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书 > 天下霸唱 > 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

第七十三章 摸金符

眼见就要追上被人面蜘蛛“黑腄蚃”拖走的大金牙,没想到我们唯一的光源——胖子的“狼眼”手电筒,偏偏赶在这个时候耗尽了电池。
  发布四周立刻变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心中清楚,这时候只要稍有耽搁,大金牙就会被拖进蜘蛛巢的深处,再也救不到他了,那种被毒素麻痹融化后慢慢吸食的惨状,如同置身与阿鼻地狱中的痛苦……
  发布我没有多想,就把自己的衣服扒了下来,衣服的后襟都在地上被磨破了,顺手用力扯了几扯,,就撕了开来,三下两下把衣袖褪掉,从胖子手中接过还有半壶酒的水壶,胡乱洒在衣服上,用打火机把衣服点燃,我身上穿的是78式军装,这种衣服燃烧后容易粘在皮肤上,所以作战的时候部队仍然配发六五式及六五改,这些军装只要想穿,在北京可以买到全新的。
  发布因为要钻盗洞,我们都特意找了几件结实的衣服,当时我就把这件军装穿在身上,想不到这时候派上用场,我点燃了衣服,很快燃烧起来,我担心粘在手上烧伤自己,不敢怠慢,把这一团衣服,象火球一样扔到前面。
  发布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只见大金牙正被扯进一个三角形的洞中,火光很快又要熄灭,我看清楚了方位,和胖子边向前跑,边脱衣服,把身上能烧的全都点着了扔出去照明。
  发布眼见大金牙就要被倒拖进正三角形的洞口,我紧跑两步扑了过去,死死拽住大金牙的胳膊,把他往回拉,胖子也随后赶到,割断了缠住大金牙的蜘蛛丝,这时大金牙只差两米左右的距离,便要被拖进那个三角形洞穴了。
  发布再看大金牙,他已经被山洞中的石头磕得鼻青脸肿,身上全是血痕,不过他还保持着神智,这可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发布我心想这洞八成就是蜘蛛老巢,须得赶紧离开,以免再受攻击,我和胖子身上的衣服已经烧得差不多了,再烧下去就该光屁股了,而且我们被蜘蛛在山洞中拖拽了不知有多远,路径早已迷失难辨,不过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先摸着黑远远逃开再做计较。
  发布我正想和胖子把大金牙抬走,还没等动劲儿,突然从对面三角形的洞口中飞出几条蜘蛛丝,这种蜘蛛丝前端象张印度抛饼,帖到身上就甩不脱,而且速度极快,我们三人躲闪不及,都被粘住,胖子想用工兵铲去挡,想不到工兵铲也被蜘蛛丝缠住,胖子拿捏不住,工兵铲脱手落在地上,想弯腰去拾,身体却被粘住,动弹不了。
  发布如果身上穿着衣服倒还好一些,赤身裸体的被蜘蛛丝粘上,一时半刻根本无法脱身,三人做一堆,被慢慢的拖进那三角形洞口。
  发布我料想得没错,那洞中肯定是人面蜘蛛“黑腄蚃”的老巢,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多少只,是一只大的,还是若干只半大的,不管有多少只人面蜘蛛,我们只要被拖进洞里,就没个好了。
  发布又粗又粘的蜘蛛丝越缠越紧,七八条拧成一股,洞中的“黑腄蚃”还继续往外喷着蜘蛛丝,看来不等进洞,我们就要被裹成人肉粽子了。
  发布我慌乱中想起手中还握着打火机,急忙拨动火石,用打火机的火焰去烧缠住身体的蜘蛛丝,老天爷保佑,也算我们命不该绝,亏得这种“黑腄蚃”的蛛丝不想普通蛛丝具有耐火性,顷刻间烧断了两三条,我的身体虽然还粘满了粘乎乎的粘丝,却已经脱离了蜘蛛丝拖拽力量的控制。
  发布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大金牙和胖子又被向洞口拽过去一米,我若想继续用打火机烧断蜘蛛丝救人,恐怕只来得及救一个人了,却来不及再救另外一个。
  发布我急中生智,把大金牙的裤子拽了下来,大金牙的皮带早在我们追他的时候,就被拖断了,裤子也磨得露了腚,一扯就扯下半条。
  发布我用他的裤子堵住洞口,再用打火机点燃裤子,想烧断拧成一大股的所有蜘蛛丝,想不到裤子刚冒出几个火星,整个三角形的洞口,就同时燃烧了起来,而且那火势越烧越大,越烧越旺。
  发布一瞬间整个洞穴都被火焰映得通明,洞口中喷射出的蜘蛛丝也都被烧断,我连忙把大金牙和胖子向后拖开,三人各自动手把身上的蛛丝甩掉。
  发布这时好象半座山洞都被点燃了,熊熊大火中烧发出辟辟叭叭的响声,这时我才看清楚,原来那个三角形的山洞,是一座人工建筑物,完全以木头搭建而成,可能为了保持木料的坚固程度,混合了松脂牛油等事物,涂抹在了木头上。
  发布这座木制建筑,约有七八间民房大小,不知道建在这里是做什么用的,木头所搭建的建筑四周,全是一具具被“黑腄蚃”吸干了的尸骸,有人的也有各种动物的,被“黑腄蚃”吸食尽了身体中的所有水份,相当于对尸体做了一次脱水处理,虽然那些尸骸外边被“黑腄蚃”的蛛丝包裹住,还是能见到他们脸上痛苦扭曲的表情,都保持着生前被慢慢折磨死的惨状。
  发布随着木头燃烧倒塌,只见火场中有三个巨大的火球在扭动挣扎,过了一会儿就慢慢不动,不知是被烧死,还是被倒塌的木石砸死,渐渐变成了焦炭。
  发布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人惊魂未定,想要远远的跑开,脚下却不停使唤,只好就地坐下,见了这场大火,都不免相顾失色,这个大木与大石组成的建筑物是个什么所在?怎么“黑腄蚃”把这里当做了老巢?
