墓的十几个人,个个手持火把,有的还背了鸟铳和猎叉,全是下黑水河插队的知青,还有两个民兵,尖果也在其中!我和胖子立即迎上去,三个人在此相见,均是又惊又喜,听尖果说明情况我才知道,原来她是让蛇咬了,却不是五步蛇,也没多严重,当时有屯子里的猎户给她上了蛇药,并无大碍。可见陆军被两个打猎的收买,为了到下黑水河找我和胖子带路,故意捏造了这么一个借口,不过陆军只是贪小便宜,不知道两个打猎的是土耗子,辽墓中也不存在黄金灵芝。在下黑水河插队的知青们误以为陆军失踪了,分头到周围找他,有人找到上黑水河,从四舅爷口中得知陆军和我们一同进了山,说是要去挖出黑山头辽墓中的黄金灵芝,原因则是有几个知青中了五步蛇的毒。
  1969年全国处于战备状态,黑山头又接近边境线,有多事儿的人认为情况不对,借了屯子里的猎狗,请民兵当向导带路,一行十几人开赴黑山头。猎狗凭着气味一路找到了盗洞口,他们从盗洞下来,见九尾狐壁画裂开了,又从金刚塔下的沙洞中爬进来,这才撞见我们三个人。猎狗习惯在山林中追逐野兽,却没进过古墓,进来之后狂吠不止,知青和民兵怎么拽都拽不住。为首的知青是个大高个儿,一米九还出头,大名郑国柱,绰号柱子,在他们那一批知青中是个十分活跃的积极分子,他让榛子先把猎狗带出去,打发走了榛子,他又对其余的知青说:“墓中埋的全是地主头子,必须砸个落花流水!”
  我拦住他说:“千万别乱动,古墓中有流沙!况且洋为中用,古为今用,这也是最高指示!”
  可俗话说“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柱子可不听我这套,他振臂一呼:“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说罢用猎叉去捣壁龛中的菩萨像,一下将菩萨头捣掉了,另有几个胆大的知青也跟着动手。我见这势头不对,带尖果往后退了几步,正当此时,大量流沙从辽墓顶壁上飞泻而下。我和胖子之前中过流沙的埋伏,一听到流沙涌动之声,急忙拽上尖果躲进狮子献宝的地宫大门,转眼之间石门外已被流沙埋了个严严实实,其余的十几个人都被活埋在了长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