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 > 天下霸唱 > 火神·九河龙蛇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三节

  老油条心里头一激灵,一只手拎尿桶子,一只手使劲揉了揉眼,定睛再看真是鬼火,似乎有风吹着,忽忽悠悠贴地而行,钻入门中直奔柴垛。他以为谁家的灶没看严实,火星子被风吹了出来,这还了得?水火无情,这要烧起来,他这么多年的家底就完了,其实他那点儿“家底”归了包堆值不了几个钱,但是老油条财迷心窍,拉屎择豆儿、撒尿撇油儿,饭都舍不得吃,还别说把房子燎了,点上一盏油灯就算坑家败产。他顾不上再去找水,情急之下有什么是什么,干脆把手上的尿桶子一兜底,一桶子尿全泼了出去。咱之前说了,两口子喝了一肚子凉水,满满当当一大桶子尿,那点火头还灭不掉吗?当时青烟一冒,火头就没了,还溅了他两脚尿。老油条站在当院嚷嚷了两句,刚要往屋里走,却见火头熄灭之处有个东西,白乎乎的不知是什么,捡根树枝子挑起来一看,是三寸多高一个小纸人儿,有胳膊有腿、有鼻子有眼。老油条心说可不作怪,借月光细一打量,见纸人前胸后背各写了一个“火”字,两个手上分写“霹雳”二字,两个脚下各写“飞”和“疾”,均以朱砂写成,鬼画符似的。他这个人迷信甚深,当时冷汗就下来了,刚才那点鬼火是这个小纸人儿不成?这不见鬼了?
  老油条也顾不得脏了,忙把纸人儿扯了,扔地上踩了两脚,回屋上炕心里头还在打鼓,怕老婆犯嘀咕,没敢跟她说,一直憋在肚子里,今天在警察所发牢骚,话赶话把这件事给说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油条添砖加瓦这么一说,让刘横顺想起了李老道之前说的话,心念猛然一动,天津城中接连失火,多半是魔古道以妖术纵火,又放出谣言扰乱民心,只为了拆掉火神庙。按李老道所言,来天津城作案的钻天豹、五斗圣姑、狐狸童子、大白脸,全栽到了刘横顺手上,皆因刘横顺所在的三岔河口火神庙警察所火运当头,凭借这个形势,妖魔邪祟不敢近前。而今拆掉了火神庙,旁门左道也该找上门了。刘横顺可不信这个邪,该干什么干什么,没了火神庙刘爷还不抓贼了?
  可也怪了,打从拆掉三岔河口的老火神庙以来,天津城没再失过火,一连多少天阴雨连绵。刘横顺心中烦乱,干什么都不顺,怎么待着怎么别扭,但是老天爷要下雨,谁也拦不住。多亏近来比较太平没什么案子,不用去缉拿队当差,除了照常在周围巡逻,只须在屋中闷坐。
  这一天早上,仍是阴雨天。刘横顺来到警察所当班,刚打开门李老道就来了。李老道一向阴阳有准、法眼无差,见火神庙警察所换了地方,不住地摇头叹气,本以为刘横顺凭借火神庙的形势,尽可以躲过此劫,万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家还有这一招釜底抽薪,直接把庙给拆了。
  当时张炽、李灿、老油条、杜大彪都在,李老道就当着众人的面说出缘由,拐小孩的大白脸被缉拿归案不久,审讯到一半,突然暴毙于巡警总局,并非受刑不过,那是为了灭口,让人用纸棺材拜死的。火神庙警察所的巡官刘横顺,一样是魔古道的眼中钉、肉中刺,但是坐镇三岔河口火神庙,旁门左道纵有邪法也奈何不得。可没想火神庙被拆了,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如今这个破屋子,虽然仍挂了火神庙警察所的牌子,形势却已不复存在,比不了三岔河口的老火神庙。
  几个巡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一个个都不说话了,以前在老火神庙当差,尽管屋子年久失修,可好歹是庙堂改的,宽敞明亮、梁柱高挑,坐在里边就有底气,如今让李老道这么一说,越看眼前的破屋子越别扭。
  李老道告诉众人:“没了火神庙的形势,只怕刘爷死到临头了,大限只在明日!”
  张炽和李灿听不下去了,这不是登门咒刘横顺死来了吗?一个挖苦道:“你这牛鼻子老道太高了,你是阎王爷的外甥,还是判官的舅舅?偷看过生死簿不成?”另一个恫吓道:“在白骨塔埋死人真是屈了你的才,不如我帮你把两个眼珠子捅瞎了,你拿根马竿儿出去算命,准不少挣钱。”
  李老道并不动气,说你们几位也不是不知道,明天是五月二十五分龙会。民间俗传,五月二十五乃一年一度的分龙会,到得这一日,五湖四海九江八河的龙王爷齐聚,商定一整年如何行云布雨,常言道“虎行有风,龙行有雨”,五湖四海九江八河的龙王爷全出来还了得,带动的水气弥天漫地,可以说是一年当中雨水最大的日子。缉拿队的飞毛腿刘横顺,在天津卫人称火神爷,有他坐镇三岔河口,魔古道难以在此作乱。而且刘横顺身上火气极盛,想用纸棺材拜死他绝非易事,要不然也等不到今日,一定是在五月二十五分龙会当天,趁刘横顺的火运被水气遮住,才好下手。此时的刘横顺气色极低,可见那边已经拜上纸棺材了。说完画了一道黄纸符,让刘横顺钉在警察所的门楣上,天塌下来都别出门,黄纸符也摘不得,可保你躲灾避祸,否则活不过今天。李老道交代完了,匆匆回去准备,今夜子时之前再赶来相助。
  老油条迷信甚深,张炽、李灿也担心刘横顺出事,劝刘横顺快把黄纸符钉在门上。刘横顺是什么脾气,一把将黄纸符扯碎,抬手扔到了门外,就不信这份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