  发布胖子忽然指着火堆中对我和大金牙说道:“老胡,老金,你们俩看那,有张人脸。”
  发布我和大金牙寻着胖子所说的地方看去,果然在大火中出现了一张巨大的人脸,比“黑腄蚃”后背上花纹形成的人脸还要大出数倍,更大出石椁上雕刻的人脸。
  发布大火中的这张脸被火光映照,使得它原本就怪诞的表情更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这张巨脸位于建筑的正中,随着四周被烧毁倒塌,从中露了出来,原来是一只巨大的青铜鼎,鼎身上铸有一张古怪的人面。
  发布胖子问我道:“老胡,这也是那驴日的幽灵冢的一部分吗?”
  发布我摇了摇头,对胖子说道:“应该不是,可能是古代人把这种残忍的人面黑腄蚃,当做神的化身来崇拜,特意在它们的老巢处建了这么个神庙,用来贡奉,那时候拿人不当人,指不定拿了多少奴隶,给这些黑腄蚃打了牙祭。今天咱们把它们的老巢捣毁了,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发布那座西周的幽灵墓,多半和这座贡着人面鼎的祭坛有着某种联系。
  发布有可能是西周的那座古墓被毁掉之后,由于这里地处山洞深处,极其隐蔽,所以保存了下来。但是这些事都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恐怕只有研究西周断代史的人,才多少知道一二。
  发布我对胖子说:“现在咱们别讨论这些没用的事,你有没有受伤,咱俩把大金牙背起来,尽快离开此地,说不定还有没死的黑腄蚃,倘若袭击过来,咱们现在全身上下就剩下裤衩了,根本无法对付。”
  发布胖子说道:“现在走了岂不可惜,等火势灭了,想办法把那铜鼎弄出去,这东西要能搬回北京,估计能换几座楼。”说完又推了推大金牙:“老金,怎么样?缓过来了吗?”
  发布大金牙连惊带吓,又被山石撞了若干下,怔怔的盯着火堆发愣,被胖子推了两推,才回过神来说道:“啊也,胖爷,胡爷,想不到咱们兄弟三人,又再……阴世相会了,这……这地方是哪?现在已经过了奈何桥了吗?。”
  发布胖子对大金牙说道:“你迷糊了?这还没死呢,死不了就得接着活受罪,不过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发财了,前边那神庙里有个青铜人面鼎……哎呦,这东西烧不糊吧?”说完站起身来,想走到近处去看看。
  发布我躺在地上对胖子叫道:“我说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现在连衣服都没有了,光着个屁股还惦记着那对废铜烂铁。”
  发布胖子两眼冒光,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但是那火势极旺,向前走了几步,便受不了灼热的气息,只好退了回来,一脚踩到一具被“黑腄蚃”吸食过的死人身上,立足不稳,摔了个正着,扑到那具干尸上。
  发布干尸也不知死了有多久了,张着黑洞洞的大口,双眼的位置只剩下两个黑窟窿,胖子扑在干尸身上,刚好和干尸脸对脸,饶是他胆大,也吓得不轻,发一声喊,双手撑在干尸身上,想要挣扎着爬起来。
  发布胖子手忙脚乱的打算把干尸推开,却无意中从干尸的脖子上扯下一件东西,胖子觉得手中多了一样东西,便举起来观看,发现那物件象是个动物的爪子,在火光下亮晶晶的,漆黑透明,底下还镶嵌着一圈金线,胖子转过头来对我说道:“老胡,你瞧这是不是摸金符。”说完又在死人身上摸了摸:“哎,这还有一大包好东西……”
  发布