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 > 天下霸唱 > 摸金玦之鬼门天师

第九章 狮子献宝 第三节

  榛子听多了太后墓中有鬼的迷信传说,问我和胖子是否先回屯子,多叫些人手再来?胖子说:“咱仨这一去一回,再把人攒齐了,要耽搁多久?到时候墓中的东西还不全让土耗子掏光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我也是这个意思,陆军不明不白地死在辽墓之中,我和胖子绝不会善罢甘休,何况我们前脚一出去,后脚准有土耗子进来。何不一鼓作气进入辽墓地宫,探明白其中的情况?胖子受穷等不了天亮,见我也有此意,拔腿就往前走。我立即叫住他,辽墓中有流沙、伏火、僵尸蜈蚣,鬼知道地宫里还有什么。我仅仅通过《量金尺》从阴阳风水上看出辽墓中埋了个太后,别的见识我可没有,如果不想送命,则须加倍谨慎。我让胖子殿后,我在前边开道,榛子走在当中。
  胖子担心墓道深处还有金头蜈蚣,对我和榛子说:“狗肚子里的那块石头咱可揣好了,这玩意儿好使,要是再遇上蜈蚣,直接喂给它吃!”我也对之前的遭遇心有余悸,之前无意之中用狗宝降住了金头蜈蚣,虽然知道天底下的东西有一生必有一克,却没想到金头蜈蚣会怕这玩意儿!
  三个人将马灯调到最亮,小心翼翼走进辽墓地宫前的隧道。我一边往前走,也一边回想祖父所讲的掏坟盗墓的旧时传闻。据说在大兴安岭及以西的草原上,分布着多座辽代帝王陵寝,大多已被盗毁。根据史书记载,当年金军打破东京汴梁,宋钦宗和宋徽宗被金兵俘虏,宋钦宗在此后的流亡中,曾见到金兵盗发辽代皇陵。他伫立在远处观望,遥见发丘掘墓之辈皆穿紫衣,从陵中抬出棺椁,尽取棺中之物。由于宋钦宗离得太远,看不清究竟棺椁中有什么陪葬珍宝,所能分辨者,唯一宝镜,光射天地。传说这面宝镜使风云变色,晴空万里之时,以镜面对天,以手拭之,顷刻间便能乌云密布,继而大雨倾盆。这座辽墓的陪葬品之中,会不会也有这么个光射天地的宝镜?
  另外,在黑水河一带也有不少关于辽墓的传说,我们曾听屯子里的老猎人提及,深山老林之中有一座古墓,围十余里,高与山等。当年有土匪胡子找到了墓门位置,准备进去掏宝,却遭群蜂飞击,当场被蛰死了十好几个,遂不敢入。相传此墓为大辽太后葬所,机关密布、危机重重。这都还是较为可信的传闻,至于托神附鬼的迷信之说,那就更多了。比如有一个上山采药的穷苦之人,在家与老娘相依为命。此人是个孝子,宁愿自己挨饿,把翻山越岭费劲千辛万苦采药换来的钱,全都孝敬了老娘。有一次无意中掉进一个山洞,见山腹中殿宇巍峨,来来往往的行人,均是低头不语、形色匆匆,看穿着打扮都像是旧朝之人,原来他们全是当年埋在墓中给大辽太后殉葬的活人。后来掉进山洞的这位东一头西一头转来转去,在一座大殿前见到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太太坐在凤辇之上,凤冠霞帔、珠光宝气,几十个宫女前呼后拥,好不威风。他以为自己见到了神灵,急忙跪下给这个老太太叩头,老太太见他虔诚,便问他有什么心愿,他说只愿能够快点找到出山之路,好回家侍奉老母。老太太一听原来是个孝子,赏了他几个金元宝和一个宫女,指点他出了山洞。他出去之后娶这宫女当了媳妇儿,又以金元宝做买卖发了大财。
