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 > 天下霸唱 > 迷航昆仑墟(阴森一夏)

第三卷 迷之卷 第九话 途中惊魂

  三个女孩搂在一起尖叫着欢呼,周珊珊喜极而泣,趴在杨丹身上大哭,也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刚才回答问题时的心理压力过大。

由于停电,房间中只有蜡烛昏暗的光线,M的声音突然变得充满了诡异,他神秘地说:“正确回答了三个问题,你们几乎已经摸到那一百万元奖金了。不过先别急着庆祝,你们还需要最后完成一个指定的任务才算完全过关。刚才的三个问题,考验的是你们的智慧,最后的任务则是检测你们的勇气。在明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你们要按照地址找到第一人民医院的停尸房,在七号停尸柜里有一具无人认领的无名女尸,在她的手中有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你们拨通这个电话号码,就可以领取一百万元奖金了。医院方面已经由我们的工作人员安排好了,你们不会受到任何阻拦。”

此言一出,如同兜头泼了一盆冷水,刚才的兴奋化为乌有,恐惧与失望一阵阵刺激着三个女孩的大脑皮层,最后的任务对她们来讲实在太难了。

M说:“怎么?有点害怕了?呵呵,用不着这么紧张,比起巨额奖金,这点小小的恐惧又算得了什么。只有经历过考验的人,才有资格享受幸福的生活。杨小姐、周小姐、袁小姐,请务必记住,明天带着身份证,晚上十二点之前打那个电话,我期待着亲手把支票送到你们手上。”

俗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百万对于三个从南方小城市来的年轻女孩无疑有着巨大的诱惑,,就算缴了税,每个人也能分到二十几万。钱也许不是很多,但是对于一个出生于普通家庭的女孩来说,足够改变她今后的命运。

说不定那具所谓的“停尸房女尸”只不过是电台的工作人员装扮的,毕竟这只是一档电台的广播节目,是一场秀,用三个人胆战心惊的领奖过程来取悦观众。这样推测应该是比较合理的。

经过一番商议,三人一致决定明天去第一人民医院完成这个考验,除了有些恐惧之外,这其实是件很简单的事。中午去应该会好一些吧,光天化日有什么好怕的。她们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尽量地找一些理由来给自己壮胆。

原定第二天早晨起床,准备一下就去医院完成任务领取巨款,结果由于三个人兴奋过度,睡得太晚,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

似乎这一天一开始就不顺利。首先是起床太晚了,其次外边下起了小雨。天空阴沉沉的,本来就闷热的天气加上下小雨,巨大的空气湿度让人呼吸都不顺畅。

袁萱咒骂:“这该死的鬼天气,昨天傍晚的火烧云那么红,今天竟然下雨。”

从植园里去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路很远,几乎要横穿整个城市,如果不尽快出发,到那里的时间就会很晚。来不及吃饭她们就匆匆忙忙地出门了,本来计划是坐地铁的,没想到地铁线路检修,临时关闭了。

这时想起来忘了带身份证,又赶回家取,这一来一去又耽误了两个钟头。干脆坐出租吧,下雨天很难打到车,等了二十多分钟才拦到一辆空出租。

司机一听说是去人民医院,有点不太情愿,那间医院是在接近郊区的工业区,早就荒废了,地方太偏了。路远不说,从市区穿过去还要时不时地堵车,好不容易赶个下雨天,谁不想多拉几趟短途的乘客?

杨丹软硬兼施,先答应多给二十块钱,又威胁要投诉他拒载。司机没办法,只好妥协,但是不能走市中心,要是真赶上大塞车堵到中间,那时候哭都找不到调门了。从外边绕都比在中间堵车快很多。杨丹说:“绕路没关系,您看着怎么顺怎么走吧,反正越快到地方越好。”

三个女孩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一百万元的巨款,没心思理会他的话,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

司机一点也不自觉,也不管人家爱不爱听,自顾自地侃个没完:“最近这怪事可真多。我有个邻居是公安局的法医,昨天跟他喝酒时我听他说,他们那有一家五口的尸体,前天晚上竟然失踪了,你说怪不怪?偷死人做什么?偷了器官倒卖?那不能够啊,死了都半个多月了,还有什么器官能卖?这事都没敢对外界透露,这要让家属知道了,没个几百万甭想把人家打发了。不过话说回来了,反正赔钱也是公家的钱,要是我,我他妈敢找他们要一亿。”

出租司机就这么一头说话一头开车,市区的边沿地带路宽人稀,车速很快,按这种速度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到人民医院。不料开到一个路口的时候,车头冒出滚滚黑烟。司机不得不把车停在道边,嘴里骂骂咧咧地下车查看。

打开前盖,全是黑烟,一时也看不出来是哪儿出毛病。司机对杨丹一耸肩膀说:“三位姐姐,不是我不想拉你们,你们也看见了,我这老爷车不伺候了。我也不收你们钱了,正好这离公交车站不远,609的终点站就离人民医院不远,你们是不是……”

杨丹她们没办法,只好走了一大段,找到了公交车站,还好车上人不多,在公共汽车的中间找了三个连着的座一起坐了。这一番折腾,人人都垂头丧气,有种不祥的预感,那钱不是这么好拿的。

袁萱赶紧给大伙鼓劲说:“这叫好事多磨……咯咯……”正说着,她忽然觉得身上一冷,像是掉进了冰窟,感觉头顶一阵阵阴寒透骨的凉气不停地吹下来,她那下半句话就没说出来,上下牙关不停地哆嗦,心想这汽车里的空调怎么这么猛!抬头往上一看,吓得连喊都没喊就晕了过去。

周珊珊和杨丹也感觉到了头顶上的冷风,被那风一吹肌肤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开始以为是汽车内空调的冷风开得太大,但是越来越冷,周围的其他乘客似乎没有这种感觉,她们之外的所有人都热得汗流浃背。

他掖下夹着通天伞,肩头扛着铁镣铐,左手持一根哭丧棒,右手抓着三张索魂票,上面的字很大,杨丹依稀看到那上面写着自己和袁萱、周珊珊的名字。

怪人的这身打扮再明显不过了,同那城隍庙大殿之中的勾魂白无常一模一样。

那白无常悬横在车顶,张开一张血盆大口,吐出三尺多长的大舌头,不停地朝杨丹她们身上吹出一股股阴气,每吹一口都比上一次冷上一分。三个人除了袁萱昏了过去,剩下的两人身上如淋冰水,早已寒不可耐,只消被它再吹那么一会儿,就会被活活冻死。

身体冷得就像是抱了一大块冰砖,沁入骨髓的恶寒让杨丹她们一动也不能动,别说站起来逃跑,就连发出喊声呼救都做不到,只能抬着头恐惧地望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