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 > 天下霸唱 > 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

第211章 鱼阵

巨大的方形“冰山水晶石”,被平均分为五层,每一层有些简易的石刻,大量的密文与符号我看不懂,但是其中的图形却能一目了然,最上边一层,刻着很多恶毒的杀人仪式,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些仪式与云南献王的“痋术”十分相似,都是将人残忍的杀害后,用某种特别的东西附着在人体上,把死者的怨念转化为某种力量。
  我顾不上再往下看,赶紧招呼Shinley杨来看这块水晶石,Shinley杨闻言将阿香交给明叔照料,走到水晶石下凝神观看,隔了一阵才对我说:“献王的痋术本就是起源藏地,这石上记载的痋术,远远没有献王的痋术花百出,神鬼难测,这里可能是术最古老的源头,还仅仅是一个并不完善的雏形,但是痋术的核心——将死亡的生命转化为别的能量,已经完全体现出来了,后来献王痋术虽然更加繁杂,却也没能脱离开这个原始框架。
  Shinley杨说,其实刚看到“雪弥勒”被“乃穷神冰”冻住的时候,就已经感到似曾相识,,那种东西实在象极了“痋术”,下到冰渊深处后,看到地下河中大量的淡水水母,就觉得有可能那“雪弥勒”的原形,便是一咱水生吸血水母,在高山湖转变为古冰川的大灾难时期,逐渐演变进化成了在雪原冰层中生存的形态,它们惧怕大盐,可能也与此有关,也许古代魔国或者后世轮回宗。就是根据这些生物的特性。发明了“痋”这种遗祸百世的邪术。
  这洞穴中那具变为生人之果的玄武巨尸,从某些角度上来讲,也符合“痋”的特征,再看冰山水晶石的第二层,上面是一个女人,双手遮住自己的脸的标记;第三层是一条头上生眼的巨蛇,第四层中最重要的部分。被人为的磨损毁坏了,但是看那磨损的形状,是个原形。也许这里以前应该是个眼球的标记。最下边的一层,则最为奇特,只刻着一些好象是骨骸的东西。
  我指着这层对Shinley杨说:“这块大石头,分层数层,从上至下每一层都以不同的内容为主。这好象与精绝古城那座象片地位排列的黑塔一样。”
  Shinley杨又向下面看了看:“这的确是一种排列,但与精绝古城的完全相反,从制敌宝珠诗篇中对魔国的描述来看。这水晶石上的标记应该象片着力量或者能量,而非地位,顺序是从上至下,越向下力量越强大。”
  虽然与精绝古城存在这某种差异,但仍然有着紧密的联系,单凭这块巨石,就能断言,精绝的鬼洞族与魔国崇拜深渊的民族之间一定有着极深的关系,也许鬼洞族就是当年北方妖魔或轮回宗地一个分支。
  这说明我们确实的在一步步逼进那“眼球”祖咒的真相,只要找到魔国的“恶罗海域”,那里一定比精绝更加险恶,事到如今,不可能再犹豫不决,只能去以命赌命了。
  随后我和Shinley杨又在洞穴中,找到了一些其余的水晶碑,上面没有太多的文字,都是以图形记事,从其中的记载可以得知,压住蜕壳龟的冰山水晶石,就是轮回宗从“灾难之门”中挖出来的一部分,其上的石刻都是恶罗海人所为,那“灾难之门”本身是一堵不可逾越的巨大水晶墙,在魔国遭到毁灭的时候,“灾难之门”封闭了与外界唯一的通道,后世轮回将它挖开一条通道,是为了等待“轮生之日”的降临。
  搜遍全洞,所得到的信息也就这么多了,我估计将灾难之门中的一块巨石放在洞中,作为祭把的场所,用来彰显轮回宗挖开通向魔国之门的功业、洞穴中的尸体和灵龟都是特殊的祭品,估计沿着这各满是水母的河流走下去,就必定能找到那座水晶大门,“恶罗海城”也应该在离那里不远的地方。
  这时胖子已经把灵龟壳挖了出来,那巨膨胀的尸体由于被“蜕壳龟”吃尽了生长出的血饵,巳变得形如枯木,估计要到明天这个时候,它才会再次胀大变为生人之果,而被我们生擒住的“蜕壳龟”,由于捉住后就没在管它,此刻在一看,已经一动不动了,究其死因,大概是于用胶带缠得太紧、窒息而亡,这东西并非善物,全身是毒,留之不详,于是胖子把它的尸体、与那能长出血饵的男尸扔在一处,倒了些易燃物,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我看这洞中巳被杀光抢光,再没什么价值了,于是带着众人回到外侧的洞穴,看阿香的伤势已经无碍、但失血过多,现在最需要充足的休息,其余的人也已经疲惫不堪,加之终于肃清了附近的隐患,便都倒头大睡。
  冰川下的深渊永远是那个环境、无所谓白昼与黑夜,直到睡得不想再睡了,才起来打点准备,今天要继续沿着河走,穿过“灾难之门”。
  我把武器弹药和食品装备都检查了一遍,由于这里海拔很低,于是把冲锋服都替换下来,防寒的装备不能扔掉,因为以后可能还要翻山出去,因为明叔和阿香加起来,只能背负一人份的物资,其余的就要分摊给我和胖子,所以尽量轻装,把不必要的东西扔掉,只带必需品。
  明叔正和胖子讨价还价,商量着怎么分那块龟壳,二人争论起来,始终没个结果,最后胖子发起飙来,把伞兵刀插在地上,虽然没说话,但那意思明摆着:“懒得跟你掰扯了,港农你就看着办,分完了不合我意。咱就有必要拿刀子再商量商量。”
  明叔只好妥协,按胖子的分法,按人头平分,这样一来胖子分走五分之四,只留给明叔五分之一。
  明叔说:“有没有搞错啊肥仔,我和我干女儿应该分两份,怎么只有五分之一?”