  这种穷光棍经历一番奇遇又娶媳妇儿又发财的迷信传说,在当地简直太多了。但是无风不起浪,或许正是由于山里真有这么一座大辽太后墓,才有了这些怪力乱神因果报应的传说。实际上万变不离其宗,辽墓仿袭唐代陵寝制度,玄宫凿于山腹,布局无外乎三种,《量金尺》中将这三种墓室布局比作三个字,一是“甲”字,二是“中”字,三是“十”字。简而言之,“甲”字为单墓道结构,“中”字为南北双墓道结构,“十”字为东西南北四墓道结构,主墓道均为南北走向。
  我们从金刚墙下钻进来的墓道称为“圹道”,方向应当正对玄宫大门。墓道倾斜向下,三个人摸索而行,大约走出百余步,先后经过两处“过洞”,每一段过洞都凿有一对壁龛,一左一右,相对而峙,占据了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四个方位。壁龛足有一丈多高,顶部仿宫殿之庑殿顶,外边做出脊瓦、滴水和瓦当,内部以砖石砌成穹庐顶,里边是四天王的浮雕,并且置有长明灯烛。墓道呈南北走势,壁龛中的四天王均身披龙鳞铠甲,东壁南侧为操蛇的西方广目天王、东壁北侧为持伞的北方多闻天王、西壁南侧为仗剑的南方增长天王、西壁北侧为挥琵琶的东方持国天王。胖子和榛子瞪大了眼东张西望,不时问我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我仅知墓中的东西全是有讲究的,比如四大天王手中的“宝剑、琵琶、宝伞、水蛇”,分别象征“风、调、雨、顺”,比如宝剑有锋,取这个谐音,别的我也说不上来。
  三个人走过两段过洞,见墓道当中辟有一座阙门,两扇石门上各有“海兽”图案,海兽口衔石环。海兽其实就是传说中的龙之九子中的老五,名为“狻猊”,以虎豹为食,乃是是文殊菩萨的坐骑。阙门周边浮雕“宝镜、琵琶、涂香、瓜果、天衣”,象征人世“色、声、香、味、触”五欲,意谓“破除五欲,得成正果”。浮雕外侧又有一圈圆环,为三大佛花的二十四朵花瓣,纹饰华丽无比。仅这地宫石门上的浮雕,已足够让我们惊叹不已,三个人均按捺不住好奇之心,使足了力气上前推动石门,沉闷的声响中,海兽石门缓缓开启。
  这道石门厚约一掌,合三人之力才勉强推开。我以为里边就是放置墓主棺椁的地宫正殿了,壮起胆子从石门当中挤身进去,却仍是凿于山腹之中的洞道,南北长东西窄,两边也有壁龛,供奉四大菩萨,分别为除盖障菩萨、虚空藏菩萨、自在天菩萨、摩罗迦菩萨。而在两个壁龛之间各有一座拱形门洞,凡是古墓中的拱形门洞,一概称为“券洞”。我对照《量金尺》秘本想了想,看来辽墓玄宫由前殿、中殿、后殿、左配殿、右配殿五座殿宇组成,金刚墙后的四天王洞道为前殿,海兽石门后的四菩萨洞道为中殿,前殿与中殿均呈狭长的南北走势,中殿东西两边设左右配殿。配殿仅有券洞,并无石门阻隔,中殿尽头又劈出一道阙门,上边浮雕两个驮宝异兽,显然通往后殿,也就是辽墓地宫的正殿,按葬制叫“长生殿”。
  胖子嘟囔道:“辽墓中怎么一个洞接一个洞?这么走下去,几时才到得了头?”
  我让他少安毋躁:“一个洞窟等于一座殿堂,此处已是中殿,后殿才是主殿,墓主棺椁一定在后殿。”
  胖子指向地宫石门,说道:“你们瞧这两只给墓主把门的卷毛狗,身上驮了个什么玩意儿?”
  榛子是猎户出身,不论是山上的猎狗,还是草原上的牧狗,她一向见得多了,可没见过这样的卷毛狗,这是狗吗?我说:“驮宝的卷毛兽是狮子,我也是头一次见到,辽墓地宫长生殿前有狮子驮宝,可能说明墓主身边有价值连城的陪葬品。”
  胖子说:“地宫大门上的是狮子还是卷毛狗,全都无所谓,我让你们俩看的是它身上驮的东西,那东西价值连城?我瞅着怎么跟个大眼珠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