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 > 天下霸唱 > 摸金玦之鬼门天师

第五章 向风中逃亡(下) 第二节

  狼群来得好快,说话这会儿,屯谷仓四周的狼梯已经搭到了高处,狼头撞开堵住通风口的砖头,发疯一般往里边钻。我在木梯上无法开枪射击,急忙从梯子上溜下去,抄起半自动步枪,让尖果抬起手电筒往高处照,手电筒的光束一晃,可以看到屯谷仓通风口处的两只狼眼,如同绿幽幽的一对灯!我端枪瞄准那一对绿灯,手指一扣扳机,“砰”的一声枪响,绿灯应声而灭。屯谷仓的通风口不止一处,平时都用砖头塞住,如果扒开砖,人可以探出头去,只是身子出不去,狼却可以钻进来。
  几乎是在同时,其余几处通风口的砖头也被狼扒开了,我和胖子各持半自动步枪,接连几个点射,将钻进通风口的饿狼一一击毙。五六式半自动的子弹,总共才有三十几发,一个轮射打下来就用掉了一半子弹,而屯谷仓高处若隐若现的绿灯,灭掉一对却又冒出一对。我一看这么打下去可不成,忙叫众人搬上装满草籽的麻袋,等我将钻进来的饿狼打退,就赶紧用麻袋塞住通风口。四个人忙得如同走马灯一般,拼命堵上了四周的通风口,又推动屯谷仓中的木头架子进行加固,终于将狼群挡在了外边。我们这几个人惊魂初定,又饿又累,全都支持不住了,坐在干草垛上直喘粗气,等到定下神来,才发觉身上的冷汗已经出透了。
  胖子说:“太他娘的冷了,我这身上的汗全结成了冰,再不点个火堆烤一烤,可就冻成冰棍儿了!不过狼吃死人也只吃热乎的,见了冰坨子下不去口,我们冻成四个冰棍儿,至少可以留下囫囵尸首。”
  我和胖子身上虽然冷,但是还能挨得住,陆军和尖果却已冻得发抖。万不得已在屯谷仓的一个角落拢了一堆干草,我从怀中摸出那半包烟和火柴,分给胖子、陆军。哥儿仨一人抽了一颗烟,又点上一堆火。四个人围成一团,挤在火堆前取暖。胖子这半包“新功”牌劣质香烟,是我们仅有的烟了,平时舍不得抽,都是将烟丝剥出来,夹上干树叶子搓在一起抽,一口抽下去呛得直咳嗽。如今死到临头,可想不了那么多了,各自狠嘬了几口,半支烟抽下去,紧绷的身子才稍稍松弛下来。
  胖子说:“可惜了一大锅饺子!来北大荒多半年了,好不容易包上一次正经饺子,还让狼给搅了!”
  我说:“你饿昏了头了,饺子怎么还分正经不正经?”
  胖子说:“你们包的玩意儿能叫饺子?充其量叫片儿汤!我看你们包饺子那两下子,都不是跟师娘学的,直接跟师妹学的!”
  陆军听我们说到饺子,馋得直咽口水,喃喃自语道:“吃不上正经饺子,有饺子锅巴也好!”
  尖果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们在想锅里煮的饺子,狼群在想是屯谷仓里的人……”
  胖子若有所悟:“合着全是为了口吃的?”
  我心中一动,对其余三个人说:“那也不奇怪,人要吃东西,狼也要吃东西,全是为了生存。之前陆军说过,狼性是饥饿,人性其实也是饥饿,从前我不太了解‘饥饿’二字的含义,直至来到北大荒,兵团实行供给制,干活儿的时候一天三顿,不干活儿的时候一天两顿,一顿半斤粮食的定量。直观看上去,半斤粮食是两个窝头一碗稀饭,说实话绝不能算少,但是你得分干什么活儿了,挖土渠脱大坯,这一天的活儿干下来,光是流的汗也有七八斤了,一斤半粮食还不够塞牙缝儿的,那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饿,饿字怎么写?一半是个食,一半是个我,饿者——我要吃也!物不平则鸣,肚不饱则叫,穷则思变,饿则思填,此乃天经地义!但是人和狼不同,人的信念可以战胜一切困难,包括饥饿!想想革命老前辈当年的经历——天将午,饥肠响如鼓,粮食封锁已三月,囊中存米清可数,野菜和水煮!打游击反围剿,封粮三个月任然斗志高昂,我等只不过一顿饺子没吃上就打蔫儿,你们不觉得惭愧吗?咱们要相信——面包会有的……”
  胖子给我接了一句:“牛奶也会有的!”
