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 > 天下霸唱 > 摸金玦之鬼门天师

第五章 向风中逃亡(下) 第一节

  我做梦也没看到过这样的东西,说不上究竟是个什么,只能告诉其余三人:“狼群中有个怪物!”
  陆军鼻子上架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俩眼加起来一千八百多度,比酒瓶子底儿还厚,眼镜片儿让冷风一吹,雾蒙蒙的什么也瞧不见,他在旁边追问:“怪物?你看清楚没有,是什么样的怪物?”
  我忍着刀割般的暴风雪,一边观察屯谷仓外的情况,一边低声告诉陆军等人:“狂风暴雪中的恶狼越聚越多,有只断了尾巴的巨狼,背来了一个似狼非狼的野兽,身上灰白色的毛发很长,好像活了很多年了。一般的狼都是前边腿长,后边腿短,所以狼上山快下山慢,下坡只能一步一挪。断尾巴狼背上这个东西,却和那些狼相反,两条前腿比后腿短,可它似乎走不了路,要让别的狼背着它行动,这个怪物也是一头狼吗?”
  另外两个人在梯子下边不明所以,尖果说:“世上会有前腿短的狼吗?”
  胖子说:“你们这叫少见多怪,十个指头伸出来还不一边齐呢,就不许有这么一只半只狼前腿儿长得比较短?”
  我说:“狼群将无法行动的同类全吃光了,为什么仅仅留下这个前腿儿短的老狼,还有一头狼专门背着它?”
  陆军听到我们的对话,怔了一怔,突然叫道:“快开枪!快开枪!这个怪物不是狼,它是狼群中的军师!”他又急又怕,慌了手脚,险些一个跟头从梯子上掉下去,忙抓住我的胳膊,连声催促:“快快!赶快用步枪打死它!”
  屯谷仓的通风孔可不是碉堡的射击孔,我站在梯子上,根本无法使用半自动步枪向外边射击,但是我和胖子、尖果三个人一听到“狼军师”这几个字,登时醒悟过来了,同声惊呼道:“狈!”
  中国有个成语叫“狼狈为奸”,狼性贪婪残忍,也足够狡诈,但狈却更为阴险,一肚子坏水儿,狼群想不出的办法它能想出来,相当于狼群里的军师。古书之中早有关于狈的记载,不过这么多年以来,真正见过狈的人却没有。因为不是所有的狼群中都有狈,狈本身也十分罕见,相传只有狼和狐狸交配,才会偶然产下这样的怪物。实则不然,狈这东西像狼,但不是狼,只是经常跟狼群一同出没。
  当年有不少人,把断了腿儿不能行走的狼误当作狈。据说在五六十年代,东北和内蒙古地区开展打狼运动,曾经捕到过一只狈,一度引起了轰动,后来才发现只是断了前腿的狼。真正的狈几乎绝迹了,只不过它的特征很明显,我们在北大荒屯垦兵团中,可没少听过这些传说,此时看见巨狼背上的怪物,就知道多半是狼军师!
  我们这才明白过来,困在屯谷仓中的狐狸为何变得紧张不安,它的嗅觉远比我们人类敏锐,初期它认为屯谷仓能够挡住狼群,所以有恃无恐地趴在草垛上喘歇。而当狐狸发觉狼群中有狈,立刻感到大祸临头,看来17号农场的屯谷仓守不住了!众人均知外面的暴风雪有多可怕,一旦失去了屯谷仓,到了风雪肆虐的空旷荒原上,一转眼就会让狼群撕成碎片吃掉。只有想方设法守住屯谷仓,我们才有机会生存下来,可是谁都想象不出狼群会如何展开进攻。我在通风口看了这么一会儿,已经让寒风刮得手脚发僵,我告诉陆军先从梯子下去,又招呼胖子将半自动步枪的子弹装好,尖果也拿了插草用的铁叉防身。
  四个人根据地形进行了简单部署,屯垦兵团17号屯谷仓中一共有两架木梯,东西两个通风口各置一架。我和胖子分头爬上木梯,从通风口向外观察狼群的动向,尖果和陆军负责在下边用手电筒照明,以及给步枪装填子弹,做好了负隅顽抗的准备。
  胖子提醒我:“半自动步枪的子弹打不了几轮,要是有这么三千发子弹,再来上两箱手榴弹,守在屯谷仓居高临下,来多少狼也不在话下,不过屯谷仓的夯土墙又高又厚,狼群本事再大也进不来啊!咱没必要这么紧张吧?”
  陆军对胖子说:“你不知道狈的狡猾,狼群一定能想出法子进来,到时候就是咱们的死期!”
  胖子说:“陆军儿,你是不是尿裤子了?”
  陆军说:“死我倒不怕,只是让狼撕了未免也太惨了!”
  胖子说:“你尽管放心,我给你留下一发子弹,一旦狼群攻进来,我直接给你来一枪送你去见马克思,绝不让你被狼咬死!”
  陆军说:“你太够意思了,只有一发子弹你还留给我,那你自己怎么办?”
  胖子说:“我坚持一会儿是一会儿,说不定把大部队等来了。”
  陆军说:“暴风雪太大了,三两个月也恢复不了交通,大部队咱是指望不上了!胖子你别光嘴上忙乎,你倒是盯紧了,当心有狼进来!”
  胖子说:“你大可不必提心吊胆,狼头再怎么结实,它也不可能把这么厚的夯土墙撞个洞出来。”
  我守在另一侧的梯子上,发现17号农场屯谷仓外的狼群开始有所行动了,急忙打个手势,让梯子下的尖果通知另外两个人,成百上千的恶狼正在暴风雪中一步步逼近屯谷仓!我心中暗觉奇怪:“狼群一拥而上是要推到夯土墙?那不是自不量力又是什么,难道我们高估了这些狼?”
  但是我很快就看出了狼群的意图,第一排巨狼人立而起,趴在17号农场屯谷仓的夯土墙上,第二排巨狼蹬着前边的狼头又往上爬。我抬头看了看屯谷仓的顶棚,不免倒抽了一口凉气:“哎哟!搭上狼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