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 > 天下霸唱 > 火神·九河龙蛇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三节

  刘横顺不仅当上了火神庙警察所的巡官,同时也在天津城缉拿队当差,搁现在的话讲叫身兼两职,没事儿的时候,就在警察所当巡官维持地方上的治安,一旦有了案子,他得随时听候调遣。前清的衙门口下设三班六房,头一班称为快班,其中又分为马快和步快,马快行文传票、步快捕盗拿贼,缉拿队等同于步快班。为了抓差办案方便,平时均穿便装。当年天津城的缉拿队直接由巡警总局提调,不是眼明手快、腿脚利索的好手,吃不了这碗饭。您别瞧同在缉拿队办案,待遇却不一样,把名册拿出来一看,上面的人名有红字有黑字,虽然皆为在册人员,但是红名的按月拿薪俸,吃的这叫财政饭;黑名的没人给钱,破了案子抓了贼才有一份犒赏,近似于如今的临时工,还是计件挣钱那种。别看从不按月开饷,却都挤破了脑袋往里钻,为什么呢?只要有了缉拿队这个身份头衔,小老百姓谁也惹不起你,尽可以出去贪赃枉法、吃拿卡要、到处讹钱,那也足够养家糊口。
  那么说旧社会的警察都是坏人?这话可得两说,过去的警察确实不好当,一手要托着做买卖的商家,维护地面儿稳定;一手又要保护老百姓,不能让人戳脊梁骨,还不敢得罪洋人以及行帮各派,哪一方势力也招惹不起,都得团乎住了。因此说好说坏都难,坏事是没少干,但是天津城的太平繁荣,也不能说没有他们的一份功劳。
  五河八乡巡警总局下属的缉拿队,平日里四处踩点、探访,周周围围有个大事小情、风吹草动的,都瞒不过他们,江河湖海、官私两路均有给他们打探消息的眼线,故此缉拿队也叫“踩访队”,不是记者那个“采访”,而是踩盘子的踩。鸡毛蒜皮、小偷小摸、蹬鞋踩袜子的事有警察所的巡警处置,到不了他们这儿,出动缉拿队的都是大案子,这叫好钢用在刀刃上。刘横顺最擅长的是拿飞贼,过去的飞贼中不乏能人,咱不说蹿房越脊、飞檐走壁,可还真有会轻功的,寻常老百姓家的院墙顶多一人来高,紧跑几步就能跳过去,这也不简单了,一般的巡警可没这两下子,根本逮不住飞贼,并且来说,干巡警这个行当,日子一长就油了,反正偷的不是他们家东西,犯不上真玩儿命。刘横顺不一样,当贼的别让他撞着,只要看见了,甭管多能跑,没有他追不上的,你上房他跟着上房,你上树他跟着上树,上天追到你凌霄殿、下海追到你水晶宫,纵然是佛爷头上金翅鸟,赶到西天也要拔你顶门三根翎。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天津卫大小飞贼听到刘横顺的名号,没有不打哆嗦的。还别说那些钻天儿的飞贼,在火神庙一带,就连抢钱匣子、抓切糕的小偷小摸也不敢作案。什么叫抓切糕的?那会儿卖切糕都是卖热的,切下一块放在荷叶上,当时吃不到嘴,托在手上放凉了再吃,专有一些嘎杂子琉璃球爱占小便宜,什么坏水都冒,看这位买完切糕托手上要走,过去一把抢过来,撒开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往切糕上吐唾沫,追上这块切糕也要不得了,干瞪眼你还没辙,为了一块切糕犯不上打官司。刘横顺眼里不揉沙子,让他遇上这鸡鸣狗盗的,非得追上去狠揍一顿不可。
  咱们这位刘爷,为人那是没的说。为朋友两肋插刀、财不过手,这是私的;说官的追凶拿贼、屡立奇功。当上巡官以来,也有心图个升腾,常言道,久在江边站,必有望海心,说不想升官那是假的,可是这么多年想上上不去、想下下不来,就钉在这儿了。那位说刘横顺这么大的本事,又抓了那么多飞贼,怎么只是个巡官呢?不是他不想当官,旧社会当官光凭能耐不行,还得会欺上瞒下、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贿赂上司、冒滥居功,抱粗腿、捧臭脚、顺风接屁,这绝对是本事,不会这一套没戏。偏偏刘横顺不那么想,总觉得可以积功晋升,干不出丧良心的事,也不愿意厚起脸皮去拍上官的马屁。其实上边也知道,刘横顺本领不小,却从不提拔他,有权的发令、无权的听命,就让他冲锋陷阵、捕盗拿贼。因为案子总得有人破,地面儿上也不能乱,离不开刘横顺这样的人,等破了案抓了贼,可都是上边的功劳。
  且说民国初年,刘横顺刚进缉拿队,只是个没薪俸的黑名,当时天津城出了一件大案,一夜之间五户老百姓家中的黄花大闺女遭人奸杀,作案手法如出一辙,都是用裹脚布反绑双手,以小衣堵嘴,摁在桌子上先奸后杀。女人裹脚到了民国已经不时兴了,但清末出生的女子裹脚的还不少,为了将来嫁个好人家,小闺女几岁的时候就得把脚裹得周周正正。这件案子惊动了整个天津城,直闹得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