  陆军和尖果又一同接了一句:“一切都会有的!”
  我说:“我这是鼓舞你们的革命斗志,不要起哄!”
  陆军推了推鼻子上的近视眼镜:“列宁同志说过——有限的供给与近似于无限的饥饿经常会发生尖锐的矛盾。你解决这一矛盾的方法属于幻想派,通过意念来战胜饥饿。”
  胖子说:“精神会餐?这也是我的强项……”一说到吃,他立即变得神采飞扬,什么卤煮、火烧、包子、炒肝、烤鸭、烧鸡,在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下,形状颜色历历在目,味道口感萦绕嘴边,说得我们几个人直吞口水。
  胖子越吹越起劲儿,他也有足够的资本进行炫耀。当初我们刚到屯垦兵团,赶上一次大会战——给牧区送羊粪,全团有两千多人参战,胜利完成任务之后举行了大会餐。当然,由于条件艰苦,并没有酒肉,只不过窝头管够,拿团长的话来说,敞开了可劲儿造!兵团中的知青,全是十七八的半大小伙子,正值争强好胜的年纪,一听说窝头管够,当即开展了吃窝头大比武,胖子以压倒性的优势夺得了第一名,大窝头一字排开,他势如破竹一口气干掉了二十多个,其余参与比武的知青望尘莫及,同时打破了北大荒生产建设兵团历届吃窝头大比武的最高纪录!他为了凑个整数,也是为了保持纪录不再被人打破,吃掉二十几个窝头之后喝了一口水,又塞下去四五个窝头,一共消灭掉了三十个大窝头,直到1977年知青大返城,再也没有人可以接近这个纪录的一半。在我们这儿提起一次吃掉三十个窝头的胖子,整个兵团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敢不服。
  胖子连吹带比画,对他吃窝头的英雄事迹夸夸其谈。他不说还好,越说我们越饿,他的肚子也咕咕作响,说到一半,他猛地一拍大腿:“嘿!我真是吃土豆、窝头吃多了,咱这不是守着干粮挨饿吗?”
  陆军忙问:“你带干粮了?”
  胖子说:“干粮?我没带干粮。”
  陆军扫兴地说:“没带你说个什么劲儿!”
  胖子拍了拍陆军的头:“你小子也就是个吃土豆啃窝头的脑袋……”他往后一挑大拇指:“屯谷仓中还有只大狐狸,岂不是现成的野味儿?”
  我一听胖子要吃狐狸,岂不是犯了我的忌讳?这话又不能明说,我正在想怎么开口,却听陆军对胖子说:“狐狸肉也能吃?听说狐狸肉骚,女人吃了不来月事,没法儿吃啊!”
  胖子说:“什么月事?饿到这个份儿上哪还有那么多事儿?我可真没看错你,你也是一脑袋高粱花子,骚点儿怕什么,好歹也是肉啊!不比啃窝头好吗?何况你连窝头都没有,让你吃肉你还挑肥拣瘦。列宁同志怎么说的,真正的无产阶级是不应该挑食的!”
  陆军奇道:“列宁同志说过这话?”
  胖子说:“怎么没说过,你不记得了,列宁同志在十月革命胜利之前,连红菜汤都喝不上溜儿,干啃了三十多天黑面包,他在那会儿说的。”
  陆军说:“那是我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了。”
  胖子焦躁起来:“嘿,你这坏小子!敢给列宁同志编段子?”
  我忙对胖子说:“别炸猫了,你只吃土豆窝头还长这么一身肉,充分说明了咱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少吃几顿饿不死你。”
  尖果也劝胖子别打这个念头,之前狐狸偷17号农场的木柴,欲将众人置之于死地,虽说事出有因,但是不除掉狐狸,四个人一个也活不成,然而后来有了大黑狗,不用再担心狐狸来捣鬼了,何必赶尽杀绝?况且我们和狐狸都被困在17号农场屯谷仓,全凭狐狸的指示,众人才发现屯谷仓外有狼军师,此时要将狐狸吃掉,未免不仁不义。
  胖子愤愤不平:“你们仨简直人妖不分,跟只偷社会主义木柴的狐狸讲什么仁义?”他已经等不及了,说话的同时站起身来,一手握了刀子,一手提上电石灯,转过头去捉狐狸。我想拦他一道,也跟了过去。狐狸惧怕火光,在我们点火取暖之后,躲到了屯谷仓另一边的角落。我和胖子走过去一看,只见狐狸仰起了头,正一动不动望向高处。我下意识的抬头往上看,屯谷仓的通风口全堵死了,高处黑咕隆咚的,不知死到临头的狐狸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