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 > 天下霸唱 > 摸金玦之鬼门天师

第六章 黑山头古墓 第三节

  话虽如此,可没人顾得上古墓了,还是处置冻疮要紧。四个人手上脸上全裂开了口子,往下一摁直冒黄水,黄水冒完了又冒清水,必须摁出鲜血来才行。
  不过在我们北大荒生产建设兵团,长上一脸一手的冻疮并不叫苦,兵团中有句话“一年分四季,各有各的苦”,这话怎么讲?开了春还没化冻,土层中全是冰碴儿,一锄头抡下去,如同抡在铁石之上,刨上一天土可以把人累死,累不死你再看看这双手,虎口开裂,手掌上全是血泡;伏天接二连三下暴雨,站在没膝的水中挖土方,一天下来往下一脱鞋,真可以说是连皮带肉脱下一层;秋草长的时候出小咬,草蠓子咬人也往死里咬,扑头盖脸一片片飞下来,你躲都没地方躲,人怕草蠓子咬,更怕传疟疾,因为疟疾而死的人不在少数,唯有拿烟熏。草蠓子是让烟熏走了,兵团的人可也得跟着挨熏;待到苦寒之时,躲在地窝子中忍饥受冻乃是家常便饭,万一冻伤严重,截肢落个残疾的也不是没有。
  我们几个人在北大荒快一年了,能吃的苦全吃遍了,却没遇上过这么大规模的狼灾,应对经验不足,不知狼群几时才退;又担心屯谷仓付之一炬,死狼死狗也被别的狼吃光了。万一狼群退走了,你光说有狼灾,怕交代不过去!况且17号农场的屯谷仓和地窝子都没了,出去恐怕也得冻死。
  胖子什么都不在乎:“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跟遭了雹子似的,别这么垂头丧气的,常言道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敢说古墓中一定有宝!”
  陆军闻听此言,也兴奋起来了:“你不提我还真想不到,我有个同学之前在山上插队,捡到一枚鸟龙蛋化石,交上去立了一功,还批了他二十天探亲假。如果我们捡到几件陪葬的金器,带出去交给师部,不仅无过,反而有功,说不定还能当上正规军,也不枉身上冻裂了许多口子!”他虽然胆子不大,可是不怕古墓中的死人,神是人封的,鬼是人说的,世间何曾有过鬼神?你见过让狼咬死的人,见过在严寒中冻死的人,几时见过让鬼吓死的人?
  一说到立功受奖,甚至有机会参军,尖果也不怕了。四个人打定了主意,将厚重的皮袄脱掉,打成捆背在身后。毕竟是往古墓中走,嘴上说不怕,心里可都打鼓,而胖子的半自动步枪已经没了弹药,枪支也在钻进地洞的时候扔掉了,他就拎了那柄挖盗洞的铲子。我有一柄短刀,陆军手持屯谷仓中的木叉,各人手中有了防身的家伙,胆气均为之一壮。尖果打开装填八节电池的大号手电筒,负责给我们照明。兵团配备的特大号手电筒看上去虽然十分唬人,其实照明距离并不远,尤其是在完全黑暗的地洞中,而且耗电迅速,持续使用十几分钟光束就会变暗,关键时刻根本指望不上。我只好又点了一支刚才找到的火把,在阴森的古墓中摸索而行。
  众人仔细辨别,所处之处,似乎是一处因断层下陷而崩塌的墓室,大兴安岭有多处断层,经常发生山体下陷。我们与狐狸一前一后从墓室拱顶上下来,前后及左右两边,各有一座拱形门洞,皆以石砖砌成,砖上阴刻宝相花纹饰,形状几乎一致。各门均被从洞口落下的泥土碎石埋住了一多半,必须四肢着地才能爬进去。胖子要过我手中的火把,挨个儿往里看了一遍,全是黑乎乎深不见底。他问我们先进哪个,我一指正中一座石拱门:“应该往这边走!”
  胖子说:“为什么不往这边走?过去的人不都迷信死了上西天吗?墓主人一定躺在西边!”
  陆军忙摆手说:“不对,听说古代人讲究阴阳宅,阳宅是什么样,阴宅也是什么样,你没听过坐北朝南吗?北门是上首,墓主人多半在北边。”
  我问胖子和陆军:“你们分得出东西南北?”
  胖子摇了摇头,他倒有法子:“大不了挨个钻一遍,看看里边有什么东西。”
  陆军说:“乱走可不成,相传古墓之中有暗箭伏火,全是要人命的东西!”
  我对他们说:“这是一座辽墓,距今不下上千年了,又被掏了盗洞,大可不必担心伏火。”
  胖子不信,他说:“进来之后没看见一个辽字,何以见得是座辽代古墓?”
  我用手一指,说道:“你没瞧见墓砖上阴刻的纹饰吗?那是一种多层次的花卉图案,整体近似尖瓣莲花,花芯如同勾卷的云朵。据说世上并没有这种花,乃是佛经中的往生之花,是二十四佛花之首,放万丈光明,照十方世界,古时称为宝相花。到了辽代,宝相花才被刻在墓砖上。我刚才说的那还只是其一,其二,辽墓大多在马蹄形山坳中,格局坐北朝南,主墓室在正中,两侧为东西陪葬耳室,这些全都无关紧要,即使分不清东南西北,我们也该往这边走,因为什么?你们放亮了仔细看看,这边有狐狸的血迹!”
  众人用手电筒和火把一照,血迹兀自未干,点点斑斑的血迹,一路进了那座拱顶门洞。狐狸让围上来的西伯利亚苍狼咬了一口,又带我们逃至此处,看来血流得可不少,它还活得了吗?我们都很担心这只狐狸,怎么说也是同生共死一场,如果没有狐狸带路,我们早让狼吃了。当即趴下身子,以火把在前开道,一个接一个钻进了拱顶门洞,里边是好大一座墓室,东西两边各设耳室,四角摆列膏烛。墓室当中并没有棺椁,也没有尸床。
  我记得《量金尺》秘本中有相关记载,辽代贵族墓葬仿袭唐制,不过有一部分没有棺椁,仅以棺床置尸,所谓“棺床”,又称“尸床”,只不过是一个雕龙绘凤的石台,规格高的也有玉台。死尸灌以水银,过去千百年也不至于朽坏,以黄金覆面和金缕衣装裹,放置在尸床上,或仰面朝天,或倒头侧卧。这座辽墓,不知所埋何人,没见到棺椁和尸床。墓室中累累白骨,那可不是死人的枯骨,而是狐骸,对面的巨幅壁画上,则是一条腾云驾雾的九尾妖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