  胖子一脸茫然:“明叔你也是个生意场上的聪明人。怎么睡了一夜。醒来后就净说傻话?阿香那一份,不是已经让她自己治伤用掉了吗?喀拉米尔地云是洁白的,咱们在喀拉米尔倒斗的人,心地也应该纯洁得象雪山上的云,虽然我一向天真淳朴,看着跟个傻子似的,但我也知道饿了箩卜不吃,渴了打拉不喝,您老人家可也别仗着比我们多吃过两桶咸盐粒子。就拿我真当傻子。”
  明叔一向在南洋古玩界以精明著称,常以小诸葛自居,做了很多大手笔的买卖,但此刻遇到胖子这种混世魔王,你跟他讲道理,他就跟你装傻充楞。要是把他说急了,那后果都不敢想,一想就觉得毛骨悚然,无可奈何。只好自认倒霉。
  胖子吹着口哨,把灵龟壳收进了包里,明叔看见胖子那一脸得意的表情,气得好悬没背过气去,只好耷拉着肚袋去看他干女儿。
  我走过去把明叔拉到一边,对他讲了现在面临的处境:“明叔你和阿香比不得我们,我们这次过去就做好了回不去的打算,而你们有三个选择,第一是沿着河岸向上游走,但那里能不能走出去的机率是对半分的;其次,留在这黑虎玄坛的洞穴里,等我们回来接你们,但我们能不能有命回来,有多大机会我也不清楚;最后是跟着我们一起往下游走,穿过灾难之门,那门后可能是恶罗海城,这一去绝对是凶险无比,九死一生,我不一定能照顾得了你们父女,生命安全没有任何保障,究竟何去何从,得你自己拿主意。”
  我对明叔说,如果愿意分头走,那就把灵龟壳都给他,明叔一怔,赶紧表明态度:“绝对不分开走,大伙是生是死都要在一起,一起去灾难之门,将来阿香嫁给你,我的生意也都要交给你接手,那灵龟壳自然也都是你的,咱们一家人还说什么两家话?不用商量,就这么决定了。”
  我心中叹了口气:“看来老港农是认定我们要扔下他不管,不论怎么说,也改变不了他先入为主的观念,总以为我们是想独自找路逃生,看来资本主义的大染缸,真可以腐蚀人的灵魂,从昨天到现在,该说的我也都对他说过数遍了,话说三遍淡如水,往下游走是死是活,就看各人的造化了。”
  我只好带上明叔和阿香,沿着布满水晶矿脉的河流不断向下游前进,一连走了整整三天,走到后来,那些发光的淡水水母渐渐稀少,最后这狭长的深渊终于有了尽头,巨大的山体缝隙,被一道几百米高的水晶墙拦住,墙体上都是诡密的符号和印记,一如先前看到的那块冰山水晶石,不过墙实在是太大太高了,人在这宏伟的巨大水晶壁下一站,便觉得渺小如同蚂蚁,巨墙上面隐约可见天光耀眼,这一定就是传说中地“灾难之门”了。
  水晶墙下没在河里,河水穿墙而过,现在是昆仑山各个水系一年中流量最大的时期,看来那条被挖开的隧道就在水下,若在平时,灾难之门上的通道,可能都会露在水面之上,由于不知道这通道的长度,潜水设备也仅有三套,不敢冒然全队下去,我决定让大伙都在这里先休息一下,由我独自下水探明道路,再决定如何通过。
  胖子却拦住我,要自告本勇的下水侦寨通道的长短宽窄,我知道胖子水性极佳,便同意让他去水下探路,胖子自持几十米长的河道,也足能一口气游个来回,逞能不戴氧气瓶,只戴上潜水镜就下到水中。
  我在岸上掐着表等候,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水面静静的毫无动静,我的SHINLEG杨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一分钟了还没回来,八成让鱼咬住屁股了,正要下水去救他,却见水花一分,胖子带着登山头盔的脑袋冒了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这水晶墙的的通道很宽,也并不长,但他妈的对面走不通了,水下的大鱼结成了鱼阵,数量多得数不清,堵得严严实实。”
  “鱼阵”在内地的湖泊里就有,但这里没有人迹,鱼群没有必要结为鱼阵防人捕捉,除非这水下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正威胁着它们的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